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十六章 里泰迪兰

第十六章 里泰迪兰

  埃修没在蓝泽尔酒馆待很久,当以萨拉曼为首的佣兵们开始拼酒以后,他就走出了酒馆。一般来说这个时间点活跃的只有酗酒的酒徒、值班的士兵、挑灯的学究,埃修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类人,但他的作息确实要比常人要晚很多。毫无睡意的埃修在拉里亚街头漫步,月光清亮亮清凉凉,像是水波温柔地漫过了大街小巷,房檐的影子如同水草一般交错纵横。埃修在雅诺斯湿热的角斗场生活了十年,不曾领略过这样的风景。

  前方巷子突然转出一人,一身黑衣,行色匆匆慌不择路,脚步却是蜻蜓点水一般轻盈而悄无声息,仿佛是拐角处骤然飘出的鬼魂。埃修跟他撞了个满怀,而后就感受到一股毒蛇一般的森然杀机迎面而来!

  一柄匕首在对方手中翻出,在月光下泛出剧毒的青蓝色,不知在刃口上喂了多烈的毒药。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近,埃修只看到对方抬手翻腕,匕尖就已经顶到了他的胸膛,只要再往前一送,刀锋便会刺破皮肤送入毒药。情急之下埃修抽身后退,匕尖如影随形,居然抵着埃修的胸口一同跟他向后滑去。但是埃修已经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他折臂翻掌,精准地扣住了对方的手腕,同时阴险地朝对方小腹撩出一脚。然而撩到一半就被对方踩回,埃修耳边听得“噌”一声,一个扭腰,刻不容缓地避过了对方以牙还牙的一脚。“呲啦”,那是鞋尖的利刃割开布料的声音——是个高手!埃修瞬间做出了判断。一寸短一寸险,对手在“短险”二字的造诣上相当老辣,一个照面下来,埃修居然是在贴身短打上被他层出不穷的阴招所压制。

  黑衣人也吃了一惊,显然是没料到这撞上的路人能够连续避开他的杀招,甚至还存了反击的余地。分明自己只要臂力再往前一吐就能将匕首送进对方的胸膛,但手腕却仿佛被猛虎咬住,连带着整条右臂都是动弹不得。这是何等的怪力!急于脱困的黑衣人腾出左手一拳捣过去,埃修猛然施压,将他的右臂往左一扯。牵一发而动全身,黑衣人身子情不自禁地一弯,这一拳擦着埃修的脸落空,反倒再被埃修扣住。于是他的两臂便交叉受制,无论如何发力都无法逃脱对方的手掌。

  黑衣人咬牙,提腿膝撞!然而埃修的动作还要快上半分!他的膝盖才顶出一半就被无奈地压回。在这短暂的失去平衡的瞬间,埃修再度施压,两人的身子再度矮了一截,已是半跪在地。就是现在!黑衣人握着匕首的五指灵活地舒张开来,匕首在掌心翻转,毒牙一般弹向埃修。

  原来如此,膝撞只是障眼法吗……埃修没有漏过那柄匕首,对方这一手弹指的功夫固然了得,但是力道就差强人意了。最多只能打人一个出其不意,但很可惜他遇到了埃修,一个无论何时都沉稳如同磐石的男人。这样的人往往是刺客的天敌,因为刺客所有出其不意的手段都会被对方冷静地化解。埃修有些顾忌匕首上的剧毒,偏头闪开飞旋的刀刃,而后张口叼住了刀柄。看似惊险,但只有交手的双方才知道埃修是如何的轻描淡写。

  黑衣人近乎绝望,唯一能够脱困的小手段也被对方轻易化解,自视甚高的他在这一刻信心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不成功便成仁!决不能落在潘德人手里!他正要咬舌自尽,埃修却突然松开了手,敏捷地后跳。

  “呼”一柄沉重的巨剑带着风声从天而降,劈在两人之间,若不是埃修及时抽身,怕是要被那蒙面女剑士手中的巨剑一分为二。但是来人的攻势并未就此告终,一击不中,便从腰间抽出了一柄细长的护手剑,朝着埃修刺去。埃修接连三个后跳,居然无法逃离对方绵延如水的剑势。

  “铛”埃修吐出嘴里的匕首,撞在对方递来的剑尖上,而后掐着对方攻势受阻的这一瞬间再度一个后跳拉开空间,而后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

  “……”女剑士显然也是被埃修这般洒脱的逃跑姿态给震住了,“不是追兵吗?”她问。

  黑衣人显然明白她是误会了什么,苦笑了一下:“路人而已。带我去见你主子,人已经救出来了。”

  “主人,他回来了。”

  正在端详一副油画的奎格芬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报酬减半。”

  黑衣人咬着牙没吭声,显然是一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这是他们之前谈妥的条约,他若是能自行逃出生天,重金相赠;可若是要让奎格芬出手搭救,报酬减半不说,他还得给奎格芬担任一个月的马夫。就算埃修只是一个横空杀出的路人,可他被逼入绝境已是不争的事实,他的傲气不容许他辩解。更何况还是他出手在先,却被后发制人。

  听完爱丽丝的报告,奎格芬转身过来,嗤笑道:“被一个路人给制服了?里泰迪兰·阿拉密尔,你可真有本事!”

  里泰迪兰猛然掀下了自己的头罩,双目喷火地盯着奎格芬:“我已不再拥有那个姓氏。”他的瞳孔居然是翡翠一般纯粹的碧绿色!潘德大陆上绝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类有这般仿佛是在森林中晕染出来的瞳色。这是生活在东部大森林的诺多精灵的特权,也是他们唯一能跟人类区分开来的种族特征。

  “请不要出言不逊。”爱丽丝长剑已经横在了里泰迪兰的喉间,冰冷的剑身平贴着他的喉结,让里泰迪兰意识到了自己目前寄人篱下的处境,气焰顿时后继无力。奎格芬不以为意,只是笑笑:“被迫抛弃了姓氏吗?你这个被驱逐者还是当得挺合格的。”

  里泰迪兰的眼中浮现出屈辱,奎格芬一字一句都毫不留情地敲在他心底最深的那根刺上。但他并不后悔失手杀了族长最喜爱的小侄子,哪怕因此被震怒的******迪尔流放,但代价是惨痛的,******迪尔毫不犹豫地剥夺了他的姓氏——诺多精灵万年荣耀的寄托,每一个失去姓氏的诺多精灵此生都会被打上耻辱的烙印。但事实如此,他所能做的,就是沉默地走到墙角,迅速地进入了仆从的角色。

  “******迪尔……真是让人讨厌啊。”老酒鬼从侧室走了出来,脸色明显地好了不少。他念叨着这个名字,不胜感慨。

  “你要去艾拉克莱吗?”奎格芬问他。

  “不去!去了干嘛?让他拿着精灵弯刀再砍我八条街?我还没活够呢。”老酒鬼翻着白眼。

  “她还是单身。”奎格芬说,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将老酒鬼噎住了。他沉默半晌,脸上再没有那么玩世不恭的表情。“哦。”到最后,他也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