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二十三章 一个不甘寂寞的牧师(上)

第二十三章 一个不甘寂寞的牧师(上)

  “我想跟您学习武技!”安森坚定地说,他跟埃修差不多年纪,脸上尚带着稚气,还未摆脱男孩的范畴,他在埃修面前撸起袖子,露出瘦弱的手臂,努力地绷起肱二头肌。埃修看着这个涨得满脸通红的大男孩,叹了口气,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从地痞手中救出这个牛皮糖了。

  埃修的叹气声让安森有些尴尬,显然他也知道自己的死缠烂打让双方都很为难,但安森依然鼓足了勇气重复了一遍:“我想跟您学习武技!”

  “为什么?”埃修揉着自己的眉心,酒吧里洋溢的酒气让他有些头疼。

  安森看到了一丝曙光,高声应道:“我想当一个骑士!我不想在修道院里浑浑噩噩地度过这一生!”

  “骑士……”埃修问,“你姓什么?哪里的贵族?”

  安森有些腼腆地挠了挠头:“我父亲是拉里亚的平民商人。但是我知道骑士精神!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诚实、公正、灵魂!”他如数家珍,脸上泛出激动的红晕,似乎骑士的八美德已经加诸其身。

  “你还没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埃修说,“为什么要跟我学习武技?”

  “因为我想当一个骑士!而您一看就是那种有强大武艺傍身的勇士!”安森说,看起来那六个被埃修在一分钟内放倒的地痞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仅此而已?”埃修淡淡地说,他依然面无表情,但是眼底放射出冷光。安森打了个寒颤,如坠冰窟,满腔的热血在埃修冰冷的目光下渐渐冷却。“你从我这里学会了武技,那你如何成为一个骑士?”

  “这……”安森愣住了,他不止一次地幻想着自己成为骑士以后的英姿:披亮银的甲,胯下是高头大马。少女向他飞来羞涩却火热的吻;贵妇人将风情万种的微笑掩藏在小小的折扇下,差人送来缠绵悱恻的情书。布伦努斯公爵会在他的锋芒前退却,凯洛斯执政官的不败伟业也会被他所终结,安森骑士的英名将震慑整个潘德!安森已经为自己的骑士事业提前授勋,却唯独遗漏了他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这个苍白的现实。看着这个大男孩愕然也茫然的脸,埃修想起了那个死在欧鲁巴手中的杰诺,两人年纪相仿,一样憧憬着光辉万丈的未来,然而杰诺的死亡却成为了欧鲁巴血腥战绩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他被欧鲁巴踩断脖子前甚至还抱着见到偶像的巨大惊喜——杰诺之前还亲口对埃修说:“我一定要活着看到欧鲁巴大人!”

  可是他死了,尸体躺在雅诺斯角斗场干燥的沙地上,天空在他的瞳孔中呈现死寂的暗蓝色,他再也不能说话不能笑不能冲着埃修挤眉弄眼。原来生命在潘德是最廉价的东西,是刀剑巧取豪夺的累赘,是战争与野心的陪葬品。

  埃修深吸一口气,平复了激荡的心情,他盯着安森:“告诉你,所有的骑士,都是在战火中铸就的!潘德的骑士,从来都只存在一个美德,那就是,”埃修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杀戮!”

  “告诉我安森,你,存在杀戮的美德吗?”埃修冷冷地发问。“还是你只是骑士小说看太多了?”

  “不是这样的!”出人意料地,安森愤怒地顶撞埃修,他低吼着,像一头发怒的牛犊,“骑士绝不该成为战争的工具!以杀戮为生的骑士,不是真正的骑士!”

  “那你告诉我,真正的骑士该以什么为生?”埃修反问,“是那可笑的八美德?”

