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妙手神农 > 第两千三百四十九章 中邪了

第两千三百四十九章 中邪了

  余飞这和孙赖子十分相似的动作,搞的大家都有点蒙,实际上余飞这是在努力的设身处地的感受孙赖子的感觉,他在思考,如何帮兄弟争回这口气。

  孙赖子因为爱情,所以可以不和那个女人计较,可是余飞觉得,让那个女人如此轻松的离开,是绝对不可能,凭什么好人受到了伤害,就要自己舔舐伤口,坏人就可以继续逍遥的生活,这个世界不公平。

  杀掉一个人,其实不是对一个人最大的惩罚,这有时候往往便宜了这个人,让这个人痛苦的活着才是真正的惩罚,让她在悔恨之中度日,让她后悔自己所犯下的错误,让她求而不得,这才是该有的报应。

  余飞觉得,其实无期徒刑要比死刑让人痛苦,因为死刑就是恐惧一下,然后就一了百了了,但是无期徒刑,就是让你日夜感受那种煎熬的痛苦,让你失去自由,让你失去追逐更好生活的权利,让你看着这个世界日新月异,让你后悔自己犯下的罪孽。

  一个人哪怕是无期徒刑熬完了,走出了监狱,会发现自己已经不认识这个世界了,给你自由,你却无法享受,你终身将背负着罪恶的光环被人鄙视和排挤,你将明白这个世界,其实在你入狱的那一刻,早就容不下你了。

  所以余飞不会让他们去偷偷弄死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伤害了自己的兄弟,那就应该更多倍的还回来,既然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那滴水之仇也该百倍偿还,只有让坏人受到了惩罚,才能让好人显得有意义。

  “冷儿,让她活着,让她不要活的太好!”

  余飞思考了一会,突然抬起头对东方冷说道。

  “嗯!”

  东方冷点点头就要走。

  “不要把自己给牵扯进去,不值得!”

  余飞又提醒了一句。

  “你小看我了。”

  东方冷回头冷笑一声,然后坚定的迈开步子走了。

  东方冷自从跟着余飞来到了后山,顶多是让人知道她的性格冷酷,但是因为余飞的压制,她没有多少出手的机会,大家完全不知道她的可怕。

  刀疤只是身手好,而东方冷其实才是真正行走在黑暗之中的猎人,她的伪装术几乎堪比陈东他们那边的专业人员,甚至一些制造意外的手段,只要做完之后,就会调查人员也无迹可寻,只会一味这是一场真正的意外。

  东方冷离开,余飞就放心了,因为东方冷虽然下手狠辣,但是她不是滥杀无辜的人,她这人嫉恶如仇,绝对会按照余飞的要求去做,一定不会让古香好过。

  “不要告诉孙赖子,他只需要看到结果就好了!”

  余飞又吃了几口,又开口说道。

  其他人都默不作声,不反对那就是同意了余飞的要求。

  “收拾一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余飞吃饱喝足,拍拍手一边离开一边说道。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开始收拾场地了。

  余飞上楼之后,来到了孙赖子的房间,孙赖子酩酊大醉了,余飞刚刚下楼的间隙,给他放在床边的垃圾桶,差点被孙赖子吐满了。

  余飞收拾了垃圾,又换上了一个新的垃圾袋,还给孙赖子的床头,准备好了一杯凉白开,他醒来就可以喝到水了。

  他没有离开,反正没有什么事情,索性就在孙赖子的客厅里面开始了修炼。

  孙赖子这一醉竟然一天一夜都没有醒来,余飞中间过去查看过,发现他后来酒已经醒了,但是人

  还在深度的睡眠之中,仿佛是一种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启动了,他之前情绪过于激动,身体担心他出现危险,就让他暂时先在深度睡眠中不要醒来,让他的记忆自动进行一定程度的自我消退。

  人的记忆都有一个遗忘的过程,就仿佛学生明明学会的东西,期末的时候还需要复习一般,因为一般第二天就是一个大衰减期,所以需要重复的学习好几遍,不断的加深记忆,最后才能一直记住终身受用。

  而人生的经历,因为时光不能倒流,所以只有一次,要是你沉睡的足够久,将记忆遗忘的高峰期度过,再次醒来的时候,记忆没有之前那么深刻,就会容易接受一下。

  甚至余飞听说过有一些人,用情过于深刻,一旦想起来就会情绪濒临崩溃,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启动之后,竟然可以将人的记忆直接给封存起来,人醒来之后会出现失忆的情况。

  反正余飞确保了孙赖子没有危险,也就没有喊他醒来,让他多睡一会也行,这对他有好处。

  余飞又等了一天一夜,其他人都受不了了,全都来看望来了,然后大家意识到了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简单了,孙赖子竟然有种无法醒来的感觉了。

  因为孙赖子的身体,竟然出现了一种类似于龟息一般的行为,血液流速降低,心跳减缓,整个人的应激反射都开始弱化了,呼吸也变的开始微弱了起来。

  余飞本来以为孙赖子大睡一觉就好了,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都有些慌了。

  “余哥,怎么办?要不狠狠的扇他几个耳光,他现在应该还有知觉,说不定就扇醒来了!”

