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四十五章 漆黑十字(二)

第四十五章 漆黑十字(二)

  撞开牢狱区的门,但丁锁紧了眉头,面前的路横七竖八地架满了倾倒的石柱与横梁,铁钎像是荆棘一般自石柱间探出锋锐的断面。“你还有几分力气?”但丁突然问埃修。

  埃修不明所以,但丁已经把施耐德丢给了他,而后整个人化作一道暗红色的飓风向前突进!岩石与钢铁构成的荆棘丛在与这道飓风接触的一刹那便被卷到了两边,前路豁然开朗!“跟上。”路的尽头传来但丁的声音,他衣衫褴褛,近乎全裸,那身干练的暗红色戎装完全承受不住但丁牯牛般蛮横的冲撞,在与碎石钢铁的摩擦中被撕扯成丝丝缕缕。

  一行人冲出了大门,基亚在重见天日的那一刻幸福得几乎要晕厥过去。在他们身后,灰白色的建筑颓然倾塌,土黄色的气浪卷过他们的身躯,尘埃呛进口鼻,施耐德与基亚大声地咳嗽起来。

  “秩序女神在上,天空——那是什么东西!”有人惊呼。

  但丁猛然抬头,一道漆黑的闪电劈过他的视野——那是崔佛!他正从上空俯冲下来,宽达三米的蝠翼在他身后极尽狰狞地展开,在大地上投射出凌厉的影子。但丁抬头的一瞬间崔佛已经掠过了他们,锋利的翼尖剖开了施耐德的肚子。而后他再度腾飞,悬浮在高空中,整个人宛如一尊黑曜石的大十字架。崔佛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萨里昂,这座无比辉煌的皇城,高声地说出那叛逆的教义:

  “黑曜的十字终将遮蔽光明,其下是奔涌前行的黑色怒潮,其中沉浮着献祭给女神的骨血。”

  ……

  贾斯特斯执政官坐在战马上,眺望着朝帝国军本阵奔袭而来的赤潮,那饱负盛名的雄狮旗张牙舞爪,一马当先。他冷冷地笑了:“传令,布鲁图部、德西莫斯部,解散方阵,并入西多利厄斯部。前锋骑兵阵型解散,退回本阵。盾牌方阵向前推进五十步,弩手掩护。”他眯起眼睛,杀意一闪即逝。

  “圣墓枪兵听令,在中军架枪拒马。”

  随着指令的下达,帝国军的阵型开始有条不紊地运转。已经做好殊死一搏的准备的狮骑士们惊讶地发现本应是铜墙铁壁的帝国方阵中突然出现了一条康庄大道。然而就在大道的中段,一队队身着黑衣的圣墓枪兵已经架起了密集的枪林。那是贾斯特斯的私兵,号称大陆最精锐的反骑部队,当长达三米的圣墓黑枪在他们手中斜指向天时,任何骑兵在冲锋前都会掂量再三。但布伦努斯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抬起手中的骑枪,直指前方!

  “狮子雷阵,冲阵!”布伦努斯公爵须发皆张,犹如一头真正的雄狮,在他身周,是无数平端向前的骑枪以及狮骑士们的吼叫!

  雄狮从未犹豫!那些拦路的家伙,就让他们的尸体挂在钢铁的獠牙上好了!

  “报!布伦努斯开始冲击帝国军后列了!圣墓枪兵正在拦截他们!”

  “再探!”留着络腮胡的男人背对着斥候摆了摆手,他的目光专注在眼前的一张沙盘上,上面凌乱地插满了各色的旗帜,每一杆旗帜都代表了一支部队。代表帝国的旗帜底色是青色的,而他的部队则是黄底旗。这张巨大的沙盘上青黄二色隔着图尔布克相互对峙,只有一杆小红旗孤零零地插在图尔达要塞前方,深陷在青旗的重围中。

  那是来自名义上的盟友萨里昂的孤军,布伦努斯所部。十分钟之前他以为要将这红旗从沙盘上拔除了,没想到那头老狮子居然会选择狂野地冲阵,而且看情况,似乎不消五分钟他就能得见火之名将的真容了。

  “可惜啊可惜,贾斯特斯你永远不会知道,可汗陛下第二天才能带领着他的重骑兵部队到达前线。”男人放声大笑,伸手将那柄小红旗插到黄旗边,“日后如果你知道我达夏最勇悍的苍狼禁军与可汗卫队并没有在对你的方阵虎视眈眈,会不会后悔在今天太过谨慎呢?”

  “谨慎不是坏事,巴哈曼老弟。”有人掀开了营帐的帘子,那是另一位与他并肩作战与帝国对峙的哈里发,达夏的间谍头子哈米德。“如果他真的选择全力围杀布伦努斯的话,就算没有重骑兵,你我无论如何也会硬闯一下帝国的方阵吧?”

  “确实。”达夏三巨头之一的哈里发巴哈曼狞笑,“我一直都很想知道,帝国人那引以为傲的火弩手,能不能撼动我的蕃直宿卫!”

  这时斥候再报:“报!布伦努斯已经冲破了圣墓枪兵的封锁线!双方皆是损失惨重!”

  “嚯,贾斯特斯到底是帝国的忠犬,居然舍得拿自己的嫡系去硬撼狮子雷阵。”巴哈曼嗤笑道,“只不过依然没法阻止雄狮的脚步。”

  话音刚落,帘子被人惶急地撞开,一名斥候扑了进来,跪倒在地:“报,布伦努斯已经冲出帝国军本阵,而后——”他咽了口唾沫,“再度冲阵!”

  两位哈里发同时扭头,他们对视一眼,都发现了自己眼中深深的震撼……与一丝丝的惊惧。

  布伦努斯缓缓地从腰间拔出一截圣墓黑枪的枪尖,鲜血汩汩地从铠甲的缺口中涌出,他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又把枪尖塞了回去。整个过程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方才冲阵时,圣墓枪兵不单单是在正面架起了枪林,道路两侧亦然,宛如狼口交错的尖牙。狮骑士们拼了命地护着自己的主帅,但还是有一支阴险毒辣的黑枪突破了血肉筑成的防线,伤到了布伦努斯公爵。那是来自于守墓人莱迪的刺杀,她本有机会一枪将布伦努斯挑翻下马,若不是莫里斯眼疾手快一剑削断了枪头,而后凯伊挥锤将枪杆震开,恐怕萨里昂的雄狮就要葬身在这片大漠中了。最后虽然成功冲出了帝国本阵,然而跟在他身边的狮骑士也不足五百人,而且各个带伤。最严重的是他身边那位年轻的掌旗官,突围时他为布鲁努斯公爵挡下了一记致命的刺杀,枪尖贯穿了他的心脏,立时毙命。但他依然屹立在马背上,手里紧攥着那杆传奇的雄狮旗。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雄狮依然仰着骄傲的头颅。

  布伦努斯默默地掰开掌旗官的手,取下了雄狮旗,迎着大漠的狂风用力一振!

  旗帜上红云翻滚,

  旗帜上烈焰卷动,

  旗帜上雄狮咆哮!

  “狮旗所向,锋芒所指,烈焰所至!”布伦努斯低声说,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他几乎是狂吼出声:

  “狮子雷阵,冲阵!”

  回应他的亦是狂吼:

  “冲阵,冲阵,冲阵!”

  狮子们的吼叫声冲天而起,像是燎天的火焰,在无边的荒漠上席卷开来,所有人都为之震怖。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