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十五章 皇家商人

第十五章 皇家商人

  “呵,你就没有喝够的时候!”奎格芬冷笑,接下来他突然又叹了口气,“先别喝了,给我说说你怎么跑到雅诺斯那里去了?听说你还在帝国人的年祭上闹事让人给揍了?”他不错眼地看着老酒鬼身上的绷带。他至今还记得骷髅一样的老酒鬼躺在沙滩上,浑身是被黑键跟暗礁撕出的可怖的伤口,白骨森然可见。也只有这老小子才能活下来吧,换做是常人,任何一个创口都足够他死上十回!

  “啧这不是碰到了预言之子吗,”老酒鬼嬉皮笑脸,“于是就留在那教书育人。”

  “你还真信老马头的鬼话?”奎格芬啐了一声,“你不会是欠了巴兰杜克家的酒钱吧?”

  “你居然知道巴兰杜克家族?”老酒鬼惊讶,随后释然,十年前那桩灭门惨案帝国并没有花心思遮掩——针对巴兰杜克家族的锋芒隐藏在清扫潘德遗民的行动当中,当老巴兰杜克只是以为要被帝国人扫地出门时,门外已经站着杀气腾腾的暗影军团的士兵了。普通民众可能还不知所以然,但眼前这位何许人也?他是潘德大陆不世出的商人,纵横商场就如同全盛时期的老酒鬼纵横战场一般。他手中的情报网早已经渗透了潘德的每个角落。扬维克朔的维迪斯早上打个喷嚏,奎格芬下午就能颠覆菲尔兹威联邦的药材市场!帝国人的这点小动作,怎么可能瞒得住他?

  “我当然知道!”奎格芬一脸鄙夷,却没追问下去——他对马迪甘的疯言疯语向来嗤之以鼻。他把那枚龙泪宝石交给身边的女武士:“爱丽丝,烧一桶热水,把宝石研磨成粉,倒进去。”

  “是。”女武士领命,正要转身,老酒鬼突然探手,拈走了龙泪宝石。“不用啦,小姑娘受了伤就该好好休养,别干这些糙活。”老酒鬼懒懒地说,“我还没有瘫痪在床呢。”

  奎格芬沉默半晌,轻笑:“手法不错。”随便伸手就能摘走爱丽丝手中的宝石?他的贴身侍卫可不是泛泛之辈啊!老酒鬼虽然身受重伤,可他还是那位列半神的喧闹者阿拉里克,不着行迹地便取走一位探险英雄手中的龙泪,这份手法着实是羚羊挂角,令人赞叹不已。

  “并无大碍。”女武士说着伸手就来抢,老酒鬼倒是有心再逗弄一番,然而他的身体状况应付一个探险英雄实在是有心无力,才刚有所动作就被爱丽丝摁在了床上,他眼看着宝石就要易主,故技重施,右手如同水蛇一般灵滑地一探,就消失在爱丽丝视野的死角,而后轻而易举地叼走了她的面甲。爱丽丝如同被烫到一般猛然回缩,紧紧地捂住了脸,但是老酒鬼已经看清了她脸上大块大块的淤青和青肿的眼角。“怎么回事?”老酒鬼看了一眼,低头把面甲递了回去。爱丽丝没接,退后几步,站到奎格芬身旁,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奎格芬叹了口气:“前几天在新加尔跟拉蒙换诺多奴隶,那家伙狮子大开口,我没答应。老小子就说咱俩换个方式,贴身侍卫打一架分输赢。我琢磨着他那几个侍卫我都是摸过底的,不是爱丽丝的对手。结果他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个女保镖,双方打了个平手。”

  “不,是我输了。”爱丽丝平静地说,“我当时穿着是一套重铠,那个保镖却是身着常服,以赤手空拳对我的双剑。”

  “可以这么说吧,”奎格芬唏嘘不已,“分出胜负之前,爱丽丝那套米兰式锻钢铠已经被锤得彻底变形报废,那个婆娘真是天生神力!不知道拉蒙从哪个大陆挖来的这么一头母猩猩。”

  爱丽丝出去烧水了,老酒鬼把手中的面甲搁置一旁,随口说道:“这个女娃娃实力不错啊。”

  “那可不,她可是满分通过瑞恩的探险英雄考评的。”

  “这么厉害?”老酒鬼动容,“怎么会跟随你的?”

