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四章 大闹角斗场(一)

第四章 大闹角斗场(一)

  “你觉得他们两个谁会赢?”有个年轻的帝国贵族对自己的伙伴窃窃私语。

  “不好说。”伙伴在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结论让周围的所有人都不由得翻起了白眼:不好说?虽然那能够与冰熊角力的少年确实身手了得,甚至有资本去暗影军团中捞一个十夫长的职位。更重要的是看他的年纪恐怕才20岁不到,可塑性极强。假以时日栽培,必然能成为帝国军队中的中流砥柱。但他现在不过是一头初出茅庐的幼虎,又有伤在身,怎么可能敌得过无敌于帝国多年的剑斗士?只不过贵族们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在场上激战的两人时,心里也不由得嘀咕:不会真的不好说吧?

  “要结束了。”相比起在战技上无所造诣的贵族们,暗影军团的千夫长已经盖棺定论了。他已经看出来了,场中看似胶着的战局只不过是一种假象,是被那名堪称博学的少年倾力维持出来的假象。近至达夏悍勇的劈刀法,远及瑞文斯顿人灵滑的弓斗术,短短几回合的时间,欧鲁巴却领教了全大陆有名的武技。那名少年就像是一只刺猬,每一根刺都让人觉得棘手无比。勇武如欧鲁巴,短时间内也无法在这般繁杂多变的攻势中占据上风。

  可刺猬终究是刺猬,它或许会有在雄狮面前怒张须发的勇气,但这依然无法拉近两者的差距。不仅仅是斯科莱鲁,埃修跟欧鲁巴心里都很明白这点。埃修高频率地变招更是加大了他伤臂的负担,分筋错骨的剧痛撕扯着他的双臂,他的攻势不可避免地弱了下来。

  “结束了。”欧鲁巴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下一秒,他那已是强弩之末的攻势就被剑斗士蛮横地撕扯开,埃修仓促地抽身后退,可欧鲁巴的双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肩膀,将他扭倒在地。

  埃修还要挣扎,欧鲁巴的膝盖已经压住了他的胸口,一只手扼住他的脖颈,另一手托住他的脸颊,只要欧鲁巴愿意,他随时能扭掉埃修的半个脑袋。感受到脖颈后毒牙一般危险的力道时,埃修很果断地放弃了抵抗。

  “父亲……”基尔看向马略,欲言又止。帝国的皇帝自方才脸上就一直挂着神秘莫测的微笑,他摆了摆手,站起身。观众席顿时安静下来,贵族们侧耳聆听皇帝的意愿:“帝国那么大,不缺人才。既然不肯为我所用,”他语气转冷,“杀了也就杀了。”

  “唉……”凯洛斯长叹一声,“斯科莱鲁,我们走吧。”可斯科莱鲁端坐不动,死死地盯着场下某处,如临大敌。

  “斯科莱鲁?怎么了?”凯洛斯顺着斯科莱鲁的目光看去,只发现一头死去多时的雄狮。

  “执政官阁下,”斯科莱鲁的语气前所未有地凝重,“请做好战斗准备。”

  “马略小子,你说杀就杀,好大的口气!”有人大不敬地高声说道。

  “是谁?”

  “是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一具雄狮的尸体悍然砸向皇帝的御座。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没有理会狼狈闪开的马略,大步走向欧鲁巴。感受到了面前男人所展露的锋芒,欧鲁巴下意识地握住了剑柄。

  但是他已经来不及拔剑了,刺鼻的酒味扑面而来,欧鲁巴眼前一黑,一只大手覆在他脸上,男人轻描淡写地发力,将欧鲁巴震开一丈。他伸手拉起埃修,眉目睥睨如同雄狮。埃修看着这位为他传道授业解惑十年的老酒鬼,只觉得面前的男人无比陌生。“你是谁?”他不由自主地发问了。

  “我是阿拉里克,萨里昂的‘喧闹者’。”

  潘德有两个阿拉里克,一位远在瑞文斯顿,雄踞申得弗。另一位则是萨里昂王国二百年以来经久不散的梦魇,这个梦魇所出现的地方,通常伴随着冲天的酒气,以及一大批醉醺醺却战力惊人的萨里昂精锐。谁也不知道这一支野军的目标,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们洗劫过的地方最先遭殃的就是酒厂。他们军容不整,却士气高涨,他们曾经在深夜包围阿芬多尔,在城外饮酒狂欢。但是正当年少的布伦努斯子爵带兵出城时,酒鬼们怪笑着作鸟兽散,只留下一地狼藉。这时候萨里昂的喧闹者远远地看着脸色铁青的布伦努斯,狂笑道:“一百年前,你曾爷爷脸上的表情也是这样子!你们祖孙三代,真是好骗!”当布伦努斯震怒地扬起马鞭时,喧闹者与他麾下的酒鬼们已经高唱着“布伦鲁斯,好战鲁斯,天天鲁斯,到死鲁斯”远去了。之后酒鬼团们把这首歌不是歌,诗不是诗的简韵,连同他们的酒气一同传遍了萨里昂王国。

  在萨里昂方言中,布伦努斯的寓意是“狂野,英勇”,然而在潘德语中,“布伦努斯”跟“布伦鲁斯”意思一样,是“榆木脑袋的野猪”。后来这首简韵不知何时被其他四国学了去,每当布伦努斯公爵挂帅时,这首简韵必将响彻战场。

  也不是没人击溃过酒鬼团,阿尔弗雷德王与奥萨都跟这支野军交过手,并毫无悬念地大胜。而这两位潘德大陆最具传奇色彩的枭雄对酒鬼团战力的评价也是惊人的一致:乌合之众。之后的酒鬼团也是一路磕磕绊绊,比起同时期的野军,他们的战绩堪称寒酸。洗劫酒厂,耍耍酒疯他们当然拿手,但若是行军作战——哦还是算了吧,他们的军容甚至还不如一个新兵方阵来得好看点。而喧闹者的身手似乎也拿不上台面,野军的头领们大多都是有名的勇者,其中佼佼者更是在好事者列出的潘德豪杰榜上名列前茅。唯独喧闹者是个例外,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跟酒鬼团的醉汉们拼酒,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把那些健壮如牛的汉子喝得面红耳赤摇摇欲坠。有农民曾经在野外看见一大队睡得如同死猪的萨里昂醉汉,而在他们中间,一个汉子正举起一个酒坛狂饮。可当酒鬼团们在战斗中冲锋失利时,喧闹者往往是跑得最快的。他甚至连拔出武器的心情都欠奉。如果酒量能换算成武力,想必他甚至连位列第一的西海强者赫拉克勒斯都能打趴下。但很可惜没这个如果。

  但酒鬼团依然在萨里昂王国顽强地生存了下来,同时期的野军不是被乌尔里克国王二世歼灭就是被招安,但这帮醉醺醺的汉子们却依然在中部平原作威作福,直到十年之前,酒鬼团被时任元帅的阿拉玛公爵以绝对优势围歼后,阿拉里克才销声匿迹。直到今天,他出现在雅诺斯的角斗场中,谈笑间出手凌厉如同风雷,帝国最强的剑斗士也被他一招震退!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