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十三章 当奸商碰上奸商

第十三章 当奸商碰上奸商

  拉里亚竞技场出了人命,这事惊动了全城。别看死者家道中落好多年,可好歹也是个贵族,更何况能当上公证人,其人望与名望都毋庸置疑。拉里亚巡狩的执法队队长伊尔斯在看到死者时,甚至一口喊出了老贵族的全名:“安格·威德老先生?!”任何人都能看出他语气中的惊讶与痛心,而后尽数化成了灼灼的愤怒。不过这桩凶杀案完全没有深入调查的必要,所有的证据都指向竞技场的负责人,丹利。

  调查报告很快摆在了伊尔斯的面前,在翻阅完毕后,纵然老练如他,也对事情起因觉得荒唐:以一整套完整的死亡骑士甲马作一场真剑决斗的赌注!焚琴煮鹤?不不不,鹤好歹也算得上是高档的食材,真剑决斗说穿了不过就是给大街上的那些小混混们释放他们的精力,顺便解放他们的钱包。真要让伊尔斯做个比喻的话,这种勾当简直堪比扛着国之重器萨里昂旗帜枪去当烧火棍!光是想想就觉得折辱。

  可众口一词,伊尔斯可以选择不信,但他不得不考虑这份报告的分量。思量再三,他还是让卫兵传唤了埃修。不仅仅是这个始作俑者豪赌的胆气,惊天连战的武技让伊尔斯好奇,更重要的是,他还想见识下会是怎样的猪头才会把明珠扔到粪坑里去。

  是的,在伊尔斯看来这甚至不是明珠暗投,而是直接扔进了粪坑。

  埃修站到了伊尔斯的面前,伊尔斯那双如猎鹰一般的双眼直勾勾地注视着他:“听说你扬言要连战二十场真剑决斗?”

  “是二十二场。”埃修纠正,旁人听来难免有些炫耀,但他只是在阐述事实。伊尔斯无心在这点数字上计较,直入正题:“为什么会把死亡骑士甲作为真剑决斗的赌注?”

  “没钱。”埃修朴实无华的回答噎住了伊尔斯,他愣了一会才追问:“你了解它的价值吗?”

  “刚刚了解。”

  令人尴尬的沉默。伊尔斯是一名出色而干练的军人,担任执法队队长五年,经手的案件多如牛毛,而他也将牛毛捋得顺滑,让拉里亚仿佛一头被骟的公牛一般在他的管治下服服帖帖。可此时他的讯问竟然有些难以为继,因为埃修所能反馈给他的讯息并不会比调查报告详实多少。但就此中止他又心有不甘,无关什么军人的直觉,只是个人私情而已。若不是你以价值连城的死亡骑士甲做赌注,恩师也不会受邀去做那公证人,更不会遭到丹利那头肥猪的毒手!伊尔斯的脑海中这样的声音仿佛魔障一般不断重复着。平心而论,埃修在这桩案件中同属受害者,但若是追根究底,他才是始作俑者:是他将重宝押在了丹利的面前,是他不留余地,将丹利逼上了破产的绝路,使得丹利铤而走险杀人夺宝。以上种种都让伊尔斯有理由怪罪,甚至是迁怒于埃修。他没有把这份情绪表露出来,已经是令人钦佩的职业道德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吧。”他无心拿埃修帝国囚犯的身份作文章,潘德兵荒马乱,每天都有难民过境,只有村长跟镇长们才会头疼这些人的安置问题。对于伊尔斯而言,只要难民不作奸犯科,巡狩队就不会跟他们产生任何交集。

  埃修走出了竞技场,杰弗里朝他嚷嚷着:“来牵马!”在狠狠剜了埃修一刀之后,他的精气神一直不错,如果杰弗里的身后真有一条狐狸尾巴的话,那么那条大尾巴一定会洋洋得意地翘起来不住地摇摆。杰弗里随后又向着身边的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人说道:“死亡骑士战马,货真价实!你先开价。”

  “呵呵,”拉里亚商人分会会长笑笑,“杰弗里你就拉倒吧,我先开价的话,你就有机会漫天要价了吧?然后我坐地还钱?这样我们得扯到什么时候去?都是熟人了,一口价,十万。”

