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二十一章 风林火山(上)

第二十一章 风林火山(上)

  提图斯勃然大怒,然而他并没有发作的空间,几个膀大腰圆的卫兵已经走了上来,伸手就要擒拿,丝毫没顾忌他帝国将军的身份。很快,提图斯就被麻绳捆绑着扔到了一边,嘴里塞着一块不知从哪撕下来的破布,呜呜有声,恶毒的咒骂尽数倾注到了他喷火的眼神中。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跟这位年轻的军团长撕破脸皮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事实上,帝国的大贵族中,没跟他撕破脸皮的还真是凤毛麟角,实在是这位帝国三杰之一不会做人,贵族的出身,市侩的脾性,无赖的行为,残虐的性格,注定了他在社交方面的四面楚歌。

  安东尼厄斯长出一口气,开始凝神推演战局,布伦努斯公爵不愧是以侵略性著称的名将,哪怕只是陈兵北岸,安东尼厄斯也觉得对方的剑尖时刻指在自己的鼻子上。他所能凭依的就是塞布桥这处战略要地。同时年轻的军团长有些庆幸,父亲所料果然没错,来的人果然是擅长奔袭的布伦努斯公爵,只有这头雄狮才会对帝国大军的后方造成致命的威胁。而只有塞布桥才会成为这头雄狮的忌惮的天险,若是来的人换做是萨里昂三公中其他的两位,塞布桥充其量只是一处交通要道而已。

  细密地推演之后,安东尼厄斯长出一口气,他不敢夸口自己能够阻拦雄狮的脚步,但至少可以拖住布伦努斯公爵三天的时间。三天,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虽然不能左右一场战役的走向,但是却可以为胜利累积下足够的优势!

  只是,光是我这里坚持三天还不够啊……安东尼厄斯的掌心满是汗水,关键是,父亲,你所要坚持的,不只是三天啊……

  “三天。”莫里斯将计算尺扔在地图上,焦躁地说,“安东尼厄斯的阵型明显是专门针对我们的!骑兵根本无法在桥面上展开,只能靠步兵推进,在南岸凿出一道口子,骑兵才有冲锋空间。”

  凯伊铁青着脸,三天,这意味着他们就算强行突破了塞布桥,帝国也已经从达夏人的纠缠腾出手来,准备好好招待一下这位不速之客了。“等?”凯伊几乎是从牙缝间挤出了这个字。“艾尔夫万公爵大人正在向卡林德恩堡进军,只能期待他来破解僵局了。”

  “不等。”雄浑的声音自营帐外传来。“即刻进攻。”与此同时帘子被揭开,一个魁梧的男人走了进来,头发花白,眉目却依然保持着年轻人的英挺。他俯视着战术沙盘,对岸的帝国军试图用成规模的枪兵配合盾兵守住桥头,只要弩手射住阵脚,这片防线就固若金汤——至少面对他是这样。针对意图昭然若揭,就是捏准了骑兵在桥上无法展开的痛脚。很有效的战术,但是,太多余。

  确实行之有效,掐死了骑兵的弱点;但也确实多余,因为他是布伦努斯公爵,阿芬多尔的雄狮。

  雄狮会被荆棘地挡住吗?绝不!

  “传令,火狮子大队全体下马,编入前锋步兵;血狮子大队准备一线冲锋。”他赫然把最精锐的两队狮骑士放入了前锋阵容!而后他才看着凯伊,冷冷地说:“战术意识还是单调。只有在马上才能发挥战斗力的骑士,都该滚去当骑兵!”

  “是!”凯伊惭愧,领命出去。莫里斯不安地看着父亲:“不宣而战,这会打击到您的声誉的。”

  “战争无关荣誉,只有胜败。”布伦努斯公爵直视着自己的小儿子,“这是你的第一课。”

  “是,父亲。”

  “下面让战士们教给你第二课。”布伦努斯走出营帐,阳光在他银白色的重铠上反射出夺目的光芒,骑士们向这位萨里昂的名将行注目礼。他高举手臂,沉雄地咆哮着:“告诉小莫里斯!敌人是什么?”

  萨里昂最精锐的狮骑士大吼:“碾碎就行了!”

