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二十二章 风林火山(下)

第二十二章 风林火山(下)

  与此同时,艾尔夫万在深思熟虑过后,召来了基亚。

  “父亲,有什么吩咐吗?”基亚问,这位年轻的子爵蓄着蓬密的胡须,根根板结在一起,显然是没有细心地打理,使得他的表象年龄直追自己的父亲——实际上他也没有太多时间处理这嘴乱须,他在马里昂斯的大图书馆内蛰居了三年,终于将秩序女神法典翻阅完毕,便被父亲拉了出来参与到这场战役中。

  “听我口述,给布伦努斯公爵写一封信。内容如下,”艾尔夫万公爵缓缓挺直身体,直视着前方的卡林德恩堡,“我于卡林德恩堡遭遇凯洛斯,不得前行。”

  “就这些?”基亚唰唰写完,却没有等待到下文。

  “是的,布伦努斯会知道该怎么做的。去挑一位信得过的骑士,把信送出去!”

  基亚忍不住问:“父亲,凯洛斯属下不过三千人,为何要如此郑重其事地对待?”他在马上眺望着敌军的战线,无论长度还是厚度都远逊色于己方,虽然那严整的军容确实值得赞叹,但怎么可能抵挡万人大军的轮番冲击。

  艾尔夫万公爵反问:“你听说过‘风林火山’吗?”

  基亚微微一怔,不过他只是不曾有过行军打仗的经验而已,但在马里昂斯大图书馆的三年赋予了他广袤的知识,因此很快回答道:“这是潘德主流的四大战术风格,以及是在此风格中最为卓越的将领的称号。”

  艾尔夫万颔首:“不错,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潘德名将如云,各有所长。并不是说这四个称号就代表着潘德四大名将,而是对指挥官风格的概括——当然,他们自然是在这一领域的登峰造极者。”

  “父亲您的称号不就是‘徐如林’的吗?”基亚说。

  “不错,其他三位呢?”

  基亚皱眉,他也只是在前些年的家族舞会上偶然得知了父亲这么一个称号,当时来客用相当谄媚的语气说公爵大人治军有方,让年轻的男爵很是反胃了一阵子。见基亚没回答,艾尔夫万公爵则是说了下去:“疾如风,说的是菲尔兹威人的首领之一,‘快马’比约恩,极其擅长运动战,不管是在瑞文斯顿王国的雪地,还是达夏的荒漠中,他的部队都保持着强悍的机动性。”

  “徐如林,是我,指我治军稳重,步步为营。”艾尔夫万公爵简略地说,但是任何跟他交过手的潘德名将都知道,凡是被艾尔夫万“步步为营”的地方,除非投入大量兵力,不然根本抢不回来。艾尔夫万的步步为营,强硬得像是一片扎根百米深的树林。

  “侵略如火,你也该有所耳闻,布伦努斯公爵已经淋漓尽致地展露了这四个字。”说到这里,艾尔夫万耸了耸肩,“不管是在军事上,还是在政治上。”

  “而不动如山,就是给我今天的对手,凯洛斯阁下的。”艾尔夫万公爵轻轻一叹,用上了敬称,随后说出的一句话让基亚无比震惊:“既是用来形容他的风格,也是用来形容他的胜利,不可撼动!”

  纵观潘德,执政官凯洛斯都当得起“传奇”二字,不仅仅是因为他而立之年就成为了帝国最年轻的执政官,同时身兼暗影骑士团的大团长,而且还因为他几乎震主的胜绩——领军以来数百场小战大战恶战血战死战,凯洛斯无一败绩!他战术风格稳健,却又不失咄咄逼人的压迫力,如同一座向前推移的山岳。任何跟他对阵过的人都有一种无力感,他们当中不乏进攻性不输于布伦努斯公爵的悍将,也存在以防守能力著称潘德的老将,但是无一例外地,他们的阵线都会被那渊渟岳峙的暗影铁蹄踏平。艾尔夫万公爵跟帝国人作战十余年,同凯洛斯执政官交锋八次,五次小负,一次平局,一次惨败。萨里昂三公都不曾在他身上讨到过一丝便宜,他们曾经数次地钻研凯洛斯执政官的战术,却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以山岳为脊梁的男人,他麾下的部队也以山岳为精气神,想要击败凯洛斯,优势兵力举足轻重,只有蛮横的力量才能敲断一人的脊梁。

  帝国人看来是对自己的这位执政官抱有近乎盲目的信心啊……艾尔夫万公爵想,他做了个前进的手势,万人大军开始缓缓向前。斯科莱鲁看着如同潮水漫上来的萨里昂军队,神情冷冽。

