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十四章 龙泪宝石

第十四章 龙泪宝石

  天色已晚,拉里亚渐渐沉浸入温柔的夜色中,像是一个熟睡的婴孩,静静地躺在森林的怀抱。路边的灯火摇曳出温暖的光晕,酒吧热闹起来,忙活了一天的市民们呼朋唤友,交杯换盏,谈天说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拉里亚酿造的酒浅淡而不醉人,下肚以后整个人都变得清爽起来,毛孔自在地舒张着,肠胃里充斥着森林的呼吸声。不过萨拉曼本人非常不喜欢这种口感柔和的酒——婆婆妈妈的酒是给女人和小白脸喝的,男人就该喝烈酒!这个喝着马奶酒长大的达夏人如是说。受萨拉曼的影响,他手下的佣兵也个个是海量的好汉。

  出于某种原因,埃修并不喝酒,他点了杯果汁,而后就静静地坐在吧台上出神。酒保瞥了这个年轻人一眼,转而去招呼其他酒客。

  “恩公,敬你一杯!”一个杯口足足有拳头那么大的酒杯径直塞到埃修眼皮底下,酒液晃荡,酒气冲鼻。埃修有些狼狈地避开,举起手中的杯子碰了一下,而后狠狠地灌了一口,用果汁的甜味压下了鼻腔中的酒气。

  “恩公不喜欢喝酒?”萨拉曼问。

  埃修点头,脸色有些难看,被人十年如一日地头朝下栽进酒坛子里可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回忆,酒液倒灌入口鼻,呼吸间尽是劣酒的味道,无孔不入地侵犯他的感官,耳边隐约响着老酒鬼恶意的笑。当时他就发誓,有朝一日也要这么把老酒鬼栽进酒坛子里去!不过这应该是那个男人求之不得的,最劣质的黄酒他都能津津有味地喝上十年,就算真的做到了他也只会把坛子添得一点酒味都不留吧?埃修突然间就有些恍惚了,他叹了口气:“萨拉曼,别喊我恩公。先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萨拉曼感受到埃修的悲伤,包含着巨大的感染力,坐在埃修面前的他几乎要被这股悲伤淹没窒息。热烈的酒吧仿佛一瞬间围绕着埃修开辟出了一个疏离寂然的空间,萨拉曼理解地点头,没有劝埃修借酒消愁,转而去找人拼酒去了。门帘被掀开了,来人显然是憋了一肚子的怨气,帘子的下摆险些被掀到房梁上。杰弗里阴沉着脸走了进来,张口就点了一杯最辣口的老酒,一仰脖“咕嘟咕嘟”地喝,险些把酒杯都吞了下去。他悔啊!他为什么要出席那个拍卖会啊!杰弗里“嘎吱嘎吱”地啃着杯沿,长吁短叹,捶胸顿足。

  “杰弗里吗?主人有请。”身侧有人说,杰弗里偏头,看到一名戴着面甲的女武士站在他身边。他轻轻咳嗽一声,对自己的失态有些郝然,稳定情绪,整理衣领,而后毕恭毕敬地对那名女武士说:“请带路。”

  女武士引着杰弗里上了酒馆三楼——与其说是三楼,倒不如说是蓝泽尔酒馆的三楼就是一个独立的套房。打开那扇遮遮掩掩的木门,印入眼前的便是极尽奢华的主厅:地毯是一整块沉凝如血的天鹅绒毯,走在上面仿佛踩着紧致的细沙。毫无疑问,能来做地毯的天鹅绒只会产自瑞文斯顿王国的申得弗,只有那里的针线工才会有这等“千编万织”的功力,可那纯正的血红色却只能来自雅诺斯。头顶的水晶灯——那是一块完整的水晶雕琢而成,中空的内部一点火苗正幽幽地跳动着,微暖的光线几经折射,最终落到地毯上,透出火焰一般热烈的红。清逸的香味飘散开来,这是温德霍姆出产的上品鲸油烛燃烧时特有的味道。这不大的空间仿佛是潘德顶尖工艺品的展览会!饶是杰弗里见多识广,也被主人不可一世的财力震慑得目眩神迷。

