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唐朝小白领 > 第一百三三节 笑脸与杀人不矛盾(1)

第一百三三节 笑脸与杀人不矛盾(1)

  中午的阳光将这个还算是避风的地方,照射的有点温暖,而叶檀和李传统以及代金凤等人却坐在椅子上喝茶,茶叶是叶檀带的,自然就他一个人喝,而李传统等人已经喝了差不多三碗白开水了。

  人呢,在疲惫的时候,总是会觉得最朴实的食物味道最好,所以,他们吃起来也很开心,而各种羊肉汤的味道也刺激着那些手里拿着最粗糙食物的人。

  莫迪一家坐在牛车上根本就没下来,只是他的一个儿子似乎去那些莫村的村民那里,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这些人虽然没有碗,可是当时的环境下,很多地方都是有竹子的,砍了一小片竹林,大家都有一个碗了,所以,就着粗糙的食物,喝了一碗羊汤,还是很涨力气的。

  莫迪一家环境相对叫好,他们虽然也是吃饼喝热水,但是呢,怀里还带着一点点的肉干,这样的生活对于那些村民来说,就是不可想象的好生活啊。

  不过呢,也就是这家人的心态比较强硬,否则的话,这样的日子根本就没有办法过,因为四周的人看他们的眼神都带着强烈的不善,因为之前的生活就是因为这一家人才会变成这样子的。

  吃过饭之后,休息了一会,继续上路,而那一家子的茶摊的老板和老板娘疑惑地看着这些人离开之后,老板娘那张瘦干瘪的脸脸上却漏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就像是偷了油的贼一样。

  老板将一切都收拾好了之后,才回到草棚的后面,那里不是一个家,却是临时休息的地方,结果刚走进去,就被自己的媳妇拉着去了厨房,他们的厨房可不是什么精修的地方,不过是用石头搭建了几个土灶,然后有几口破破烂烂的类似鼎一样的小锅,这些锅数量不少,不过呢,更让人觉得不错是竟然有一口非常大的锅,简直大的过分,而且看着四周都很薄,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东西。

  老板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婆娘,这个东西哪里来的?

  老板娘虽然人瘦个子矮,可是脑子却是不错的,看着自己相公的模样就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就啐了他一口,然后拉着他走到灶台前,将按个大锅拉开,却冒出了一股子热气,然后里面竟然有一小锅的羊肉汤,而且肉还不少呢。

  老板看到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反手就要对她动粗,因为在过去,真的偷东西不是个好习惯,而且非常丢人,最可怕的是如果被人发现的话,结果很惨的。

  可是老板娘却似乎早就防护他这一手了,直接怒喝道,“你真的以为是我偷的啊?”

  “要不是,怎么会剩下这么多肉?”老板还是不太相信,这年月,大家的肚子里都缺少油水,谁会白白地给你这么多肉啊,而且自己的婆娘也不是个美人,如果是个美人的话,被人动手动脚的话,倒是有可能,而那个少爷身边带着的女人却是千娇百媚,简直就是自己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呢。

  “你这个混账,就知道打我,难道我不会告诉你吗?”老板娘似乎说起这个事的时候,还有一点得意的模样,然后随着她絮絮叨叨地将自己如何将碗擦的干净给叶檀等人递过去,然后如何乖巧地给他们准备食物等等,都说了,最后那个少爷竟然送了自己这口锅,说是万一以后要是有大生意呢,自己这些小锅是没有办法伺候人家的,虽然觉得这种可能是不太可能的,可是人家找了一个理由就给你东西,你岂能不要?

