悠悠书盟 > 妙手神农 > 第两千二百六十七章 意料之外

第两千二百六十七章 意料之外

  余飞也很懵,这就有点像是赌博之中的押骰子了,结果是什么全看天意了,自己就算是幻想交流的内容的时候,就连个幻想对象都没有。

  余飞突然就不想说话了,靠在了沙发上开始闭目养神了,他忽然觉得自己可能考虑的少了,或许这见面的意义并不寻常。

  余飞甚至之前觉得,这就是一次普通见面,或许大家可以掏心掏肺的聊一会,可是进入这里才发现,人家这里规矩森严,要注意的东西颇多,人与人之前的隔阂很大,上下级之前,似乎隔着鸿沟。

  余飞其实很不喜欢这种相处方式,虽然说现在自己的神农集团其实已经做的很大了,但是余飞从来和谁都一样,甚至于瘦猴等人也是,每个人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绝对不会因为职位的不同,上层的管理者,让下面的人觉得害怕或者压抑。

  这或许就是每个人心中的理念的不同了,余飞从来不说人人平等,但是他的确是这样在做,但是有些人整天喊着人人平等,却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自己今天来,也许是一场普通的交流,也会会被威逼利诱,也许会交谈的很愉快,也许也会……打起来,反正余飞要是不愿意,谁都别想强迫自己,要是自己弯了一次腰,那下一次,下下次,就会很容易了。

  余飞思考着自己的底线,猜测着对方的问题,和可能提出来的要求等等,甚至余飞想到了自己的秘密。

  说实话余飞知道,自己的秘密其实已经有所被察觉了,哪怕自己隐藏的再好,在人家真正的专业人员的调查之下,很多蛛丝马迹还是藏不住,就比如被自己治好的那些绝症病人!

  而且自己的农庄的蔬菜口感,生长速度等等,其实细细思考起来,都有些不科学。

  但是这件事一直都处于大家都默认的状态,余飞没有过分的使用龙珠和灵气,也没有人过分的针对自己。

  余飞甚至现在隐隐觉得陈东的存在不正常,按理说一个级别如此高的组织,没理由将分部设在一个县城里面。

  而且余飞感觉陈东仿佛对于自己来说是随叫随到,他那么忙,但是自己的电话是从来没有漏接一个。

  各种情况,余飞平日里都不细细的去思考,今日终于冷静的坐下来了,颇有几分临时抱佛脚的感觉。

  余飞如此动作,一直保持了一个小时,明明没有睡着,但是却可以一直闭着眼睛丝毫不动,这看的边上的美女有些担心,怀疑余飞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要不要叫医生来检查一下。

  “能麻烦你一下,给我泡一杯绿茶吗?”

  余飞突然开口说道,眼睛依旧没有睁开,声音却出现了。

  “可以的,先生您稍等!”

  美女迅速站起来,快速去给余飞泡了一杯茶端了过来。

  余飞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在怀里摸了摸,摸出来了自己的香烟,然后点了一根。

  抽一口略微呛喉咙的香烟,再喝一口带着一丝淡淡苦味的茶水,余飞忽然就郁闷了。

  “你说,为什么男人随着年龄越大,这爱好就也变的越奇怪了,香烟明明不香还呛人,茶明明带着苦味不如奶茶好喝,可是却成了男人身边的必备品?”

  余飞抬起头对专门为他服务的美女问道。

  “或许,男人觉得生活的至理都在茶水之中,初入口的时候苦涩,细细品味又有几分幽香,然后回味的时候,有人

  觉得有点甘甜,最后才发现,茶水比奶茶解渴多了。”

  美女想了想回答道。

  “你说的好有道理!”

  余飞很佩服的看着美女,没想到她也有这样的感悟。

  “这其实是我在书上看到的一段话,我照搬过来了而已!”

  美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你说香烟呢?”

  美女明明只回答了一半的问题。

  “其实我不喜欢香烟,但是我却能理解男人抽烟,随着年龄增大,一个男人要肩负的也越来越多,可生活中的朋友还有理解他的人却越来越少。”

  “这个时候,一根时刻陪伴的香烟,就成了男人无论是快乐还是伤心,忧愁还是得意,各种情绪需要一定的发泄或则压抑的时候,一个很好的缓冲。”

  “当然了,也是解闷和偷懒的好东西!”

  美女想了想说道。

  “你这也是从书上看的吗?”

  余飞何惊讶,这见解也很高深了,说实话将很多人抽烟的原因说的淋漓尽致。

  “不是,这是看我爸和我老公抽烟,我自己想到的。”

  美女摇摇头说道。

  “你老公很幸福,你老爸也拥有一个真正的小棉袄,也很幸福!”

  余飞点点头,他其实明白,能在这里工作的女人,哪怕是专门做服务的女人,都不简单。

  “谢谢您的夸奖!”

