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六十六章 生死相搏我无敌(二)

第六十六章 生死相搏我无敌(二)

  欧鲁巴再退,对方已经将两把军刀挥舞成死亡的金属旋风,身前三尺尽是豪烈泼洒的刀芒。在剑斗士眼中那是比萨里昂的狮子雷阵更危险的区域,在与达夏旷日持久的战争中他不止一次地见到过这旋风肆虐在帝国的方阵中,左手刀沉雄如山岳,右手刀奔腾如雷霆。那两把刀便是两头共舞的狼,同进退,共生死,防备一头势必会遭到另一头的扑击!

  刀锋步步紧逼,欧鲁巴一退再退,一直退到加辛村内。他单手反握巨剑,隐忍地横在身侧。他暂时的避让是明智的,那海潮一般无穷无尽的刀芒受限于达夏军刀的长度,杀伤范围仅限于持刀者身前三尺。

  而剑斗士的巨剑,远不止三尺!

  欧鲁巴的喉咙深处暴起一道惊雷,他狂吼着出剑,双狼的舞步被剑锋撕破了。一瞬间攻防的立场互换,来人并起双刀架住横斩过来的巨剑,欧鲁巴的手腕灵活地翻转,从反手持剑换成双手正握剑柄,向前一送,剑尖直取对方的咽喉!

  就在这时,欧鲁巴背后的沙地上缓缓浮起一个漆黑人影,仿佛是一滴渗出黄纸的浓墨,全身上下笼罩在一片沉寂的黑色中,就连手中的短刀在月光下都不见丝毫的反光。黑影抬起手,短刀如同蛇口中暴突的毒牙,咬向剑斗士的后心!

  ……

  夜深了,士兵在雷拉堡垒的城头打起了火把巡逻。虽然达夏人在扎下营帐就没有动静,到现在都看不出攻城的势头,他们依然不敢放松。达夏的那些天蝎刺客不仅仅擅长骑着快马收割战场,就连潜入暗杀也是绝对的好手。松软的沙土是他们的主场,他们像是蝎子一般潜伏在黄沙之下,专门猎取那些放松警惕者的头颅。

  贾斯特斯披着厚重的黑裘走在城头,忧心忡忡。今夜雷拉堡垒平静得有些异乎寻常,达夏人似乎遗忘了这座边境重镇如今聚集了大半数帝国的将领,其中有好几位的头颅都颇有分量,且不说他自己与利维尤斯两位执政官是绝对的重量级人物,帝国三杰中唯一硕果仅存的阿迦松也是极具价值的暗杀目标。可士兵已经向他报备了三次,却丝毫没有发现刺客活动的踪迹,这让贾斯特斯内心的不宁越来越重。

  在哈米德那头阴沉的老狼眼中,还有什么目标能比帝国的中坚力量更诱人?

  只能是足以颠覆战场局势的超一流武者!

  贾斯特斯猛然停下了脚步,望向城墙外无际的黑暗:“这么大的阵仗,只不过是吸引我们注意力的诱饵吗……哈米德,你好大的手笔。”他快步走下城头,伊索斯的守墓人莱迪举着火把,无声地跟在执政官身后。

  “备马,我要去见殿下。”

  “哈桑有可能会去刺杀欧鲁巴?”基尔从床上撑起身子,神情却不见太多慌张,“倒也符合哈米德的作风。”

  “殿下,我们在图尔布克平原上溃败得太快,欧鲁巴被彻底孤立在达夏境内。哈米德应该不会错过这个围杀的机会。以我们目前的军力,出兵救援绝无可能。”贾斯特斯低声说。

  基尔盯着桌上的烛火出神,他想起五年前他第一次在剑斗祭上见到欧鲁巴,那时候欧鲁巴还没有奠定他超一流武者的威名,只是一个眼神桀骜,有着“疯狗”外号的死囚而已。欧鲁巴势如破竹地摘取了剑斗祭的桂冠,与他对阵的不乏陷阵的猛将,在他手上却走不出三个回合。其中有一位甚至是不朽骑士团的教官,依然被他一个照面制服。事后那名教官心有余悸地说:“草,那个死囚真的是一条疯狗,不把别人的命当回事,也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我抱着点到为止的心思,他却一上来就要跟我拼命。我就怕了那么半秒,就半秒,他的拳头就已经挥到我脸上了。”

  从那时起基尔就很看重欧鲁巴,甚至破格允许他从死囚里提拔剑斗士。很多人都不理解皇太子的行为,甚至暗地里当做笑谈。“那样的部队别说战斗力了,就连做仪仗队都有失门面。”他们如此说,直到那场在殉道者要塞前惨烈的血战打歪了他们的嘴脸。那是基尔第一次上前线,被老辣的巴哈德汗打得连连败退,到最后不得不将亲卫队派上了战场。七十个由欧鲁巴一手训练出来的帝国死囚冲垮了巴哈德汗帐下的八百重骑兵,一举逆转了战争的颓势!据说巴哈德汗甚至险些被一剑劈下马来。潘德的战争史上尚没有哪只步兵部队在面对完克自己的重骑兵时能有如此彪悍的战绩,他们没有装备反骑的长矛,甚至欠缺远程攻击的手段,完全就是一帮悍不畏死的狂徒迎着当头踏下的马蹄发动自杀式冲锋,却势不可挡!

  从那时起帝国才开始正视基尔这支亲卫队的战斗力,贵族们不再用轻蔑的口吻称呼他们为“皇太子的死囚”,而是敬畏地称为“帝国的剑斗士”!他们开始出现在最激烈的战争前线,战斗方式跟剑斗祭上的欧鲁巴如出一辙,野蛮得像是疯狗。不是没有将领想要全歼基尔的亲卫队,也不是没有人成功过,但付出的代价却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而这支亲卫队的战斗风格,完全承袭自欧鲁巴!只是他已经是帝国的超一流武者,再不是当年那个终日在生死线上徘徊的死囚。战争不再需要他以命相搏,而是去制衡另一名超一流武者,亦或是被另一名超一流武者制衡。很多人都忘记了欧鲁巴曾经有着怎样的獠牙,但是基尔不会。

  欧鲁巴是一条疯狗,想要取他的性命,先得做好被他撕碎的觉悟!

  “放心好了,执政官阁下。”贾斯特斯惊讶地发现基尔脸上居然挂着笑容,“哈米德如果以为这样就能摘取欧鲁巴的首级,那他就太低估了超一流武者,也太低估了欧鲁巴!”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