  结果,等到老板娘将这些人都伺候好了之后,送走了,回来就看到了这个锅,没有想到里面竟然有肉。

  听到她的话,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可是这些年,这样的人和事还是有的,所以老板也就不再继续和她动粗了,赶紧将里面的肉转换到了小鼎里面,然后两人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家里的孩子可能出生到现在也就吃过一两次肉,这次的肉在这样的天气里,足以吃上一个月的,如果里面再加上一点其他的东西的话,两个月也可以,一直吃到开春都行。

  有的时候,穷人的快乐,可能就是这么简单。

  一路上李传统都没有问叶檀铁锅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也没有说其他的事,一直到夕阳西下之后,再次埋锅做饭,他才忍不住问出来,就连一直跟在叶檀身边的代金凤都露出了好奇之心,更何况还有一个人,谢学明。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可能是为了监视吧,反正谢学明现在是肯定做不了这件事了。

  一群人在一座破庙处停歇,虽然庙里什么玩意都没有,但是呢,还有四堵墙啊,算是可以挡风了。

  而外面的那些人则早早地在四周找好了休息的地方,过去的野外山林一般都不错的,而且这些人以前就是杀手,所以,总是可以凑合的,最主要的是他们发现有了十口大锅,也不知道叶檀是从什么地方取出来了。

  不过呢,有了锅,遍地都是雪花,自然是可以好好地喝口热水了。

  李传统等人还带了几个小帐篷,这个东西是他们平时出门都会带的,只是叶檀没有,自然,代金凤也没有。

  坐在临时搭建的桌子上,门前有一个铁锅模样的东西,里面煮着热乎乎的肉和各种食材,而下面则是一个小炉子,这个炉子到底是怎么来的,他们还是不知道,不过呢,因为之前在谢家他已经表现了一番了,所以大家也就不在意了。

  热气腾腾,香气扑鼻,而外面的人很快就吃完了饭,开始休息,过去的人可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特别是晚上,因为不干活,吃的都少,自然也没有多少力气想别的事了。

  听到了李传统的话,大家的眼睛都落在叶檀的身上,这人真的非常的诡异啊。

  而叶檀却看着锅子道,“你们不饿啊,边吃边聊。”

  虽然是第一次吃饭就是一群人一起吃,可是李传统等人还是吃的非常局促,不只是因为有美人代金凤的缘故,还有叶檀的如此诡异的行为,岂能不让人觉得奇怪吗?

  不过锅子掀开,却也让代金凤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她今天几乎是没吃东西,早上的时候吃的东西差不多都消化了,而且现在是冬天,吃的更加的少,但是呢,需要的能量却是一点都不少,只是为了保养身体,她晚上很少吃肉的。

  叶檀夹起了一块豆腐放在她面前的盘子里道,“担心发胖,吃这个吧,这个东西是松洲的特产,吃了不会发胖的。”

  代金凤的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还是拿起筷子夹起了这块白花花的,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东西,可是呢,还是老老实实地放入口中,却忍不住美目轻转,这个东西味道真好啊,因为不只是有肉的味道,还有一股子清香味。

  因为如此吃的舒服,她自己又主动夹了一块,只是呢,和这些人一起吃饭,她还是有点不习惯,只是吃了三块之后,就吃了一小块饼,然后就坐在边上了,这样的环境里,她本身是不适合在这里的。

  其他的人自然也是很激动地吃着这些平时根本就吃不到的东西,单就是这些肉的话,他们就觉得这次出去的不亏。

  一群人吃着一大锅的肉,配合饼子和稀粥,味道还是不错的。

  吃过饭之后,他们都出去了,破庙里只有代金凤和叶檀两人。

  代金凤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因为,这人对自己没有动手动脚的,可是呢,却也不放自己走,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而叶檀手里握着一壶茶,似乎在思考什么,坐在那里,很安静,但是呢因为年纪真的不大,所有有点搞笑的味道来。

  过了一会,叶檀喝了一口茶,才缓缓地转身看着她问道,“会铺床吗?”

  “啊?”代金凤愣了一下,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打算在这里给你铺张床,可是这里哪里有什么床啊?

  “会。”虽然好多年没做过了,可还是知道如何做的,就点头应是。

  “那你现将这个帐篷搭建好,然后将里面铺好了,今晚我们睡在里面。”

  “啊?”代金凤这次是真的张大了嘴巴,怎么会如此呢,之前暖呼呼的床铺你不要我,现在却在这么一个破庙里说要我,你真的以为我就是个破鞋了吗?