  “八美德不可笑!”安森咆哮。

  “很可笑。”埃修不为安森的情绪所动,“骑士精神这个名词最早出现在马迪甘的骑士小说中,改编自狮鹫骑士团的守则。作为潘德史上最有名的吟游诗人的早期作品,在马迪甘生前一直无人问津。直到他因为那篇禁忌的长诗《预言实现》而名动天下,连带着那些骑士小说也重新焕发生机。虽然他最后被处以火刑,但是他的文字流传至今,经久不衰。”他看了激动的安森一眼,“你似乎把他的骑士八部曲全读完了。”

  安森傻眼,他没想到埃修居然会对骑士精神的来历了如指掌。“平心而论,八部曲确实开创了骑士小说的先河,光是很多骑士都把其中提及的八美德奉为至高准则这一点,就无可超越。可是,”埃修想起了老酒鬼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他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马迪甘一个写小说的,他说的话你都信?”

  “你你你……你这什么歪理?”安森这话说得有些中气不足,他无从反驳埃修,因为埃修所陈述的基本都是客观事实,冰山一般矗立着,不再是他凭着一厢情愿的梦想就能够翻越过去的。

  埃修宽容地笑了笑:“你可以自己去求证。你不是想学武技吗?行啊,明天早上五点,城门见。”

  凌晨时分,新生的白昼迫不及待地推搡着垂死的黑夜,在天空中交织成蒙蒙的灰色。内海的涛声随着轻风洗过马里昂斯,像是万千书卷哗啦啦地翻动,老城有规律地吐息着,渐渐生机鼓荡。埃修靠着城墙根,微闭着眼,似乎是在感受这座城市浩瀚的呼吸。他全副武装,链甲上还挂着露珠,那柄死亡骑士长剑被插在一个廉价的剑鞘中,使得埃修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在等活干的佣兵。一个刚刚换下岗的卫兵看到了埃修,打趣道:“嘿,哥们,公爵大人几天前就已经出城了,想自荐的话,你该去边境碰碰运气!”

  埃修礼貌地微笑回应:“等人。”

  “对不起。”安森站在埃修面前说。

  “你迟到了一个半小时。”埃修睁开眼睛,没有安森预想中那般大发雷霆,“现在是六点半。”

  “五点钟我起不来。”安森嘟囔着说,然而埃修的下一句话直击要害:“就这德性还想当骑士啊?你是哪地方的贵族老爷?”

  “……”安森不说话,他突然意识到眼前答应要教他武技的男人跟他以前所见过的所有士兵教官都不一样,他不大声吼叫,也不挥舞鞭子,语气沉静,他没有营造声势,却不怒自威。他也不是那种脑袋里也长着肌肉疙瘩的武夫,安森满以为昨天自己的死缠烂打会收获一顿痛打,但埃修只是驳斥了他的骑士梦,然后答应教他武技,虽然约定的时间早得有些夸张……

  “我们学什么?”安森有些跃跃欲试,活了十八年,他是头一次感到自己离憧憬的男子汉的事业如此之近!

  “学什么?”埃修想了想,“沿着城墙,绕马里昂斯跑一圈先。”

  “什么?”安森声音拔高,他看着马里昂斯雄伟的城墙,回想起《马里昂斯地方志》声情并茂的开场白:占地近六十平方公里马里昂斯是全潘德的文化明珠……“六十平方公里”六个大字摊在安森的脑海中,一笔一划仿佛都在虬结着肌肉。“跑步?不是说要学武技吗?”

  埃修看了他一眼,把手中的剑递了过去:“平举五分钟,我们就绕过体能训练。”

  安森坚持了三十秒就败下阵来,他倒也识趣,准备动身。“慢着,”埃修喊住了他,“做一下准备活动。”

  于是就在清晨,两个年轻人在马里昂斯城门前做起了深蹲,蛙跳,过往的行人都纷纷向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就连卫兵都有些为之侧目,安森哪经历过这种阵仗,不禁涨红了脸。他看了眼神色如常的埃修,咬牙坚持着。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