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四十八章 酒徒(二)

第四十八章 酒徒(二)

  截杀失败的后果是致命的,他非但损失了两名嫡系的黑骑士,行踪还暴露在异端审判所的眼皮底下,随之而来的是连续两天两夜疯狗般的追杀。所幸雷尼尔不单单是个追踪与反追踪的专家,他所豢养的灾厄鸦也可以从高空侦查预警,他们才可以屡次从黑翼修士们的包围网中突围。

  但这也是他跟雷尼尔的极限了,根据男人的判断,他们现在应该是被撵到了贝蒙法莱附近,再往西就是萨里昂跟菲尔兹威的边境了。异端裁判所的铁腕遍及萨里昂全境,在哪都是说一不二,可过了境,那份影响力近似于零。追兵也十分清楚这一点,在天黑前就完成了合围。

  “正东方向是薄弱点。”雷尼尔凑到他跟前轻声说,却没有任何欣喜的神情。

  “当然会是正东,往东就是萨里昂的腹地,不需要多余的设防,那就是天然的铁壁。”男人整了整自己的袖口,在草地上盘膝而坐。“省点力气吧,雷尼尔。你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没办法负荷一场硬仗了。当然,”他笑道,高声发问,“我不会就这样束手就擒的,你们说是吧?”

  仿佛是在应答一般,人影自四面八方的黑暗中浮现出来,像是幽灵一般沉默。他们着装统一,一身考究的黑色修士服,胸口绣着被黑色羽翼拥抱着的十字架,袖摆随着晚风摇摆,当中滑出黑键的银光。

  异端裁判所的顶尖战力,秩序女神忠实的猎犬,黑翼修士。他们当中最为著名,也最为另类的应当是那位马里昂斯的地狱修女,孤身猎杀过不少臭名昭著的死亡骑士。但这支部队其实是以三十人为一队,负责清理萨里昂境内所有的异端据点,猎杀不慎露出马脚的异教徒。偶尔会跟曾经的同行,现在的创世女神教团发生点小摩擦。

  “冥顽不灵的异教徒,你的灵魂将在地狱中受到千般的苦难!”为首的黑翼修士口中吐出阴冷的裁决,缓缓抬起了手中的黑键。

  “让人冥顽不灵的,是信仰啊。都是同样的坚定,你们的冥顽不灵被虔诚地祝福,而我们的冥顽不灵却无时无刻不在被恶毒地诅咒着。”从银面具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表情,可男人的语气带着玩味的笑意,“地狱?”

  他悠然地抬起头,眼神骤然冷厉:“我们才是地狱的主人!”

  生着蝠翼的魁梧黑影急坠下来!正落在为首的修士的头顶上,他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像一根杂草般被压倒了,而后黑影一跃而起,将攫取过来的黑键暴雨般泼洒出去。与黑影一起从天而降的还有一只巨大的乌鸦,鬼魅一般在人群中间闪动着,不断有人惨叫着捂住自己的双眼,而后被黑键一发爆头。

  五秒,二十名训练有素的黑翼修士全灭!

  “来得有些晚了,崔佛。我们的另一位朋友应该早就告知了你我们的具体位置。”男人依旧盘膝坐着,“还有你怎么搞成了这幅德行?”

  “但丁回萨里昂了。”恶魔化的崔佛说,“不得已而为之。”

  “但丁?他也回萨里昂了?‘那位朋友’恐怕凶多吉少。”男人惊讶,他显然清楚崔佛跟但丁之间的过往,“看起来他们很重视萨麦尔啊。这枚暗棋暴露得太早了,只杀死一个杰弗里对大局无济于事。不过既然你动用了来自女神的恩典,想必施耐德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吧?”

  “没有。”崔佛摇了摇头,

  “我失手了。”

  ……

  基亚“当啷”一声将满是血污的银色小刀丢在盘子里。他微微喘着粗气,疲惫地把自己摔进冷硬的红木凳子,一边的侍女贴心地用手帕为他擦拭额头上的细汗。艾尔夫万公爵用问询的眼神望向自己的次子,基亚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有把握。在数个小时的高强度急救工作后,他勉强缝合了施耐德肚子上惊心怵目的创口,同时还动用了数目跟价目同样惊人的珍稀草药,却依然只是将施耐德的生命吊在了濒危的边缘。病床上的施耐德呼吸微不可闻,只有把手放在他的胸口,才能从那呓语一样的心跳中感受到些微的生命体征。

  简直就是……审判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从天而降!基亚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心有余悸。他就站在施耐德身边,眼睁睁地看着崔佛俯冲下来,若不是但丁及时推了施耐德一把,那可不仅仅是开膛破肚那么简单了。

  “父亲,我尽力了。”

  “别这么说,听着像是施耐德已经没救了一样。”艾尔夫万公爵鼓励地拍了拍自己的小儿子,“虽然保持谦卑是好事,但是过度的谦卑在别人眼里就是无端的狂妄了,往往会招小人嫉恨。这是大图书馆里的藏书不会教给你的知识。”他转身走向门口,“接下来,我会接手后勤管理。这场战争——”他停顿一下,长叹一口气,“远没结束啊!”

  门被人推开了,特蕾莎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弟弟,跟我去异端裁判所一趟。”

  “什么事?”基亚下意识问了一句。

  “所长说,他需要整个萨里昂最好的医生,所以让我把你叫过去。”

  “但丁阁下也受伤了吗?”

  “不,他只是点名要你过去。”

  异端裁判所,会客厅。

  埃修坐在但丁面前,不错眼地注视着对方。后者浑然不在意,只是专注地翻阅着眼前堆积如小山一样的卷宗。

  “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但丁“哗哗”地翻动着纸张,自言自语。“云游在外,被国王的手谕召回首都,却差点被多年前的老朋友活埋在监狱的废墟里,回到所里又不得不处理积压成山的卷宗,而且还发现了一些让人又光火又无奈的黑幕。”他抬起头,迎上埃修的目光,“换做是你,你作何反应?”

  “……”埃修不吭声,他不知道对方这一番话的用意何在,只能沉默以对。但丁轻笑一声,不以为意。

  “没想到,你就是第三位酒徒。”

  “酒徒?”埃修疑惑,他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些信息,只是不敢确定,“老酒鬼的徒弟?”

  “反应不慢,悟性不差。当然比起我跟崔佛还是差了太多。”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