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七十一章 狂徒之刀(四)

第七十一章 狂徒之刀(四)

  十年前?西多利厄斯怔住了,十年的时间足够一个人去遗忘很多的事情,足够记忆蒙上厚重的尘埃,足够往事褪去原本的色彩。十年之前西多利厄斯还不是帝国三杰之一,只是塔剑骑军中的一名副官。当时奥古斯塔还是权倾朝野的执政官,跟马略将军是针锋相对的政敌。前者是古帝国传统坚定不移的支持者,后者则不遗余力地要将拜蛇教的余毒彻底从帝国中剔除。很多在雅诺斯寄身的小贵族都跟蛇教有或多或少的联系,那场血腥的驱逐行动被认为是新帝国运动的开端,但讽刺的是,驱逐者并非马略旗下忠心耿耿的不朽骑士,反而是凯洛斯将军带领的一支暗影联队。那次代劳——也可以说是越俎代庖恐怕是不朽骑士团与暗影军团间唯一一座外交的里程碑,自那以后马略在选举中登基为帝国皇帝,凯洛斯也成为了暗影的军团长以及帝国的新执政官,两者的关系也因为政见有别而每况愈下,渐渐势同水火。

  西多利厄斯也迷茫了,他并非当事人,无法说出个所以然,只是现在回想起来难免觉得事情经过太过匪夷所思。以凯洛斯那堪称算无遗策的战略头脑,他当时不可能看不出马略驱逐旧潘德贵族的用意,更何况他当时已经是暗影军团的联队长,说什么也不可能跟帝国新政的代表人物马略走到一起。但为什么会搅和到雅诺斯的浑水中呢?他虽然无法给埃修答案,却不妨碍他以此为筹码做交易:“我告诉你,你放我走。”他打定主意,到时自己胡诌一通,凭着自己在帝国政治圈多年的浸淫,相信对方也辨别不出真伪。

  埃修用行动答复了西多利厄斯:他双手将牢门撕了下来!西多利厄斯大喜过望,同时也对埃修的蛮力咋舌不已,心里想这个人一身的膂力就算不如剑斗士欧鲁巴,也相去不远了。他心里的疑惑更甚,这样的人物为何会潜入萨里昂?西多利厄斯很笃定对方根本就不是来搭救他的,被关在这里的换成任何一个帝国贵胄可能都会面对埃修的这个问题。他定了定神,开始信口开河:“这件事我知道得也不多,但应该是皇帝陛下早年为了打压暗影军团的声望,留下一个不容人的恶名所谋划的……”

  埃修默默地听着,西多利厄斯的话有几分可信他不在乎,老酒鬼很早前就告诫过他不可轻信旁人的一面之辞,哪怕那个人是他的至交也不行。“在潘德,有主见是非常重要的。自己最轻率的主观可能都会比他人最中肯的客观要可靠得多。”而埃修的主见告诉他,西多利厄斯的话十成中九CD是假的,唯一的一成真话只有那一句“这件事我知道得也不多”,不过已经足够埃修做出判断了,谎言的对立面就算不是真相,但至少会指着真相的方向。

  马略与凯洛斯的关系,似乎并不像帝国上下以为的那样紧张啊……埃修想,他不是没有过顺手把这个帝国的塔剑骑兵统领宰了的念头,却发现自己对这个身陷囹吾的人下不了手。埃修已经在地宫中耽搁了不少时间了,他不清楚有没有换岗的卫兵,但继续停留在此肯定很不明智。埃修抛下还在滔滔不绝的西多利厄斯,朝地宫的出口小心地摸过去。当西多利厄斯口干舌燥地停下来时,牢门外已经空无一人,仿佛埃修只是一个骤然飘过的鬼魂,只有倒在地上的禁卫军均匀的呼吸声以及那被损毁的牢门告诉他,那并不是幻觉。

  埃修沿着地宫的旋梯上行,脚步声轻盈得像是一只猫,细碎的人声从旋梯的上方坠落,偶尔还有噼噼啪啪的响动,像极了干燥的木柴在火焰中爆裂,燃烧时发出的声音。但埃修走到阶梯的尽头时,他见到的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膀大腰圆的厨师正在搅拌锅炉上翻腾的肉汤;一边的女仆将木柴塞进炉灶,那噼噼啪啪的声音便是来源于此;几名系着红色领结的侍从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端着盛着食物的银盘走出厨房。埃修就这么堂而皇之地从地宫里走上来,这些人只是瞟了他一眼,然后各做各的事情,以为他也是王宫中的小厮。这时有一个圆滚滚的脑袋探进厨房,发出了一声响亮的,中气十足的喝骂:

  “快点你们这帮慢吞吞的下人!赶紧把出炉的菜端上去!要是大厅里的贵族老爷们,哪怕有一个不满意,你们的脑袋可就要搬家了!”与此同时圆脑袋也瞅见了站在地宫入口的埃修,骂得更响了:“你!站在那里偷懒干什么?还不赶紧下去搬几桶葡萄酒下来!”圆脑袋指着一个侍从:“你,也跟他去搬几桶!”

  埃修毫不犹豫,转身就走下了旋梯,那名被指派的侍从安静地跟在他身后。两人行至半途,埃修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不错眼地看着侍从,对方不明所以地看着埃修:“干嘛?”

  埃修只是沉默地目测着这名侍从的身材,他着实是太纤细了一些,那身礼服穿在自己身上恐怕跟拘束衣没什么区别,但事急从权,也只能如此了。埃修打定主意,劈手打晕了还没反应过来的侍从,三下五除二地扒下了对方那身考究的礼服,套在自己身上。当他再度从地宫里走上来时,厨房还是那一派热火朝天的的景象,只是那个圆滚滚的脑袋已经从门后收了回去。埃修从桌上顺起一盘蛋糕,同时将一柄餐刀藏在了袖管内,有些不自然地走出了厨房。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