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妙手神农 > 第两千二百七十九章 徐光启的套路

第两千二百七十九章 徐光启的套路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余飞很同情徐光启,这是一个倒霉透顶的男人,都说人有三大不幸,幼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他老婆的神操作,让他相当于一下感受到了其中两大不幸。

  现在终于女儿归来了,的确是一件值得为他欣喜开心的事情,但是余飞却一不小心给自己种下了苦果。

  他很后悔早知道安娜贝尔如此的钟情,那自己当初就改变策略,用其他哪怕是更缓慢的方法,也不至于现在让自己进退两难。

  徐光启如今是一心想把一切最好的都给自己的女儿,弥补这些年没有给女儿的爱,甚至为了让女儿开心快乐,估计他啥事都干的出来。

  但这就把余飞难住了,眼前最大的难题就是,安娜贝尔竟然那么钟情,一心想着那个将她解救回来的余飞化身徐力,而且一副情根深种难以自拔的模样。

  余飞想要帮助徐光启和安娜贝尔,就只能表明身份,可是表明了身份,自己本来就发愁无比的终身大事,就要让他更头疼了。

  两个男人又沉默了,徐光启满脑子都在想,余飞是不是徐力,今天的异常到底是不是余飞在掩饰什么,余飞则满脑子在想,如何将自己和徐力这个身份划清界限,如何让安娜贝尔不要再看出来破绽。

  “余飞,要是梅媛馨或者李莹莹有一天突然消失了,消失的不明不白,嘴上说着会回来,但是永远都不出现了,生死未知,喜忧未知,你会怎么办?”

  徐光启突然又开口了,他仿佛一个迷途的年轻人一般,今天不断的发问,实际上这就是在拷问余飞的内心!

  余飞嘴角抽了抽,内心感叹这徐光启是真的不简单,平时只觉得他就是一个专心做事的人,很少主动参与到其他的事情里面去,让人觉得他好像有点木讷。

  可是徐光启真正的参与进来一件事,就让人感觉到他的老辣了,直接问不出来答案,就开始旁敲侧击的拷问余飞的内心,或许是他了解余飞,了解余飞不是那种随便撒谎,并且没有底线的人。

  徐光启问出来这个问题之后,答案余飞和徐光启都知道,余飞做事一贯的风格,让他不会做出其他的选择,徐光启似乎也知道余飞会有怎么样的选择,还故意发问。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到了问个明白,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余飞这是被逼到了死胡同了,只好如实回答,要是他说出其他的说辞,那就等于在承认自己就是徐力了。

  “那你说,我女儿一往情深,那个徐力为什么都不愿意露面说个明白?”

  徐光启果然是个老狐狸,拷问完了余飞,顺势就抛出来了下一个让人难以回答的问题。

  “或许他也有难言之隐,或许他也是逼不得已,谁知道呢,必然是有原因的!”

  余飞只好和稀泥,说的听起来是那么回事,细细一想这就是在为徐力开脱,这就是为不负责任开脱。

  徐光启深深看了一眼余飞,似乎想要从余飞的表情中看出来点什么,可是余飞就是盯着远处,努力维持着自己的走神一般的表情,让徐光启无从判断。

  这是一场心理博弈,余飞不会首先承认,徐光启也不会轻易的说出自己的猜测,一个只能不断的掩饰和否认,一个只能不断的猜测

  和试探。

  “余飞,以前我以为,我会一辈子在这里孤老了,其实是我最好的选择了,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但是当我女儿回来了,我忽然发现生命的意义就不一样了,她就是我活着的意义,以后我会跟随她,她干什么,我就支持什么,她去哪里,我就跟去哪里!”

  徐光启突然又换了话题,说的让人忍不住就会融入他的情感之中,能够感受到他曾经的心酸,也能感受到他如今的满足。

  余飞听完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要是自己有一天出去出事了,再也没有回来,或许是曝尸荒野了,或许是深陷牢笼了,反正就在了无音讯了,那自己的父母会如何?

  他们会不会也觉得生命失去了意义,是不是会以泪洗面,会不会甚至如同徐光启一般得上抑郁症最后想不开。

  这些事情真的禁不住去细想,细细一思考就让余飞恨不得永远不去冒险,永远不在离开父母的身边,就是挣着自己的钱,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管他外面的世界洪水滔天,管他什么民生疾苦。

  有人故意塑造了何为小爱,何为大爱,可是这都是不存在的虚无的感情,都是被人强行制定出来的界限和大小,其实文明诞生之前,这些都不存在,唯有那所谓的小爱,唯有舔犊之情长久的存在。