  这一刻,声浪炽烈如焰。

  卡林德恩堡前是一块平原,自奥萨·索伦与阿尔弗雷德大公在此进行的那场旷古烁今的战役以来,帝国与萨里昂共在这块平原上进行了一百三十八次会战!双方的鲜血早已浸透了这片不大的土地,两国这些年所失去的战士,足以在肥沃的中央平原上插满白色的十字架。

  一支将近万人的部队缓缓行进着,骑兵开路,步兵护住两翼,沉重的攻城武器被小心翼翼地保护在中军,间或有轻骑兵出入阵列,如同勘探的工蜂反馈即时的情报。

  与准备长途奔袭帝国大军后方的布伦努斯公爵不同,这支军队将攻取卡林德恩堡,必要时甚至可以直插伊索斯。艾尔夫万公爵是这支部队的总统帅,老谋深算,治军有度,论攻城略地,萨里昂无人能出其右。

  艾尔夫万公爵骑在马上,轻轻地咳嗽着,他正在低头翻看一副帝国的地势图。他戴着一副考究的金丝眼镜,哪怕整个人包裹在沉重的铠甲中,他也更像一位随军的贵族学者,而不是万人大军的统帅。

  公爵的手指轻轻落在卡林德恩堡上,而后在泛黄的图纸上划拉出一道平滑的直线,在伊索斯之前驻足,围绕着这块全潘德最丰饶的土地打了个圈。他毫不怀疑自己能否连下帝国两块领地,其中之一还是创世女神教派的据点。帝国人的军队已经开进了达夏的荒漠,短时间内绝无回援的可能,哪怕城防依旧坚固,但是在艾尔夫万公爵看来,没有将领驻防的城池,与玉体横陈的少女一样软弱与诱人。

  同时艾尔夫万公爵也很好奇,帝国人并不缺少战术头脑,他们必然会留下一个足以坐镇帝国的帅才来应对磨刀霍霍的萨里昂。是那位获得了圣墓守卫者效忠的贾斯特斯执政官?亦或者是帝国精锐步兵云集的利维尤斯执政官?还是说……艾尔夫万公爵眼睛眯了起来,冷光自水晶镜片中折射而出。他已经看到了卡林德恩堡上高举的旗帜,惨绿的绸布上纹着一只阴森森的夜枭,那是西多利厄斯将军的家徽。

  艾尔夫万公爵愉快地笑了起来,他能想象出远征归来的西多利厄斯看到自己的领地已然被划入萨里昂领土时的表情,可他笑容很快僵在了脸上,因为他看到了一支部队正从城门鱼贯而出,沉默、有序而迅速地在卡林德恩堡前摆好了阵型。这是一支三千余人的军队,却赫然做出了要跟万人大军正面交锋的姿态!当最后一队骑士高举着一杆并非夜枭旗的旗帜走出城门时,艾尔夫万公爵眼睛微微一缩,而后骤然爆发出神采。

  那是一面天蓝色的旗帜,底部是海浪一般的花纹,一艘巨舰正破浪而行,船体狰狞仿佛出水的海兽,随着旗帜在狂风中鼓荡,竟似要撞破绸布!顶部是一行漂亮却锋利的古帝国花体字,张扬缭乱如同刀剑交错。在推行新政的帝国中,能写出古帝国字的贵族寥寥无几,而能写得这么老道这么纯正的,有且只有这么一位!

  “执政官凯洛斯。”艾尔夫万公爵轻声念出了那行花体字,“久仰大名。”

  卡林德恩堡,凯洛斯执政官立于城头,隔着近千米的距离凝视着那招展的剑盾旗,知道那面旗下必然有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公爵,他脸上浮起笑意,从容而优雅,似乎完全没在意对方压倒性的人数优势,仿佛即将到来的并不是一场攸关帝国基业的决战,而是一场贵族的社交舞会,而他派出城的部队就像是一位被父亲挽着踏入上流社会,要努力学会跟眼神炽热的小伙子周旋的少女。

  “好了,奥古斯塔娜,你带两个暗影大队去伏击布伦努斯,合适的伏击地点我已经标注在地图上了。这里交给我跟斯科莱鲁就行。”凯洛斯对身后的奥古斯塔娜说。“来的既然是艾尔夫万,那么进逼塞布桥的自然是那头老狮子。”

  “安东尼守不住吗?”

  凯洛斯摇头:“换作是艾尔夫万,安东有能力据守塞布桥一天以上。可如果是布伦努斯的话,只需要三个小时,他就可以打穿塞布桥的守军。”他看着奥古斯塔娜,神情严肃。“别忘了,他是披挂着烈焰的雄狮!”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