  “这匹马我要是直接拿去拍卖我能吹到三十万!拍卖会是从中抽取百分之十的吧,这样你就只能赚三万了。”杰弗里说。不过对方显然不吃这套:“那你去啊,我看你能不能吹到十五万。”

  杰弗里悻悻然地闭嘴了,显然莫说是十五万,如果这匹马能卖出二十万他就要偷笑了。可惜不是死亡骑士甲啊……他心中暗叹,战马的收藏价值还是太小,一来驯服一头死亡骑士战马难如登天;再者战马的价值完全体现在一个“战”字上,它们生来就是要被送上铁与血交鸣的前线,带着骑士们攻坚敌人的阵线,踏碎他们的血肉!如果只是用来拉车,那可真是太折杀它的价值了。以上种种,导致战马这类拍卖品在贵族老爷们的圈子中并不吃香,其中成交者,也是买家存了讨好军方的心思,而且还被特意地压价。因此他并没有直接拿去拍卖,而是联系了此处的分会,不过尼尔森胆敢买下死亡骑士战马,也是具备相当的勇气。

  “十万就十万吧。谁让尼尔森你是地头蛇呢,”杰弗里无奈。“不过我可不相信贵族老爷们会拍一匹花瓶回去。”

  “哈哈!”尼尔森笑了出来,像是赌徒掀开自己制胜的底牌,“地头蛇有地头蛇的好啊!比如说,我知道今晚达夏公国巴哈德汗麾下的牧马人苏丹将会出席拍卖会!”他一脸自得地看着不可置信地杰弗里,欣赏着对方脸上震惊与懊丧并存的表情。

  “尼尔森你浑蛋!”杰弗里当即破口大骂,但交易已经敲定,反悔已来不及。牧马人苏丹对神骏的狂热天下皆知,同时他还是一位出色的配种大师。可汗帐下铁鞭骑兵的强袭战马就是他的手笔。据说可汗专门为他开辟了一块马场,放养着全潘德有名的战马!而死亡骑士战马至今还是苏丹藏品中的空白,他会为此豪掷怎样的天价可想而知!甚至不需要拉里亚分会刻意去撩拨,苏丹自己就会一口报出足以让他们满意的价位。牧马人尊重战马,他绝不会给出一个折辱死亡骑士战马的价格。

  尼尔森开怀大笑,能让萨里昂的铁公鸡吃瘪可不是一件易事,若非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他少不得会被杰弗里扒下一层皮来。他心情大好,拍了拍杰弗里:“没事,待会请你喝两杯。”

  “少来。”杰弗里不耐烦地甩开了他的手,“闷酒一个人喝就够了!”尼尔森也不计较,示意仆从从马车上搬下一口箱子:“二十块纯色的金条,验货。”

  “早有准备啊,让我猜猜,马车上起码还有三个这样的箱子对吧?”

  尼尔森笑吟吟地看着他:“你真的要猜?”

  杰弗里听出了对方的弦外之意,瞪了他一眼,很识趣地中断了谈话。猜出来又如何?自己也只能拿十万而已。

  二十块金条,按照之前杰弗里同埃修谈妥的比例,埃修取走了六块,折算起来便是三万第纳尔。看似是一笔巨款——实际上对于市民阶层来说这确实是,三万第纳尔足以让他们无忧无虑地生活半年,但对埃修来说只不过是杯水车薪。在挑了一匹脚力不错的骏马,定制了一整套纹章链甲,再给自己配备了一张硬弓之后,三万第纳尔只余下八千不到。埃修掂量着腰间的钱袋,叹了口气,有心再去一趟竞技场,可惜遭此变故以后,竞技场早早就关上了大门。埃修无奈,正打算找个地方休息,迎面碰上了萨拉曼。杰弗里已经打定主意要在拉里亚休整三天,因此佣兵们在安置好车队后便一哄而散各自寻欢作乐去了。达夏人的热情是出了名的,对待恩人更是不会含糊,埃修就稀里糊涂地被他半邀请半强迫地拉到了蓝泽尔酒馆。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