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二十四章 一个不甘寂寞的牧师(下)

第二十四章 一个不甘寂寞的牧师(下)

  “活动开了,就可以开始了。”安森终于听到埃修说了这么一句,他如蒙大赦,没命地跑起来,只想快些逃离这片是非之地。然而埃修的声音依然如影随形:“你跑这么快,不到三百米就没力气了,靠走吗?慢跑,步伐幅度要保持一致。”

  啰嗦!安森差点没发作,但他又把那句话咽回去了,因为埃修已经跑到了他的前面,披挂着甲胄,那柄沉甸甸的剑就背在埃修身后。“你为什么也跑?”安森问。

  “就你那点体能,我不跟着你只怕到了正午你还指不定瘫在哪个城墙根呢。”埃修说。

  “你是哪里人?”埃修每次开口都一针见血,直击安森的要害,他索性转移了话题,问道。

  “我应该算是……帝国人吧?”埃修已经学会了掩饰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的死囚身份,不过他的语气有些踌躇,毕竟巴兰杜克家族已在帝国除名多年,而死囚是不享受帝国公民权的,因此严格说来他帝国人的身份还有待商榷。不过安森没去在意这些,他眼睛一亮:“你也是帝国人?”

  “也?你父亲不是拉里亚的商人吗?”

  “我父亲其实是创世女神的虔诚信徒。我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了伊索斯,在那里的修道院长大。”安森说,“不过我不想当一个牧师!我要当一个、一个!咳咳咳!”他大声地咳嗽起来,痛苦地捂着小腹。

  “你岔气了,我的骑士先生。”埃修揶揄道。

  晨练结束,日头已高,安森软倒在墙根的阴影处,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滩烂泥糊上去。他只觉得四肢都不是自己的了,每块肌肉都在因为脱力而痉挛,他长这么大,所干过的最苦的活计也就是帮修道院院长搬他的藏书,哪像现在全身汗流浃背?

  “你体质好虚。”埃修靠着安森坐下,几乎累垮安森的运动量,只是让他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安森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他已经连抬动舌头的力气都没有了。而埃修随后的一句话更是让他的脸陡然失去了血色:“依你的体质,还得锻炼上三个月才有资格学习最基础的武技。怎么样?”埃修斜眼看安森,“继续?”

  继续吗?安森有些恍惚,平心而论,他觉得这样的体能训练着实无聊而又累人,他怀抱着骑士梦出走伊索斯,是要成为潘德最有名的骑士的!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要迎接多姿多彩的骑士生涯!安森的一厢情愿甚至让他忽视了自己羸弱的体质,他以为自己已经随时准备好骑士的旗帜,却不知道自己将一柄长剑平举三十秒都做不到!以热血为燃料的梦想是最冲动,最莽撞的,它不仅仅可以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人草率而义无反顾地投身到血与火为主题的潘德,还可以让不切实际的臆想看起来触手可及——哪怕它跟现实天壤之别。

  安森突然想逃避了,单纯地只是想逃避埃修口中痛苦枯燥的三个月,一定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成为骑士的!而埃修似乎是看穿了安森天真的想法,漫不经心地说:“我只是答应教你武技而已,你可以去当一个握不住剑的骑士,没人勉强你。”

  毫不留情的挤兑,握不住剑的骑士?大概在潘德没法生存三天吧?在潘德有这么一句流传很广的谚语:屠夫不会握刀,与羔羊何异?说到底,埃修的那句“杀戮是骑士唯一的美德”并没有说错,刀剑铸造出来就是为了杀戮。骑士握住了刀剑,便如同握住了杀伐果断的权柄,并以此捍卫他们的信念,至于是八美德亦或是其他更实在的东西,都无所谓。

  安森紧咬着嘴唇,目光如同喷火,他具有青春期的大男孩所该具备的所有特点:叛逆、自负,血气方刚。也许修道院的清修很大程度地压抑住了他的荷尔蒙,但是当他为了追逐梦想而投身到潘德的广袤天地时,他灵魂中桀骜的一面也开始蠢蠢欲动。逃避?这似乎并不在英勇的安森骑士考虑范畴内——不!从今天起,这个词在他的字典里被抹除了!“继续!”他低吼着说。

  “先吃饭,下午再说。你的底子太薄弱,我又不能一直把你带在身边冒险。”埃修说,起身进城。城门有一支商队正在接受盘查,埃修刚想绕路,就听到有人响亮地喊了一声:“恩公,你怎么在这?”埃修转过头,正看到萨拉曼正朝他大力挥手。安森一阵恶寒,不管怎样,看到一个中年大叔如此亲切地称呼年纪是他一半还不到的后辈,任谁都会觉得尴尬。可埃修跟萨拉曼全然没有这种自觉,埃修坦然接受了萨拉曼的称呼,同时诧异地问:“你们不是去萨里昂吗,怎么到了马里昂斯?”

  “还不是边境上掐了起来,”萨拉曼翻身下马,“帝国跟萨里昂围绕着卡林德恩堡打成一锅粥。就连拉里亚也进入了战备状态。杰弗里担心这一车货物被当成军事物资征用,而我则担心我的队伍也会被征用,却又没底气穿越火线,索性先到马里昂斯避避风头。”

  埃修点点头,表示理解。虽然说军队一般不会为难商队,但是如果双方打红了眼,那什么都会发生。暂避锋芒显然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萨拉曼你怎么还没搞定?我快饿死了!”杰弗里从车厢那里探出头来嚷嚷着,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萨拉曼身边的埃修,有些意外:“哦,你居然在这里。我还以为你已经到银湖镇了呢!”

  埃修没搭话,只是注视着杰弗里,几天不见,这位奸商憔悴了不少,虽然他努力地装出一副快活的模样,但是深陷的眼窝,眼中不时闪过的灰暗却明白无误地透露出他深受焦虑的折磨。杰弗里意味深长地看了埃修一眼,默默地把头缩了回去。萨拉曼叹了口气:“恩公你也看出来了?”

  埃修“嗯”了一声:“是因为战争的关系吗?”

  萨拉曼摇头,他好歹也在萨里昂混迹多年,自然知道萨里昂商人公会在战争时期包揽了全国的后勤,如此垄断力下牟取的暴利,使得萨里昂的商人对于战争甚至比职业军人还要趋之若鹜。这显然不是一个能让杰弗里这般老奸巨猾的商人焦虑至掩饰不住表情的原因。

  “恩公你吃了没?”萨拉曼转移了话题,“要不要一起进餐?”

  “可以。”埃修欣然同意。

  “这位是?”萨拉曼这才注意到站在一边的安森。

  “我是安森,是要……”安森挺直了胸膛,刚要介绍自己时,埃修轻飘飘地把话接了过去。

  “他是一个不甘寂寞的牧师。萨拉曼,帮我个忙,好好锤炼下这个小子的筋骨。”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