  所以说余飞哪怕是选择安稳一生,在父母的身边孝顺他们一辈子,余飞觉得自己也没做错,这是自己的选择,自己可以这样选择。

  每个人可以选择伟大,也可以选择自私,这都是别人无法主导的事情。

  余飞不禁想到了前几天的会面,要是自己当时扛不住压力,要是自己答应了的话,现在他都没有资格考虑这些了,因为他这辈子就注定更多的时候是身不由己了。

  当然了人家会给他一个信念支撑,就仿佛陈东一般,永远都是以集体利益为准,一切以一颗红心为指导,做事从来不考虑自己,然后还觉得很满足,很骄傲,充满了荣誉感。

  可是余飞想到那样的自己,恐怕就不是自己了,虽然看起来由血肉组成,实际上又少了许多的血肉。

  徐光启说完,本来等着余飞接自己的话题,可是等了半天都没动静,再看余飞,发现余飞这次是真的走神了,也不知道余飞在想什么,眼球似乎不断的在微微的动着,这说明余飞大脑在思考,说明他不是在发愣。

  徐光启也不催促,无论余飞在想什么,他今天终归是要将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

  “徐教授,你要走的话,记得留下联系方式,并且去馨姐那里给你多取点钱在身上。”

  余飞突然回神了,竟然没有挽留,只是说了万一走的情况,仿佛余飞十分理解徐光启。

  “你就不打算劝我别走?不打算劝我别溺爱?”

  徐光启很震惊,觉得余飞这回答出乎他的预料了,他觉得自己还是很了解余飞的,余飞绝对不是那种卸磨杀驴的人,更加不是薄情寡义的人,到底是什么让余飞觉得全然理解自己,都不用劝劝自己了。

  “你是一个自由人,你想留在这里,那我给你养老送终都行,这我之前都做好了打算,你想要离开,我也不会拦着你,我会尽可能的给你保障,任何时候你需要帮助,打一个电话我会用最

  快的速度赶过去,要是你又想回来了,我会十分的欢迎,你回来之后,以前该是什么待遇,那以后也会是什么待遇!”

  余飞笑了笑说道,因为余飞的自由,总是有人忽略,甚至试图掌控,所以余飞觉得,别人的自由,自己需要非常的尊重。

  “你比大多数的儿子做的都好,还不是我儿子,我很满足了!”

  徐光启听完顿时老怀宽慰,说实话余飞这段话不可谓不感动。

  在如今这个社会,按理说文明程度很高了,可是那无数让人落泪的故事告诉大家,文明还是有无数的死角存在。

  老无所依的老人多了去了,一个父亲能养大几个孩子,可是一个孩子养不了一个父亲的故事比比皆是。

  余飞和徐光启也算是半路相逢,相处不久,但是余飞能够说出这番话,说明余飞就是真的准备这样做,这份心意,很多当儿子的都做不到。

  “我做事但凭本心,您也知道,我更在乎人和感情,钱就是用来为这些服务的货币而已,我要是眼里都是钱,恐怕您老也不会坐在这里和我说话了,恐怕早就离开了。”

  余飞掏出烟点了一根。

  “你是个好孩子,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所有的不幸,因为遇到了你,都变得没有那么苦涩了!”

  徐光启不愧是文化人,说话总是带着几分文艺范,又让人觉得依旧真诚,没有作假的嫌疑在其中。

  “能得到您这个评价,那我就觉得我做的一切都值了,也明白了我做的很对,没有做错!”

  余飞点点头,徐光启是后山学历最高的人了,有时候是自己的门面,但也是自己的里子,一个教授帮自己种地,真的是让自己受宠若惊了。

  “但是我明白,我要是跟着女儿走,应该是她谈了男朋友,所以要离开了,也不得不离开;否则工作的话,在这里也不会委屈了她,其实我心理不想离开,我这人喜欢这里宛如家的氛围,其实她也需要;她从小就被她妈带去,过的日子也苦,在这里也能让她弥补一下家的温馨,所以最好的解决方式,其实就是她喜欢的人就在这里!”

  徐光启这个老狐狸,一边抒情,一边又穿插进来了想说的话,这拐弯的速度,余飞一次次都被甩开了跟不上。

  余飞没想到,徐光启有突然说到了这里,完美的将安娜贝尔给拉入了话题,完美的将安娜比尔的爱情扯入了话题,完美的再次给余飞出了个难题。

  说实话要是安娜贝尔离开这里,再找一个真爱,余飞会祝福她,但要是让安娜贝尔在余飞的眼皮子底下谈一场恋爱,还不是和余飞谈,那余飞虽然一直不承认自己是徐力,可总觉得自己仿佛被戴了绿帽子!

  这或许也就是徐光启故意为之了,他一方面似乎在继续试探余飞,另一方面就是在提醒余飞,一不下心就可能有帽子戴了。

  余飞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了,总不能顺从本心,将徐光启父母两个给赶出去,然后警告安娜贝尔,找男朋友最好找一个自己永远都遇不到见不到的人。

  徐光启看到余飞那怪异的表情,似乎又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余飞演技再好,这种时候终归是有点僵硬,熟悉的人还是能看出来蛛丝马迹。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看过《妙手神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