  山岳从不动容。

  卡林德恩平原上,帝国与萨里昂间第一百三十九次会战一触即发。

  “萨里昂似乎是打定主意要跟帝国来一场不道义的不宣而战了,乌尔里克莫非是想趁这个机会打痛帝国?”奎格芬逗弄着手上的猎隼,喂了一大块生肉。他从马车上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凝视着远方的地平线,试图找出一丝起伏的弧度,然而举目所及之处,地势平坦如同无波的水面,奎格芬很快就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他苦笑着坐回去,对老酒鬼说:“难怪诺多人从来都不会大规模地进犯东部草原,他们的箭雨还没有泼洒几波,一排骑枪就杀过来了。”

  老酒鬼干巴巴地笑了一声:“有凯洛斯在,帝国就算在双头作战中吃了点亏,也不会伤筋动骨。”

  奎格芬若有所思:“凯洛斯确实有这个能力,但我听说这位执政官在政坛上很狼狈啊。”

  “他当然狼狈,马略要建立一个新帝国,首先就要根除自巴可斯帝国带来的陋习风气,清缴拜蛇教是其中之一,而继承了古帝国‘刻板迂腐’的光荣传统的暗影骑士团也是要打压的对象。他们不忠于马略,只忠于古帝国。马略怎么可能容忍在自己的统治下有着这么一帮强悍却又桀骜不服管教的战力存在,而凯洛斯又是暗影的大团长,这些年对马略新政的态度也很暧昧,不打压他打压谁?”老酒鬼很不客气地说。“若不是他的军事才能无人可及,他早就********了。”

  “话是这么说,可我总觉得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奎格芬沉吟着。

  “他有理由不在意,因为马略中了拜蛇教的诅咒,活不长久,他的新政只能交给下一任的皇帝——但是很可惜,三大执政官中,明确支持马略的只有贾斯特斯。利维尤斯曾经是德莫西斯·奥古斯塔的心腹,多半不能指望他配合。凯洛斯态度暧昧,甚至隐隐在对拜蛇教放任自流。我在帝国那十年,听到最多的就是塞兹那里拜蛇教又出来活动之类之类的。”

  奎格芬正想接话,怀里的猎隼突然躁动起来,直窜入云,一阵短促的嘶鸣之后,猎隼急降,爪里还捉着一只硕大的乌鸦,身体已经被利爪撕了开来,猩红色的眼睛却依然保留着生前的凶暴。而猎隼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翅根被扯下了一大块肉,短时间内已经无法再度飞翔了。

  奎格芬脸色一变:“是异端豢养的灾厄鸦,看起来是冲着你吃掉的那块龙泪来的。”

  “你搞定?”老酒鬼轻描淡写的反应差点没让奎格芬吐出一口老血。“说得倒是轻巧。要不要我把你交出去让他们将你开膛剖腹?”他有些气急败坏。

  “身后一里,五骑。”正在赶车的爱丽丝打断了两人的争执。拉车的骏马虽然是奎格芬喜爱的神骏,但脚力比起死亡骑士战马还要逊色三分,在这片平原上甩脱追击的死亡骑士显然不现实。老酒鬼跟奎格芬对视一眼,前者摇摇头:“我现在跟常人无异,别指望我。”

  奎格芬啐了一声:“指望你做什么?我已经安排好了,他们不敢上前的。”

  老酒鬼神色一动,正想开口,东边已经传来急雨般的马蹄声,一队骑兵出现在他的视野中,胯下清一色雄健的骏马,手中把持着两米长的骑枪。他们的骑术相当了得,一个穿插变向就完成了对死亡骑士们的包围,手中长达两米的骑枪平举向前,威胁的意味相当明显。枪林环绕下死亡骑士退缩了,他们只有五人,根本无法同一队成建制的迦图骑兵相抗衡。为首的死亡骑士举起双手,刚想说些什么,迦图骑兵们一声唿哨,赫然是发动了冲锋!

  枪林穿梭而过,五名死亡骑士甚至还没来得及拔剑,他们就已经成为了骑枪上挂着的尸体。

  “原来如此。”老酒鬼言简意赅,“了不起。”

  迦图跟诺多,可能是潘德大陆最排外的群体了,迦图时不时成立补奴大军深入诺多森林,也使得精灵们视他们为不共戴天的仇敌。讨好任何一方势必会得罪另一方,然而奎格芬却是两头通吃,如鱼得水。如此通天手段,确实当得起半神的一句“了不起”。

  “我可是迦图人的供粮大户啊,他们怎么可能舍得我死?”奎格芬捻着自己的小胡子,优哉游哉地翘起了二郎腿。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