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五十九章 酒馆风波(中)

第五十九章 酒馆风波(中)

  莫里斯也注意到了埃修。在闹哄哄的酒馆中,这个安静的年轻人实在太显眼了,就像是湍流中巍然的磐石,任谁都能看得出这个年轻人跟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莫里斯的眼睛亮了一下,捅了捅基亚,小声说:“没想到不知什么时候雄狮酒馆多了个这么强的看场子。”

  “你咋看出来他很强的?”基亚立刻知道莫里斯在说谁,但他得装傻。

  “我可跟你不一样。”莫里斯洋洋得意地哼了一声,“你在狮骑士团总部的训练结束以后就解脱了,在大图书馆读了三年的书。我可是被凯伊老师整整揉捏至今!现在的我看人可准了。那个镇场子给我的感觉跟凯伊老师很像,没有一点横肉,但是力量全藏在身体里面,仿佛海面下的暗涌。”

  基亚对凯伊不陌生,因为他跟莫里斯当初在狮骑士团总部的教官就是那头威名赫赫的母狮子。他突然不安起来:“凯伊老师没点名要见我吧?”

  莫里斯鼻子里哼了一声:“放心,她这几天忙着从骑士团里征召新兵。不过你也别先高兴,宴会时总会见到的。你自求多福吧。”

  基亚讷讷地笑了一下,去吧台要了两大杯啤酒。回来时却被人撞了个满怀,对方明显带着蓄谋的恶意,肩膀瞄着基亚手上的酒杯狠狠地顶过去。基亚猝不及防,被撞倒在吧台边,酒杯脱手,淡黄的酒液瞬间打湿了他的上衣。

  “呵呵,真不好意思。”来人说着,口气里却毫无歉意,只有阴谋得逞的幸灾乐祸。基亚抬起头,已经看清了那张讨厌的,修着齐整的八字胡的脸:“是你啊,雷尼尔。”他心里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上这个纨绔。

  纵观整个萨里昂,再没有比雷尼尔勋爵更让人厌烦也更让人畏惧的贵族子弟了,这个人就像是从马迪甘早期骑士小说走出来的愚蠢反派一样。他的全名是雷尼尔·埃尔德雷德。其父则是白鹿堡的领主,那位不得人心的埃尔德雷德侯爵。相比起阴沉酷辣,笑里藏刀的父亲,雷尼尔勋爵继承了侯爵的性格,却没有继承他的城府。他虽然残暴,可残暴得有些单纯,乃至于浅薄。

  基亚多多少少能猜出一些雷尼尔放着好好的酒不喝,上来找茬的原因。不过雷尼尔已经阴阳怪气地说了出来:

  “哎呀哎呀,听说艾尔夫万公爵在卡林德恩堡打了败仗,被凯洛斯烧了个灰头土脸。居然还有脸过来参加宴会哪?子爵大人你是在这里喝闷酒吗?”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没敢把地狱修女也嘲讽进去。

  基亚很平静地抹了一把脸,把酒杯中剩下的啤酒全部泼在了雷尼尔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上:“你话真多。”他把空杯砸在雷尼尔的脸上,然后在一片“有人打架了!”的惊呼声中站起身来猛地扑过去,将雷尼尔摁倒在地,挥拳想打。拳头却在半空被人捞住了,基亚回头一看,埃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要打去外面打。”

  “我被他撞的时候你去哪了?”基亚用力抽了一下,手却纹丝不动。而酒馆里几个侍卫打扮的人正站在旁边看戏,看到雷尼尔被打立刻就“呼啦”一声全都围了上来。雷尼尔兀自躺在地上撕心裂肺地惨叫着,基亚的那一酒杯只是砸破了他的鼻子,他却嚎得活像是一头被绑上屠宰架的猪。基亚看得心头火起,忍不住又给了他一脚。这次埃修没有拦着他,或者说来不及拦。“你嚎一声,我踢一次。”基亚威胁道。

  雷尼尔果然不叫了,一咕噜从地上翻了起来,恶狠狠地瞪着基亚:“你敢打我?”只是他鼻子犹在流血,一张嘴自己就先咽了几口进去。酒馆围观的人们发出一阵嘲弄的笑声。

  雷尼尔涨红了脸,他本想去给基亚添堵,却被对方砸破了鼻子不说,更是在一众平民面前出尽了洋相。他从怀里掏出一枚金属的纹章,重重地拍在桌上:“谁再笑,就割了他的舌头!”

  有识货的人认出了纹章上镌刻着的银色鹿头,眼神顿时不安起来,收敛了笑声。不明所以的人还在讥笑,同伴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之后,他的神情也为之一变,慌乱地转移了视线。一时间仿佛有带着血腥味的风卷着埃尔德雷德家族的凶名刮进了雄狮酒馆,那小巧的纹章如同乌云一般笼罩在众人的头顶。雷尼尔很满意自己的家徽起到的震慑作用,他望向基亚,决定好好敲打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败将之子:“去,把这小子拖到后巷打一顿,出了事我担着!”他挑衅地注视着埃修:“这没有坏了酒吧的规矩吧?”

  基亚看了埃修一眼,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现在暴露他们两人的关系有百害而无一利。但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这帮好勇斗狠的侍卫的对手,看来这顿皮肉之苦是免不了了。要向莫里斯求助吗?且不说他有伤在身,刚从战场上归来,莫里斯是无论如何也分不清聚众斗殴与战场拼杀的区别的。基亚还在考虑,眼角的余光却注意到莫里斯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座位。

  咔嚓!骨头被砸碎的声音响起,清脆却让人毛骨悚然。雷尼尔的一名侍卫惨叫着倒地,一柄银亮的钉头锤生生地嵌进了他的膝弯,伤口处甚至可以看见骨骼的断片。莫里斯面无表情地拔出自己手中沾血的钉头锤,因为用力过度他肋下的伤口开裂,暗沉的红色洇了出来。而他浑然不觉,把凶器对着剩下的人,眼中带着森冷的杀气:“我看你们谁敢?”被他扫视过的人无一不是浑身一寒,像是掉进了封冻期的内海。他们或许不认识莫里斯子爵,但是却认得他手中的那柄钉头锤,那是狮骑士团的制式武器,狮骑士野战无双的名头的绝对奠基者,不管是对肉体还是对铁甲都是一视同仁。

  “莫里斯,你敢出手伤人!”雷尼尔色厉内茬地喝道,脚不争气地发软。他还没有上过战场,不曾见识到泼洒的血雨,残破的肢体,可莫里斯那视人命如草芥的眼神里那些东西正在肆意狂野地飞舞着。雷尼尔脸色苍白,对方的钉头锤似乎随时都会劈头盖脸地砸过来。

  “雷尼尔,你撞倒了我的朋友,还打翻了我的酒。那我就废你一条手。”莫里斯脸色狰狞,“我倒想看看,埃尔德雷德侯爵能把我怎——额”莫里斯忽然向前倒去,沉重的钉头锤从他的手中滑落,将酒馆上好的橡木地板砸出一个醒目的凹陷。

  “没喝酒杀气都这么重?这人是不是刚从战场上下来?”埃修收回手刀,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