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六十章 酒馆风波(下)

第六十章 酒馆风波(下)

  “不知道该不该谢谢你。”阴暗潮湿的后巷中,基亚把不省人事的莫里斯架起,背对着埃修。“雷尼尔这种货色,我一个人就能搞得定。你一开始没阻止的话,接下来再动手也只不过是把水搅得更浑而已。”他突然压低了声音:“宴会定于后天,在皇宫中举行。”

  身后无人回应,埃修已经回到酒馆去了,里面隐隐地传来争吵的声音,然后归于平静,不消片刻,又是几个喝得脸红脖子粗的冒险者走了出来。基亚无言地摇了摇头,不过他很笃定埃修已经听到了。他狠狠地摇了摇莫里斯,后者惘然地醒转:“我这是……在哪?”

  莫里斯被埃修打昏后,雷尼尔顿时恢复了先前的神气,但是看到基亚把钉头锤捡起来后又怂了。撂下几句狠话便带着人匆匆离开,连那个被莫里斯砸断膝盖,痛晕在地的侍卫也不管了。到最后还是几个好心的冒险者把他送到了诊所。只是看他的伤势,恐怕下半辈子都得扶着拐杖了。雄狮酒馆的老板本有心追究,叫来了下城区的执法队。但是在基亚表明自己跟莫里斯的子爵身份后,队长反倒点头哈腰起来,转过头就把老板训斥了一通。在往队长手里塞了几百第纳尔后,老板悻悻地打消了追究的念头,哀叹自己今晚时运不济,被大人物之间的倾轧波及。

  “那个镇场子的把你打昏了,你刚才下手也太重了。”

  莫里斯挠了挠头:“刚从战场上下来,有时候脑子一热什么都不管了。反正打断腿的又不是雷尼尔,埃尔德雷德侯爵就算护短,也不至于因为一个护卫为儿子出头吧?”他从基亚手中接过钉头锤,“小辈间的小打小闹,他要插手可就有失身份了。”

  基亚瞪着他:“以后便服出门就不要带狮骑士的制式武器了,这种武器太容易撕裂伤口,还容易影响骑士团的风评。今晚的事,你也不希望凯伊老师知道吧?”

  “别别别!你可真不够意思。”莫里斯的脸一下子拉成了苦瓜状,“那我回阿芬多尔又要被多关一周禁闭。”他有些不服气,“说起来,那个把我放倒的镇场子真的不简单,也许哪一天他就会翱翔在战场上了。”

  也许吧,前提是他得先活着走出萨里昂。基亚默默地注视着灯火辉煌的上城区,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埃修,这场宴会的凶险程度堪比龙潭虎穴。除了在卡林德恩平原上深受重伤,不得不在家休养的肯瑞科,以及寸步不离乌尔里克五世左右的近卫队长哥顿,萨里昂内赫赫有名的武者基本都来了。且不说骑士长凯伊、屠龙者扎古德这些成名已久,战绩彪炳的一流武者,那位最可能让刺杀出现意外的超一流强者,号角召唤游骑兵的总教官贝克也已经挎着他的天穹之弓,莅临王城!

  ……

  上城区。

  雷尼尔铁青着脸,大步走在前面,每一步都踏得很重。但大地绝非是倾泻怒气的最佳对象,他自己的脚反被震得生疼。他猛地停下脚步,回头狠狠地盯着自己那帮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的护卫,嘴里不住地咒骂着:“真是一帮废物!他们就两个人,你们怕什么?”

  护卫们低着头,不敢回话,心里却不服气:谁先怕的?要不是少爷你离那个杀胚这么近怕有个闪失,就算那个镇场子不出手,哥几个一拥而上,对方就算是狮骑士也给按趴了。

  雷尼尔怒哼一声,却感觉鼻子一热,被基亚砸伤的地方又开始流血。他心里烦躁更盛,一路仰着头回到了自己埃尔德雷德侯爵下榻的公馆。进门时雷尼尔跟一个人迎头撞上,对方“噔噔”倒退两步,他却一屁股坐倒在地。雷尼尔一路无处宣泄的怒火刚想喷薄而出,但看清了那人的脸后,一个激灵,酒意与怒意尽数化作冰凉的汗从脊梁上渗出。

  “雷尼尔,你去喝酒了?”白鹿堡的领主,埃尔德雷德侯爵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己的长子,目光扫过雷尼尔还在兀自流血的鼻子,眉头一皱,“谁打了你?”

  雷尼尔不敢对自己的父亲有任何隐瞒,战战兢兢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埃尔德雷德侯爵挑了挑眉:“基亚跟莫里斯啊……”

  “父亲,我只是想教训一下基亚,不会把他怎么样。没想到那个莫里斯一言不发就出手伤人!他打折了我一个护卫的腿,还说要废了儿子一只手!”雷尼尔知道,面对父亲,无理取闹的哭诉反而会招致冷处理,所以他不会说一些请父亲做主之类的胡话,但有些触及到父亲护短的底线的实话还是可以说的。

  埃尔德雷德侯爵不置可否,突然转头看着自己的随从,仿佛是在问询一般:“亚特,你觉得该怎么处理?”

  随从是一个眉眼温和的年轻人,他有些拘谨地欠身,轻声回答:“此处终归是王城,不是白鹿堡。”

  “有理。”埃尔德雷德侯爵点了点头,看向雷尼尔,“你的手不是还好好的吗?这事先这样吧。后天的宴会,你不准出门。”

  “父亲……他们打残了我们的一个护卫,这事也这么算了?”雷尼尔不敢向自己的父亲发作,只得用怨毒的目光盯着亚特。后者低垂着眉眼,宛若不觉。

  埃尔德雷德侯爵像是没有听见,绕过雷尼尔走出公馆。亚特刚想跟上却被他阻止了:“把雷尼尔扶回房间。今晚我要去见一下奈德,你可以不用跟着。”他扫了一眼公馆外几个噤若寒蝉的护卫:“你们跟我来。”

  “是。”亚特安静地回答,目送着埃尔德雷德侯爵的身影带着护卫渐行渐远。他弯下身子想把雷尼尔扶起来,后者恼怒地把他的手抽开。“狗杂种,拿开你的脏手!”雷尼尔喝道,扶着墙撑起自己的身子,摇摇晃晃地回房了。

  一时间公馆门前只剩下亚特一个人,夜风卷着残冬的寒意从洞开的大门卷了进来,绕着他单薄的身子盘旋。亚特轻轻地捋了一下自己的刘海,转身关上了门。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