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七章 出手(二)

第七章 出手(二)

  杰弗里把头探出马车,用黄铜望远镜扫视着山头上杀气腾腾的异端武装部队,一个,两个,三个。三名黑骑士!此外还有十来名巨力战士。他的嘴唇因为惊惧而发涩,虽然己方人数上有绝对优势,可这些成天就知道在酒馆斗殴泡妞的雇佣兵怎么可能会是装备精良武技高超的黑骑士的对手?一向只在高山堡活动的死亡骑士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肯定是收到了风声,盯上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那个无价之宝。就算今日侥幸过了这关,谁知道之后还会有什么埋伏?杰弗里绝望地呻吟了一声,双手无力地垂下。

  “杰弗里?你怎么了?”萨拉曼奇怪地看了金主一眼,他只当做是一支不长眼的异端武装信徒的打劫而已,全然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当他接过杰弗里手中的望远镜,看清了自己将要面对的是怎样凶厉的对手后,失手摔落了那价格不菲的望远镜。“别声张出去。”杰弗里艰难地说,他的灵魂仿佛被抽出了体外,已经连站都是站不稳了。

  “……没有什么影响了。”萨拉曼扶住了他,宽慰道。这个在达夏长大的佣兵队长此时表现出了非同寻常的坚定,“我会带着手下尽力拖住他们的,你带着护卫,轻骑离开。把佣金付给我们的妻——”他犹豫了一下,决然道,“我们的遗孀。”此时迅疾的马蹄声自山头冲下,萨拉曼把魂不守舍的杰弗里拉出车厢扶上马,狠狠地在马屁股上扎了一匕首。骏马吃痛,载着主子狂奔着离开。而死亡骑士们也在此时冲下了山坡,佣兵们看清了他们的对手,惊恐在阵型中蔓延开来。杜拉克当即就开始转身准备跑路。

  但他很快就不敢动了,一支猎弩稳稳地顶着他的脑袋,弩矢已然上弦,只要扣下扳机,零距离击发的弩矢能轻松地掀开他的脑壳。萨拉曼稳稳地端着猎弩,语气里满是冰冷的嘲弄:“你跑得过死亡骑士的战马?”

  “头儿……”杜拉克战战兢兢,借口在脑海中疯狂地旋转着,但全被脑门上的弩矢堵在嘴里。他曾经因为数次临阵脱逃而被大发雷霆的萨里昂的雇佣兵总长逐出公会,是萨拉曼执意把他这个臭名昭著的逃兵留在他的队伍里。“下次你敢当着我的面逃兵,我就毙了你。”萨拉曼在杜拉克入队的第一天如是说。他说这句话不是没有理由的,整个萨里昂王国的佣兵公会中,再没有比萨拉曼更好的弩手了,他曾经在八十步外一弩射掉了瑞文斯顿的一名游侠朝他伸出来的中指!

  “结队!步兵投矛拦截!”萨拉曼将杜拉克按回队列中,沉声下令。

  雇佣兵们开始有条不紊的运作起来,他们快速地组成一个简陋的盾阵护住了弓手,几个掷矛的好手藏在盾后,静待着死亡骑士冲进他们的射程。萨拉曼半蹲在地上,平端猎弩,觑得亲切,扣发扳机。他装配的只是最普通的钢弩矢,别说是黑骑士了,就连那些巨力战士的盔甲也无法穿透,萨拉曼也明白这点,所以他瞄准的是——马眼!

  “噗嗤”弩矢直接贯入冲在最前方的战马的左眼,战马吃痛,长嘶一声,将背上的巨力战士甩了下来。而这个倒霉的家伙更是被自己的坐骑踏到,还绊倒了它。沉重的马身整个地压了上去,一声短促的惨叫之后,就再没了声息。

  “原来他们还是能感觉得到痛的啊。”萨拉曼冷笑。就在这时,他看到那三名黑骑士不约而同抬起了手,瞳孔一缩,“举盾!”他大吼。

  来不及了,萨拉曼“举”字才刚出口,三根暗紫色的雷霆已经劈头落下,虽然他在下令的同时就做出了规避动作,但是小腿依然被一根投矛擦过,撕掉了一大块肉!“别管我!保持阵型!”萨拉曼疼得直抽冷气,但他的手依然不停,又是一枚弩矢扣上了猎弩,“杜拉克,扶我起来。”

  “头儿,你找个地方——”

  “我说扶我起来!”萨拉曼怒吼。杜拉克不敢违令,一把扛起了萨拉曼,而后把盾举在他身前,萨拉曼抬手再度击发,如法炮制地干掉了另一名巨力战士。

  此时死亡骑士们距离盾阵只剩不足二十步的距离,只不过冲阵的都是巨力战士,那三名黑骑士依然站在山头冷酷地观望着。这时候有一骑突然拨转马头离开,看着他离开的方向,萨拉曼心里一惊:他居然是去追杰弗里?!

  来不及他去仔细琢磨了,巨力战士已经冲入了前阵!简陋的盾阵在马蹄的践踏下四分五裂开来!萨拉曼只恨长戟兵并不是自己队伍中的标配,不然这波冲锋根本就不会对队伍构成威胁!“斩马腿!”他高呼着,一个翻身,险险避开马蹄的践踏,同时一刀捅入马腹。萨拉曼咬牙切齿地旋转刀柄,将它的内脏搅成一团烂泥。

  “留住这帮异教徒!”杜拉克咆哮着,一刀挥向一匹正撞向他的战马。头顶已经有刀光挥落,杜拉克左肩一阵锥心的剧痛,而后左手就再没了知觉。而以一条左臂齐肩撕裂的代价,他将战马的前蹄一刀斩断!他在当上雇佣兵之前可是一名屠夫,于关节处下手解马可是他的拿手好戏。失去前蹄的战马轰然栽倒,倒地的巨力战士更是被围上来的众人乱刀砍成肉泥。

  局势在最开始的混乱过后,很快就呈现出了一边倒的态势。冲阵的巨力战士数量实在太少,突破了第一段的盾阵后,身下的战马已经难以为继。萨拉曼看马的眼光何其老辣,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的颓势,而后收束阵型,干脆利落地扎紧了口袋,准备一口吞掉他们!

  可就算如此,那山坡上的那两名黑骑士依然作壁上观,仿佛山坡下的血腥杀戮是另一个世界。虽然众人都听闻异端如何的心狠手辣,但见到他们对待属下冷血如此,就算是敌人也免不得心寒。

  “去死!”在砍倒了最后一个巨力战士后,杜拉克“嘿嘿”地笑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涌出一股异样的红潮,他草草地包扎了一下左肩的伤口,转向萨拉曼:“头儿,我这次表现——”他还没来得及邀功,萨拉曼惊呼:“杜拉克,小心!”

  噗嗤!

  杜拉克愣愣地看着自己胸口透出的一截矛尖,被鲜血染成猩红色的骷髅头正咧开空洞的大嘴朝他狞笑。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要被吸进那张嘴里成为异端的祭品了,杜拉克眼前发黑,意识一点一点地模糊下去,他只听到头儿在悲痛地咆哮着。“嘿嘿,头儿。”在彻底死去前的最后一秒,杜拉克奋力挤出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含混地嘟囔着,“我,不是逃兵了。”这个好酒健谈的汉子的身躯无力地倒下,萨拉曼冲上前扶住他,像是扶住一片羽毛。

  “异教徒!”萨拉曼双目喷火,盯着山坡上不紧不慢策马而下的黑骑士,唇齿间岩浆一般的愤怒迸溅,“不!死!不!休!”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