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四十一章 旧纪豪杰(一)

第四十一章 旧纪豪杰(一)

  基亚很不喜欢地牢,因为那里既是罪恶的收容所,也是它绝佳的温床。阳光对此处鞭长莫及,阴暗像是瘟疫一般肆意地滋生。他一路走来,上至典狱长,下至狱卒,嘴脸也跟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一般无二,还犹有过之。

  “检察官大人,前面就是刑讯室了。”带路的典狱长停下了脚步,毕恭毕敬地说。他也是有些心惊肉跳,自己这一亩三分地近日来凭空降下了尊尊大神,前天进去的萨里昂商会会长至今还没出来,茶水都是由扈从送进去的;今日早些时候一个自称是异端裁判所的首席执行官的男人也来了,胸口别着货真价实的黑十字架;现在又来了马里昂斯的大公爵一家。这个萨麦尔到底捅了几个马蜂窝?

  “有劳了,退下吧。”子爵淡然地说,他是国王钦定的萨里昂首席检察官,在城中拥有极高的刑事自决权,换句话说某种程度上他在此享有的特权甚至远超自己的父亲艾尔夫万公爵。

  “是,卑职告退。”典狱长诚惶诚恐,头一次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此拘束。

  基亚深深地吐息着,面前的那扇门像是一架架往三年前的桥,桥梁的尽头迷迷蒙蒙地站着一位宽厚的背影,四周零落着凋零的蔷薇。基亚记得这个背影,那属于一个让整个马里昂斯都与有荣焉的骑兵长,一名让姐姐为之倾心的天之骄子,一位他始终敬重为姐夫的男人。基亚的胸膛里激荡着莫名的心绪,他定了定神,用颤抖的手推开了刑讯室的门。

  迎面扑来烤肉的气味,还有精致点心那甜到发腻的奶油香,以及上好啤酒的麦香。房间里三个人围着一张摆满盘子的圆桌,一个人正狼吞虎咽大吃大嚼,一个人在不紧不慢地自斟自饮,还有个膀大腰圆的人在揉着自己的下巴跟肩膀。一瞬间基亚产生了一种错觉,一位自己不是在阴森的刑讯室,而是某个觥筹交错的酒宴。须臾一股酸腐的血腥味飘进了他的鼻子,与先前的种种香味混杂成了一种难明的恶臭,让人反胃。

  “怎么回事?”基亚怒声问,他认出了那个膀大腰圆的人,萨里昂商会会长施耐德。“施耐德会长,你不是在审问罪犯吗?怎么这里成了招待所?”

  施耐德看了年轻的子爵一眼,指了指自己的下巴,示意自己开口不便。

  “这人是?”正在跟一只烤鸡较劲的埃修含糊不清地问。

  “基亚·艾尔夫万子爵,新任的首席检察官。也是我们在等的人。”

  埃修“哦”了一声,又问:“尼古拉斯·艾尔夫万的次子?”

  “正是。”

  “嗯……”埃修看了眼面前怒意勃发的大胡子,总觉得跟《潘德志》中那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八竿子打不上一边,不过这对他也无所谓。埃修吐出嘴里的骨头,草草在桌子上揩了揩手:“那可以开始了吗?”

  “放肆!”基亚勃然大怒,“家父的名讳岂是你随便称呼的!你是什么人!”

  “埃修·巴兰杜克。”

  基亚一愣,准备好的下马威竟然有些难以为继。他问的是对方的身份,未曾想对方只是轻飘飘地抛了个名字过来。巴兰杜克?听发音倒像是南部雅诺斯那边的口音,在潘德古语中巴兰杜克也有“辉煌贵胄”之意。而在卡瓦拉四世在位期间,也确实有一位伯爵在对马里廷的反击战中功勋卓著,被赐姓“巴兰杜克”。眼前的年轻人会是这巴兰杜克伯爵的旁支吗?

  种种念头在基亚心中掠过,他的眼睛转向了那一头显眼银发的男人,那枚漆黑色的十字架让基亚认出了他的身份:“阁下是异端裁判所的神官?萨麦尔现在何处?”

  艾尔夫万公爵几乎是和特蕾莎几乎是同步做出反应,伸手就要制止基亚,可已经晚了。男人抬起头,瞟了基亚一眼,这一眼让年轻的子爵如坠冰窟:这似曾相识的,鬼神般的眼神,莫非是——

  特蕾莎上前一步,伸手在胸口划了个十字:“黑翼修士特蕾莎见过所长大人。愿女神的光辉保佑着秩序的信徒。”作为惩戒骑士的总长,但丁自然管不着隶属战斗牧师序列的特蕾莎,但作为异端裁判所的所长,他可是地狱修女的顶头上司。

  “以秩序之名。”但丁回应道,也伸手在左胸划了个十字。艾尔夫万公爵上前一步,带着怒意逼视但丁:“总长阁下三番五次地为难基亚,是何用意?”

  “我为难他了?”但丁淡淡地说,“我就是看了他一眼而已。”

  施耐德忍不住笑出声来,立刻就有两道杀人的目光向他射来,他识趣地闭上了嘴,心里依然有些忍俊不禁。曾经整个萨里昂的贵族圈都有一个共识:他们宁可做一天乌尔里克五世的近侍,也不愿在异端裁判所所长的目光中暴露一秒。原因无他,如果你能单凭对视就能让任何死硬的异教徒心胆俱裂,那人们也不会喜欢你的目光。因此在但丁出席的为数不多的公共场合中,他都是戴上墨镜示人。异端裁判所里刑讯专家泛滥,人人都有一手压箱底的绝活,或酷辣或阴毒,但是没有人的手段会比所长的眼睛更管用,当然,也更省事。

  “倒是公爵大人,你为何还未去秩序教堂思过?”

  “不过是顺路陪同检察官大人前来。”艾尔夫万公爵公爵面不改色,顺势避开了但丁的眼光。他拍了拍基亚的肩膀,郑重其事地耳语:“记住,千万看好你姐姐,别让她情绪过于激动。”

  “我尽力吧。”基亚苦笑,凋零蔷薇本就是艾尔夫万一家不可言谈的禁区,现在要越过雷池查个水落石出,地狱修女怎可能不暴走?显然艾尔夫万公爵也明白其中利害,只是神情黯然地又拍了拍基亚,退出了刑讯室。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