  她的脸色不太好,不过呢,还是问道,“帐篷在什么地方?”

  破庙已经被打扫的挺干净的,虽然只有一进的院子,可是还是有不少地方可以布置的。

  “就在这里。”叶檀的手一挥,一个很大的包裹就落在了地上,让人觉得奇妙无比,可是呢,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他们就不知道了。

  代金凤走过去一看,还真的是一个做帐篷的好材料,只是呢,难道真的让自己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做吗?

  她刚要问一句,却正好有人闯了进来,是李传统,他似乎挺着急的模样。

  “叶侯,出事了。”李传统刚刚出去吃饭之后,遛弯,没有想到真的出事了,这一跑回来,就是满头的汗啊。

  “出了什么事?”叶檀还是坐在那里,根本就没有挪动位置。

  “刚刚我去查看的时候,发现有人将莫迪的小儿子刺死了,然后跑了二十多个人。”李传统用胳膊擦了擦自己的脸上的汗,说道。

  “果然还是忍不住了。”叶檀将这些人分成了几个小团体,只要是有人人跑了,其他的人都应该知道的,可是没有想到跑了这么多人,那些人竟然没有告之自己。

  “你是如何发现的?”叶檀继续问道。

  “我本来也没有发现,结果,正好走到莫迪的那个牛车的时候,听到他的叫声了,然后一查看,果然有出事了,然后我和其他人就开始查看那些人,发现,少了不少人,其中一个人还将你之前给他们用来煮饭的铁锅给带跑了。”李传统的话将叶檀给气笑了,这些人,真够可以的啊。

  “那么派人去追了没?”叶檀问道,这些人也真够可以的,跑的时候还顺手牵羊啊。

  “去追了,只是这件事如何处理?”李传统可是记得叶檀说过,只要是有人跑,就处理那一组的人啊,可是这些人真的太多了。

  “这个你不用操心,然后将那里点燃火把,然后我会去处理。”

  叶檀说完,李传统就出去了,然后他看了一眼代金凤道,“我不喜欢冷被窝,所以,我现在出去办点事,回来的时候,如果你也不在的话,可不要怪我。”

  代金凤脸色骤变,小声地说道,“我不会的。”

  “那就最好。”

  看着叶檀离开,代金凤贝齿差点被咬碎了,这个家伙,真的是有心计啊,知道自己想要跑,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呢,真的是什么都知道吗?她真的想过跑的,毕竟一旦回到了长安,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她是不知道的。

  而且,现在有人跑了,到底是如何再抓住的话,真的没有多少人可以保证,因为人海茫茫,如何寻找啊。

  叶檀来到那里的时候,火把已经点燃的非常的亮堂了,还有莫迪的哭声。

  而那些人全部被抓回来了,只是捕快却有一个胳膊断了一根,另外一个人的腿也瘸了,毕竟这些人虽然又累又饿,加上也没有什么武器,可依旧是莫村的人啊,他们曾经是刺客,手段还是不错的,李传统告诉叶檀,要不是这些人出手就杀了五个人,这些人还追不回来呢。

  看到叶檀过来了,还没等他说话,莫迪就直接吼道,“这位先生,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将这些人全部杀死。”

  他死了一个儿子就如此痛苦了,可是却不记得当初李承乾都差点死了,李世民会如何的心情呢?

  “你能告诉我什么?”叶檀不解地看着他,有所依仗的人自然是会有一些底牌的,否则的话,谁将你当回事啊。

  “只要这位爷可以帮我的儿子报仇,我将所有的事都告诉你。”

  莫迪的眼眶都红了,身边的媳妇和剩下的两个儿子,眼眶都红了,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占便宜的人如果没有占到便宜的话,那么还不如杀了他们来的好。

  “只要你能告诉我我需要的,我可以满足你这个要求。”叶檀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李传统道,“给他一把刀。”

看过《唐朝小白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