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四十四章 漆黑十字(一)

第四十四章 漆黑十字(一)

  特蕾莎一个箭步跨到基亚面前,将他推到角落,同时整个人轻盈地向后飘去,双手各扣上三枚黑键。她的剑技尚可,但自问绝非是崔佛的一合之敌,那半人高的双刃巨剑的杀伤范围太过夸张,崔佛只要单手抡动就能在刑讯室里刮起一场金属的风暴。特蕾莎不得不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她的超一流之名并非是倚仗战斗牧师都会的刺击技巧,而是建立在力道丝毫不逊色于重弩的黑键上!

  然而崔佛比她更快!不愧是曾经雄极一时的潘德帝国的最强武者,不仅浑身充斥着野兽般狂猛的蛮力,就连身手也敏捷得匪夷所思。在地狱修女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崔佛一个跨步,那点相对安全的距离瞬间就被抹平,巨剑倒提在身后,人已经逼到了特蕾莎面前,两人身子间相距不过一拳。这种凶险的距离下,任何兵器都失去了斡旋的余地。

  刹那绝境!

  好在特蕾莎并非是孤身一人,崔佛如此冒进的后果便是他的后背不设防地向但丁敞开。但丁毫不犹豫,仿佛蛰伏在长草中的猎豹般暴起,直取崔佛的背心。只要崔佛胆敢动手格杀特蕾莎,但丁就有把握一招掏出他的心脏!

  崔佛急停,一直倒提的巨剑横摆过来,扫出强劲的气旋——他并没有忽略但丁!相反,他的注意力自始至终都在惩戒骑士长身上。作为这里唯一能跟他匹敌的对手,崔佛绝对不会因为对方没有净炎武备而小觑几分。

  但丁侧身,探掌在剑刃上一拍,借力上跃。而就在崔佛分神逼退但丁时,特蕾莎趁机闪身到房间的另一角,双手各扣上一枚黑键。

  静室内,黑蛇咆哮!

  崔佛轻描淡写地立起巨剑挡在自己身前,分明是大开大合的超重装武器,在他的手里却灵巧得不亚于轻快的刺剑。宽阔的剑身很好地起到了盾牌的作用,几乎将崔佛整个身子遮挡住。黑键与巨剑撞击,火星在暗室中迸溅。

  一双手探出来,握住了被震开的黑键——是但丁!他自上空像苍鹰一般扑击下来,眼里澎湃着灼热的光焰,将两把黑键挥舞成纵横交错的寒光,宛如凌空铺开一张刀锋的网!

  崔佛不闪不避,巨剑猛龙般上撩,网被撕碎了,黑键飞旋着钉入两边的墙壁中。但丁却不见了踪迹。崔佛怔了零点一秒,心中生出强烈的危机感,这时他看到了但丁的身影,就在他的眼前,脸贴脸面对面,但丁悠远得如同海潮一般的呼吸声在他耳边澎湃。

  潘德古武·海纳法!

  一拳!

  崔佛当机立断,弃剑疾退。巨剑虽然在这方狭小的空间内具有无匹的破坏力,贴身时却成了不折不扣的累赘。他若是顽固地持剑,胸膛势必会被这一拳所洞穿。他和但丁同是那个时代最闪耀的战士,彼此间交锋不计其数。如今重逢后生死相向,他相信但丁只会比一百五十年前更加强悍!

  拳势走到尽头依然没能追上崔佛。但丁心里轻叹一口气,收拳后撤,同时一脚踢开巨剑。他跟崔佛之间交手的节奏如同电光火石,强如特蕾莎都无法跟上,若是她能捕捉到崔佛被迫弃剑,无瑕他顾的那一刹那,便能直接将崔佛置于死地。

  就在此时,室内再度汹涌起海潮一般的呼吸声。崔佛与但丁皆是一愣,海纳法是与潘德帝国一同绝迹的古老战技。除了他们这些老古董以外,还有谁会?

  是埃修!崔佛破壁而入的强横姿态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没有人留神埃修。而崔佛只是一门心思地应付但丁与特蕾莎,也没发觉场中除了施耐德基亚以外还有一名囚徒。他仿佛是游走在战局中的影子一般,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崔佛的身后,在最关键的时候,锋芒毕露!

  狂风般的气流自埃修的口中吐出,他双手压住崔佛顶过来的肩膀,提膝怒撞在对方后背上,却反馈回来金石一般的触感,腿骨都在震荡——黑袍下仿佛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具浑铁铸造的人身!

  “你很面生,不是黄金时代的人。你是谁?为何会知晓潘德古武?”崔佛抬手箍住埃修的手腕,幽幽地发问。

  埃修想抽回手,却骇然发现自己的手腕仿佛是被一头雄狮狠狠咬住,几乎要碾碎骨骼的力量压入肌肉中。崔佛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挣脱了埃修的钳制,将他狠狠地抛到墙上。为此崔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没能及时避开狠狠撞过来的但丁,还有对方直插心窝的两道手刀!

  噗嗤!但丁的手掌撕开了黑袍,齐齐插入崔佛的胸膛,却没有鲜血涌出。黑袍下的肌肉是焦枯的炭色,似乎已经脱去了全部的水分,像是树皮一样紧紧地贴合在崔佛粗大的骨架上。上面密布着半透明的暗红色血管,流转着岩浆的光泽。

  “崔佛,你居然向奥克斯瑟献祭自己!”但丁突然愤怒了,他是异端裁判所的所长,是王权的代行者,像是冰山一般沉稳冷漠得彻头彻尾。但此时无法遏制的怒火自冰山中迸发了,他怒吼,“你这个狗娘养的王八蛋!”

  “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顶尖的武者。”崔佛没有理会但丁的愤怒,他身后展开漆黑的蝠翼,翼尖泛着金属的冷光,他奋力扑击着蝠翼逼开但丁,“施耐德,算你走运。”他高高跃起,撞破刑讯室的天花板,而后是接连的,沉闷的爆响,像是其中肆虐着一条狂龙!

  但丁的脸色变了,他一把抓住施耐德,将这个死沉的胖子像是拎小鸡一样拎起来扛在肩上,大吼一声:“跑!”特蕾莎会意地揪住了基亚,跟着但丁一同向外冲去。于此同时碎石“簌簌”地从天花板坠下,四面八方涌出闷雷一般的轰鸣,刑讯室的一面墙轰然倒塌,横梁瓦片劈头盖脸地砸落。这座监狱的结构正在被人肆意破坏,随时都有可能倾塌!届时他们都将会葬身在瓦砾中!

  “该死该死该死!”施耐德被但丁扛在肩上,大声咆哮,“那家伙究竟是谁?”

  “如果你不想被墙灰塞满嘴的话,最好现在就把它闭紧。”但丁冷冷地说。

  施耐德立刻不吭声了,因为正好有一块拳头大的土坷垃掉进了他的嘴里,险些噎进他的气管。

  刑讯室外尸体横陈,基亚甚至认出了之前对他点头哈腰的典狱长。他的头颅被崔佛拧了下来,被镶黄铜的长官佩剑钉在地上,却依然保持横眉怒目的表情,想必他是为数不多的敢在崔佛山岳般的威势下拔剑相向的男人。基亚此时已经顾不得对这位生前有些势利眼的典狱长生出几分敬意了,因为他若不跟紧但丁的步伐,那么他就将跟典狱长一同长眠于此了。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