  “她父母被仇家所杀,我帮她找到了仇家。”奎格芬回答得言简意赅,事实上以他的情报网,这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值得夸耀。

  “如果不是她,你肯定会在拉蒙手下吃一个大亏。”老酒鬼将话题扯到了那场交易上,“结果如何?”

  “不输不赢,各退一步。当然我跟他心里都明白是我输了。”奎格芬说,“拉蒙把诺多奴隶交托到拉里亚拍卖,就看今晚我能不能抢下了。”

  “以你的财力肯定是没问题的。”

  “可拉蒙也是这样想的。”

  老酒鬼一怔,随后同情地看着奎格芬:“说吧,几千万?”

  奎格芬深吸了一口气,泛白的八字胡似乎因为不堪重负耷拉下来。“一个诺多贵族,两个女游侠。他直接起价一千五百万第纳尔。呵呵,这老小子分明是故意的。拉里亚中除了我之外,谁能拿出那么多钱?”

  老酒鬼罕有地没有继续嘲笑下去,显然知道这个数字的分量。哪怕是最富有的萨里昂公国,一千五百万也不是小数字。他只是无言地伸手拍了拍奎格芬的肩膀:“你这是何必呢?”

  奎格芬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眼中泛起傲色:“因为我是奎格芬啊,潘德奎格芬。”

  潘德·奎格芬,这个名字在潘德年间就如同经天的流星一般耀眼,原因无他,就是他是潘德商人总会最后一任会长,也是萨里昂商人公会第一任会长,萨里昂商人那股锱铢必较的无赖劲儿正是源于这位庶出的潘德皇子。他在血色天灾中幸免于难,并以通天的财力支撑着摇摇欲坠的潘德帝国。在奥萨·索伦入侵后,他并未以潘德皇室的名头举起称王的大旗,反而向阿尔弗雷德公爵效忠,并以他的金钱帝国辅佐萨里昂开国君主惊艳的军事才能,终于成功地将奥萨·索伦扩张的锋芒镇压在了卡林德恩堡。凡斯凯瑞人大规模迁入菲尔兹威已成定局后,奎格芬说服阿尔弗雷德王壮士断腕,而后远赴西海岸,跟那帮茹毛饮血的海贼们敲定了一系列的贸易条约。阿尔弗雷德王随后又慷慨地册封了一大批贵族,拱手送出西海岸三重镇的封地让那些曾经的强盗,新晋的贵族们去管理,以日后可预见的独立为代价,抑制了凡斯凯瑞人进一步向内陆侵略的欲望。再然后便是开国君王驾崩,继位的乌尔里克二世眼红于奎格芬足以敌国的财富,然而在他动手之前,掌控着萨里昂经济命脉的奎格芬已经主动放手,四处云游去了。反倒是乌尔里克二世为了处理奎格芬天文数字的资产而焦头烂额,直到乌尔里克三世即位,那笔资产才消化殆尽。然而商人在哪都是商人,一系列机缘巧合之下,他获得了诺多精灵的贸易许可。老酒鬼就是在这个时间段结识了奎格芬。他当然知道奎格芬不惜动用重金拍下这三个诺多奴隶的目的,在他早年跟诺多签订的贸易条约中,有一项便是要他不遗余力地搭救任何不幸落入敌手的诺多人。

  只不过就老酒鬼所知,以奎格芬目前在诺多的地位,救不出来无非也就招人非议几句。但他依然履行条约,真真切切地做到了不遗余力。在外人看来难免有些讨好诺多人的嫌疑,但老酒鬼对自己的这位挚友实在是太了解了,讨好诺多人?奎格芬只是在一丝不苟地完成当初条约上的内容。为什么他能在那段动荡的岁月中如鱼得水?就是因为这份锱铢必较的商人天性对他自己也是分外严苛。不然阿尔弗雷德王会如此放心地将整个王国的经济交给他打理?

  “你可真是……”老酒鬼还想再安慰几句,奎格芬已经拍掉了他的手:“你觉得我真的会乖乖割出一千五百万?”

  老酒鬼反应极快,一拍大腿:“我草你不会是想交易结束以后抢人吧!这样还能白赚一笔赔偿金,拉蒙难道不会怀疑到你头上吗?”

  “如果是一个人类去抢,那我肯定就是嫌疑人了。可这里是拉里亚,东边就是诺多精灵的老家。有个身手高强的诺多游侠潜入城里救走同胞应该合情合理吧?”奎格芬微笑,八字胡重又神气活现地翘了起来。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