  美女顿时很开心的说道,别人夸奖总是让人很愉悦。

  抽了一根烟,喝了一杯车,上了一次厕所,然后就有人敲门,要带余飞离开了。

  余飞依旧是被两个人带着,这次带路的两个人实力更高了,虽然不是宗师,但也算是高手了,一个人打十几个普通人很容易的那种。

  两个人带余飞走进了一个特殊的通道,走了一段时候又走出来了,然后上了一辆似乎是内部通勤车的车辆,竟然没有车窗,估计这事专门给外面来的人使用的车辆。

  但是车行驶的过程中,一路上余飞至少感受到了十几个宗师高手的存在,这安全等级的确超级高了。

  车终于停下的时候,余飞下车,就看到自己摆带到了一个一片建筑的中间,面前是一个幽静的院子,门口有两个宗师站岗。

  余飞看向那两个人的时候,那两个人也一脸防备的看着余飞。

  余飞咧嘴一笑,因为他感觉到了这两个人的紧张和防备,恐怕这两个人就是为自己准备的人了。

  “余飞先生,请进!”

  院子里走出来了一个中年人,对着余飞说道,这人是个普通人,带着眼睛,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面容也很和善的那种。

  余飞点点头走进了院子,门口站岗的两个宗师跟在余飞走进了院子,带余飞来的两个人站在门口,代替两个人开始站岗了。

  院子里栽满了竹子,没有其他的植物,似乎就是因为院子里的人喜欢竹子。

  院子不大,就仿佛余飞在钱万贯那里住的四合院,可是里面的人却不少,每个房间都有人在忙碌。

  余飞被带到了,正中间的屋子,一般的地方这里都是客厅,但是这里不一样,被改成了办公室,或许也算是另类的客厅。

  里面每一个房间门口都有一个人站岗,只有最中间的那个,余飞要被带进去的屋子门口,站着两个人。

  院子里加上余飞,此刻一共有整整九位宗师,也不知道平日里都是如此,还是今天特意针对余飞所安排。

  余飞被带到正中间的房间门口,背后两个宗师,面前两个宗师,余飞彻底处于了包围之中。

  “余飞先生,我们需要检查一下!”

  戴眼镜的青年说道,说话的语气很温和,但是带着几分不容置疑,虽然余飞被带来之前,所有物品都被‘保管了’,也已经被检查过一次了。

  “可以!”

  余飞点点头,他早就做好了这种准备。

  门口站岗的宗师走上来一个,几乎将余飞从头到脚一点死角都没有放过检查了一番,尤其是余飞的裤腰带中间那块金属,被翻过来细细的查看了一下,检查才终于结束。

  “请进!”

  最后一道检查结束了,眼睛男示意余飞可以进门了,他上前帮余飞推开了门。

  余飞跟着夸了进去,门口的四个宗师余飞本来以为会跟着自己进来,一直站在自己身后,没想到那四个人都留在了门口。

  刚进门余飞就愣了愣,因为这个办公室加会客厅不大,大概也就是六十平米,和那些大企业家动不动上百平米的办公室没法比,可是却很眼熟!

  眼熟就坏事了,因为余飞根本没来过这里,对于这里一无所知,他也只是在一次电视上看到过一次,这次见到的里面的模样,就和电视上一模一样。

  余飞走进来的时候,正在桌子后面忙碌的人抬起头看了过来,对着他露出了微笑。

  “小飞来了!”

  对方笑着主动打了个招呼,没有丝毫的架子。

  “XX,你好。”

  就算是余飞的心里素质,都感觉有点紧张了,这个经常在电视里见到的人,余飞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就见到了,余飞之前想到,可能要见的人只是陈东的上司而已。

  “你年龄和我女儿差不多,喊我一声叔叔就行了!”

  对方笑着示意余飞坐在办公桌对面的专为客人准备的位置上去。

  “嗯!”

  余飞之前住准备了一大堆的东西,顿时觉得全都白准备了,他觉得自己可能猜错了,今天或许自己就是来随便聊聊。

  “不要紧张,我就是想见见你这个年轻俊杰,就是随便聊几句而已。”

  对方笑的时候,嘴巴稍微向侧面扭了一点,这是他的习惯,甚至他的头也有点偏,这也是习惯,不针对谁。

  “好的,我只是觉得很意外,毕竟您也知道,见到您很容易让人激动。”

  余飞终于调整的差不多了,语气轻松了起来,不过说话用的还是敬词称呼,说实话余飞也觉得对方很伟大,很多做事风格让人觉得很解气很舒服。

  一艘船最重要的船长,不是要抹杀别人的功劳,而是所有人的功劳,要是船长不给力,都会变成触礁沉默的帮凶。

  所以有时候看起来船长好像做的不多,但就是看起来就是随便动动手拨弄一下船舵,反而是在大海航行时候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说句心里话,见到你,我也有点激动,要是我有你的本事,我也想去做一做你做过的那些事。”

  对方笑着说道,说话的时候,对着站在余飞身边的眼镜男挥了挥手,眼镜男点点头转身出去了,余飞明白,客套话说完了,可能要开始聊点干货了。

看过《妙手神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