  一帮人围在床边,瘦猴第一个想到了办法。

  “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吗?”

  余飞总觉得这样做有点对不起孙赖子,刚刚绿了人家,现在又和人扇人家耳光,这似乎有点过分。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果然是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出来。

  “要不我先喊几声,看能不能喊醒来?”

  王娟毕竟是女孩子,还是不希望通过暴力解决问题。

  “嗯!”

  余飞点点头,然后其他人就仿佛叫魂一般,开始呼喊孙赖子,可惜余飞的手按在孙赖子的脉搏上,发现大家无论怎么喊,孙赖子的身体都毫无反应。、

  “不行,扇吧!”

  大家都喊累了,余飞宣布了结果,然后示意瘦猴可以使用自己想到的办法了。

  瘦猴舔舔嘴,走过去对着孙赖子抱了抱拳,又觉得不够,还鞠了个躬,这才觉得心理上能过意的去了,抬起手对着孙辣子的脸狠狠的扇了下去。

  啪!

  毫无反应!

  啪啪!

  还是没有反应!

  瘦猴抬起头看看大家,想了想之后,用出来了一个非常娘但是很疼的方法,用两根手指,狠狠的掐住孙辣子胳膊上一块肉,旋转了三百六十度。

  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仿佛孙赖子对外界已经失去了感知能力,连自己的身体,都失去了控制的能力。

  这个时候,大家才真正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余飞把着孙赖子的脉搏,发现他的心跳还在减缓,呼吸还在减弱。

  余飞都检查过了,孙赖子的身体没有异样,酒精已经由身体给清除完了。

  更没有发现什么疾病或者暗疾,孙赖子的身体非常的健康,毕竟是习武之人,加上每天吃蕴含着灵气的蔬菜,根本不可能得病。

  怎么办?

  所有人心头都冒出来了这个问题,可是谁都没有解决的办法。

  至于送医院,余飞觉得根本没必要,要是自己都救不了的人,医院更加救不了了。

  余飞思考了一会,悄悄给孙赖子的身体内,不断传入进去了灵气,灵气这种高级能量,几乎是无所不能。

  可是灵气进入孙赖子的体内,竟然也没有什么效果,孙赖子的身体,就仿佛一块死物,灵气竟然都无法被吸收,而是逃出了他的身体,飘散在了空气之中。

  “不行,送医院吧!”

  林可因也来了,她不了解后山的情况,所以看到人的身体出问题了,就习惯性的觉得应该送到医院去解决。

  没有人说话和回应她,仿佛没有听到她说话一般,她虽然很不理解,但是知道也应该是自己的问题,便没有在说话。

  就这样守到了晚上,孙赖子的心跳和呼吸又减缓了许多,大家脸上的愁色更浓了,甚至没有人提吃饭和上课的事情,林可因也没有说,她看得出来这些人之间的感情很深厚。

  “快想想办法啊!”

  李莹莹着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虽然大家是朋友关系,但这是最好的朋友了,李莹莹看到男人们都在抽烟,没有一个人说话,着急的拉着哭腔喊道。

  “要不我去食堂,给大家把饭带过来,都吃一点再说吧!”

  林可因想了想,她和大家其实还没什么感情,但是想要努力的融入这个团体,觉得这是自己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吃饭?大家?”

  余飞听到林可因的话,仿佛感觉自己有什么可以救人的灵感,却又抓不住这一丝灵感,眯着眼睛嘴里嘟囔着重复了起来。

  “余哥,要不送去医院试试?”

  瘦猴看了看满地的烟头,走过去打开窗户,一股清新的凉气吹了进来,瘦猴走回来问道。

  此刻床上的孙赖子脸色已经几乎没有了血色,那是因为心跳太慢了,血液流速更慢,身体末梢都开始出现了供血不足的情况了。

  “医院?”

  余飞又感觉有一丝灵感被自己发现了,但还是抓不住,他低着头就仿佛在梦魇一般,嘴里嘟嘟囔囔的默念着这些让他感觉能接近灵感的词语。

  余飞这神神叨叨的样子,搞的大家都有点心虚,还以为余飞也出现问题了,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李莹莹上前,用手指戳了戳余飞。

  “小飞哥哥,你没事吧?”

  李莹莹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声音大了,吓坏了余飞一般。

  “我在思考事情,能有什么事情!你以为我咋了?”

  余飞抬头看了一眼李莹莹无语的说道。

  “我以为……没事!”

  李莹莹想要说出心中所想,最后硬生生又忍住了。

  “不对,你刚想说你以为什么,说出来!”

  余飞眼前一亮,抬起头激动的指着李莹莹问道。

  “我…我…我说出来你不要生气!”

  李莹莹有点害怕。

  “快说!”

  余飞着急的喊道。

  “我…我们…我们都以为你中邪了!”

  李莹莹终于将大家所想说了出来。

  “对了,我知道怎么救他了!”

  李莹莹说完,余飞就激动的跳了起来。

看过《妙手神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