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三十三章 山之炎(四)

第三十三章 山之炎(四)

  潘德对于武者实力的定位相当模糊,毕竟不是以传奇志异为主旋律的骑士小说,骑士们再怎么刻苦锤炼自己的武技,将来也不会有孤身面对巨龙亦或是魔王的那一天。骑士们所要面对的,是上千人,乃至于上万的大规模军团作战,就算你一身好膂力,长剑能耍出一朵花来,也不见得能在一排排骑枪的对冲中存活。所以潘德对于个人实力的评定其实没三六九等的花样,以“存活并在战场上有优异表现”为基准线起,草草分为准一流、一流、以及超一流。

  准一流武者,三进三出,一身是胆,豪勇过人,异端的护教黑骑士正是以此为门槛,也无怪他们一直以来都能稳居潘德第一骑兵的宝座,其综合素质甚至远超各国正规军的精锐。当成批的黑骑士出现在战场上时,如同黑云摧城。

  而在布罗谢特最新一期的《潘德志·习武》中,这位出身波音布鲁王立学院的大学者如此写道:……准一流武者跟一流武者间并没有硬性的界限。你大可以将一流武者理解为经验丰富的准一流武者,他们身经百战,技巧在生死线上锤炼得更加精熟,更加高效,不单单是具备了狮虎一般的勇悍,还有着豺狼一般的狡黠。他们知道如何在战场上保命的同时最大化地发挥自己的作用……单打独斗的话,准一流武者跟一流武者之间的差距是参差不齐的。海盗王达罗斯在三年前就是公认的一流武者,但是他却被铁臂西吉蒙德伯爵的女儿,刚获得准一流武者称号没到一个月的玛丽斯小姐砍得屁滚尿流。但是在龙之堡战役中,达罗斯一个人砍下了至少三十名龙骑士的头颅,全身而退;而玛丽斯小姐却因为冒进而身受重伤,不得不返回温德霍姆养伤……

  至于超一流武者,布罗谢特并没有给出客观中肯的评论,只是愤愤地写道:在见到那些人之前,我从来不相信潘德中真的会有能以一己之力扭转战场的千人敌。但他们确实在潘德大陆上活跃着,以极致的暴力去碾压任何战术。赫拉克勒斯在米斯特麦堡下以一己之力屠杀了四百名萨里昂的正规军,其中包括四十名狮骑士,为红剑艾丁伯爵攻城争取到了足足一小时的宝贵时间,一举奠定胜局;剑斗士欧鲁巴一人插旗圣战堡,而后长驱直入,当帝国士兵还在清理外城的达夏士兵时,他已经冲入了内城生擒了曼苏尔拜伊;而那昙花一现的格里夫,艾尔夫万公爵手下最年轻的骑兵长,在蔷薇庄园孤身死战近百名异端精英,虽然最后重伤而亡,但在这之前已经有不下六十名死亡骑士倒在了他的剑下,其中半数是黑骑士……最后他用盖棺定论的口吻说:所谓超一流武者,只不过就是披着人皮的恶魔罢了。

  这话虽然有大不敬的嫌疑,却也可见超一流武者对于战场不可一世的统治力,“人力有时而穷”似乎在他们身上就成了一个滑稽的悖论,战争本来是智谋与铁腕并用的博弈,军团争锋如同黑白色的巨龙在棋盘上交错厮杀,扭成血腥的漩涡,可超一流武者却会蛮不讲理地掀翻整个棋盘,然后一巴掌狠狠地掴在军事家的脸上。

  只有雄狮才能制衡雄狮,只有超一流武者才能对抗超一流武者,这是潘德的铁律。其他人在究极的暴力面前不过是一群弱不禁风的羔羊罢了。

  “是,大人。”斯科莱鲁说,他策马出阵,径直迎向特蕾莎。后者似乎也感受到了千夫长沉雄强绝的气场,不再肆意地挥霍黑键,转而扣了几柄在手,看向奔来的千夫长,如临大敌。

  帝国公认的第一强者是剑斗士欧鲁巴,战绩彪炳,相比之下斯科莱鲁便有些不显山不露水。分明也是勇冠三军的超一流武者,凯洛斯执政官却很少让他出现在最激烈的正面战场上,而是很奢侈地把这头雄狮放在指挥位。久而久之,帝国百姓便只知剑斗士,不知千夫长。只有在谈论起帝国两位超一流武者时,这才恍然大悟:哦,原来还有一位暗影千夫长斯科莱鲁。但没有人知道斯科莱鲁有多强,因为“强”是一个极其抽象的形容词,需要有铁一般的事实去填充它虚无缥缈的内在。几乎每一名超一流武者都有着多次搅乱战场,颠覆战局的传奇经历,只有在看到他们彪悍的战绩后,人们才会惊叹着说:“好强!”

  可斯科莱鲁在这方面的履历近乎空白。他是暗影军团的千夫长,是站在凯洛斯执政官身边的影子,本人的实力也笼罩在一团暗影之中,只有那“超一流武者”的称号还散发出微弱的光。

  几名重骑兵注意到了策马而来的斯科莱鲁,朝他全力砸出钉头锤,顶端的刺球带出“呜呜”的风声,斯科莱鲁身形一矮,从合击的罅隙中闪过,当再度直起身来时长剑已经无声地滑到手中。斯科莱鲁的身形舒展到极限,剑光以他为圆心走出游龙般矫健的弧度,重骑兵们猝不及防之下被一剑枭首!与此同时他反手向身后掷出投矛,精准地撞落了一柄射向背心的黑键。

  斯科莱鲁转身,同特蕾莎遥遥对视,嘴角牵出一个冷笑,拍了拍自己鼓鼓囊囊的投矛袋,而后马不停蹄地杀进了人群中,像是一名走进庄稼地的农夫挥舞镰刀那样挥舞长剑,可他收割的不是麦子,而是萨里昂最精锐的平民骑兵!他的动作简练而高效,每挥剑一次就必然有一名重骑兵倒下。特蕾莎必杀的黑键却屡次无功而返,千夫长的直觉野兽般敏锐,几乎是她刚有动作斯科莱鲁哪怕背身也能同步做出反应,那不弱于劲弩的黑键总是在一个极其惊险的距离被斯科莱鲁的投矛所截下——暗影军团人人善掷,千夫长自然是其中翘楚。原本被马里昂斯重骑兵撕开的缺口被他一个人蛮横地填补上了!

  艾尔夫万公爵公爵长叹一声,他们距离缺口只剩下五十米,只要冲过那五十米就能与前来救援的特蕾莎汇合,可斯科莱鲁就站在那五十米的尽头冷眼睥睨着,如同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目光深渊一般森然。他的处境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插翅难逃。

  斯科莱鲁拿捏住了这支突击部队的死穴,特蕾莎是超一流武者又如何,杀人效率比他再高上十倍又如何,她一个人是无力接应艾尔夫万公爵的,必须得有一支精锐重骑兵冲击阵型拉扯出足够的空间。而斯科莱鲁只需要把这队骑兵屠戮干净,特蕾莎就算身上再有五百枚黑键也无法掀起什么风浪,甚至还有可能把自己也交代在这。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