  不过哪来的酒味?杰弗里翕动着鼻翼,一股帝国劣质黄酒的气味无赖一般地横亘在鲸油的香味之间。似乎还有“吧嗒吧嗒”的声音从侧室传来,像是有一条癞皮狗正在津津有味地舔着盘中的残羹。

  “主人,杰弗里到。”

  “杰弗里,好久不见。”主人微笑着从大红木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留着发白的八字胡,身上穿着一件整洁的白麻布衫。乍一看是一个年富力强的壮年人,可主人的语气与眼神却明白无误地折射出岁月苍老的刻痕,像是在无人所知所及之处,壁画渐渐剥落。

  “好久不见,奎格芬大人。”杰弗里诚惶诚恐的回礼。

  “听说你被尼尔森摆了一道?”奎格芬笑呵呵地说,“我听说了,起价五万,苏丹直接把报价拉到了九十万五千七百二十二第纳尔。这个牧马人真的是对战马了解得很,尊重得很。零头都报出来了,真是势在必得。”

  “……”杰弗里既尴尬又难堪,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好在奎格芬并不是刻意让他难堪,很快说到了正题,“一路上没受到什么波折吧?”

  “半路上遭遇死亡骑士小队袭击……”杰弗里看到奎格芬的眉毛挑了一下,他小心翼翼地继续说了下去。“但是并无大碍,货物……”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女武士,吞吞吐吐。奎格芬会意:“爱丽丝,你先去侧室吧。”女武士点头离开。

  杰弗里深深地吸了口气,拿出了随身的布包,颤抖着手指,庄重地,乃至于虔诚地一层一层解开布条,幽蓝色的光芒自杰弗里掌中水银泻地一般地流淌出来,映亮了两人的脸庞。房间内如同镀上了薄霜。沉凝的血,剔透的灯,清逸的香在这一瞬间都在杰弗里掌上的那枚冰蓝色的宝石面前沦为黯然失色的配角。它周围的空气轻狂地战栗着,频率让人沉迷。

  龙泪宝石,在那个跟潘德历史一样苍老的传说中,它是一头名为阔利斯的小龙流下的泪水。是上古之战后仅存的魔力载体,那肉眼可见的空气波动正是其中蕴含的魔力正在宝石内部低吟浅唱。虽然上古之战以及龙泪宝石的传说已不可考证,魔法也在历史的尘埃中风化作装神弄鬼的骗术,但是遗传下来的血脉依然让每一个潘德人对龙泪宝石散发的魔力波动感到亲近。

  奎格芬赞叹了一声,伸手取过了杰弗里掌中的龙泪宝石:“杰弗里,干得不错。带上我的手札,回王城复命吧。”

  “是。”杰弗里心中长出一口气,总算是把这个烫手山芋交出去了,接下来就是要回王城处理把自己消息透露出去的内奸。他诺了一声,接过书信,下楼离开。

  奎格芬随手把那价值连城的龙泪宝石揣进兜里,起身走进侧室。迎面扑来一股浓烈呛鼻的酒味,一个浑身缠满绷带的人正在贪婪地舔着已经见底的酒杯,杰弗里听到的那股“吧嗒吧嗒”的声音就是他发出来的。女武士爱丽丝站在他身边,单手拎着一个酒坛子等着续杯,脚下还横七竖八地摆着几个空荡荡的酒坛子。

  奎格芬一看这情景就觉得一股无名火腾腾地往脑门上冒:“爱丽丝!把酒坛子扣他头上!”

  “是!”爱丽丝一丝不苟地回应着,拍开酒封,将酒坛子倒扣在了那人的头上。对方也不介意,竟然就此“咕咚咕咚”地狂饮起来。不一会,酒液流尽,坛子里又传出“吧嗒吧嗒”地声音。

  这人怎么这样啊!素养极好的奎格芬在一瞬间都有些暴躁,他开始后悔当初就不要在艾希科曼把这家伙捡回来,就让他浑身插满黑键在那等死好了。“阿拉里克·冯·布洛赫,你要在我这待到多久?”

  “老子灌了十多个小时的海水,怎么也要先让我喝够再说嘛!”老酒鬼摘下头上的酒坛,以那副埃修极熟悉的,恬不知耻的嘴脸说道。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