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七十三章 狂徒之刀(六)

第七十三章 狂徒之刀(六)

  噗嗤!

  奈德睁着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眼前的年轻人,心里想这就是那把快刀吗?溪水流淌一般的声音渐渐然充斥了他的耳膜,那是血液从破裂的大动脉中奔涌而出的声音,奈德突然间真真切切地明白了“血如泉涌”那残酷的内涵。只剩一半的餐刀穿透了他的喉咙,刀身的断面带着淋漓的鲜血刺破了他的后颈,而刀柄则被埃修按进了创口。

  我就这么死了?我还没正式坐上商会会长的宝座,还没来得及铺展我谋划多年的宏图,甚至还没有向金银之虎复仇……我就这么死了?我就这么死了?

  剧痛与死亡一同向他袭来,奈德的身躯轰然倒下,眼睛犹自瞪着。因为窒息,奈德的嘴巴撑到了极限,他呼哧呼哧地喘气,空气却从喉间的伤口泄露出来,如同一条被人拎出水面,摔在干燥的陆地上的鲭鱼。他在地上慢慢地抽搐着,然后剧烈地挣扎了一下,最后那一点生机在这段回光返照中也消逝殆尽。

  埃修缓缓收回手,身子依旧紧绷,他并不是一个舍身成仁的杀手,目标的死亡不是终点,相反,那只是意味着另一场绝境求生的血战的开端。在他的身后,教官贝克已经直起了身子,从腰间抽出一支修长的箭矢,痛苦的表情虽然还残存在他脸上,但是他一丝不苟地张弓搭箭,眼神已然锐利得如同鹰隼;而凯伊已经抄起了另一把厚重的木椅,一步一步朝埃修逼近;这一刻埃修突然有一种错觉,仿佛他仍旧站在年祭时的雅诺斯角斗场上,置身于一众帝国顶尖武士的包围中,只不过这次,是他孤零零地面对萨里昂有名的武者,再没有一个嬉笑怒骂的老酒鬼陪伴在他左右。

  可他依然无所畏惧!

  基亚松开了自己紧攥的手,发现掌心间尽是淋漓的汗。他轻声地贴到特蕾莎耳边说:“在一切水落石出之后,替我跟父亲跟哥哥说声对不起。姐姐,以后要照顾好自己。”

  特蕾莎了然地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你也是,去吧。”

  基亚深吸一口气,暴喝一声:“大胆刺客,胆敢在王城内行刺!”然后他赤手空拳地朝着埃修虎扑过去!

  埃修怔住了,基亚的举动出乎他的意料,以至于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基亚从背后擒抱住了。不过埃修的身体本能远比他的意识要快,他的反制来得又凶又狠。基亚还没来得及提醒埃修,就感觉对方的身子如同泥鳅一样从自己的两臂中滑了出去,而后一只有力的臂膀环上了自己的脖子,将他狠狠地朝前带去,下一秒,基亚就被埃修扣在身前。不需要基亚提醒,埃修很自然而然地就知道该如何表演:“让开,否则我杀了他!”

  但丁的墨镜不自觉地沿着鼻梁滑下,眉头高高地皱了起来。

  贝克已经拉开了天穹之弓,他的手指动了动,终究没敢松弦。先前电光石火的交手告诉他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绝非是易与之辈,没有完全拉满的天穹之弓射出的箭矢恐怕无法威胁到他,但若是真的将天穹之弓撑成一轮满月,他是可以在埃修藏回基亚身后之前一箭射穿他的头颅,可同时射穿的还有埃修身后那些贵族!

  “基亚!”莫里斯紧张得声音都尖利起来,他一把跳了起来,“放开他!”

  “放箭!你为什么还不放箭!”埃尔德雷德侯爵的声音同样尖利,他已经出离愤怒了,恨不能一把推开教官贝克,自己抢过天穹之弓将埃修射杀。只是埃尔德雷德侯爵的武技实在是稀松平常,而且亚特还死死地拉住了他,不让他扑上去。那个年轻人是为数不多的在奈德横死当场时还保持着冷静的人之一,他定定地注视着埃修,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凯伊停下了脚步,犹疑地看着布伦努斯公爵,后者脸上已经聚起了如同乌云般阴沉的杀意:“没想到,真的会有宵小在我眼皮底下闹事……”他漠然地看向凯伊,“别愣着,把他当场格杀。反正已经死了个裁判所副所长,再死一个子爵又有什么关系呢?”

  “父亲!”莫里斯震惊地看向父亲,没等他出口苦劝,艾尔夫万公爵已经豁然起身,愤怒地指着布伦努斯公爵,“文森特!基亚终究是我儿子!”

  “是你自己的儿子不识好歹,在大图书馆呆了三年,还是蠢到看不出实力差距有如云泥吗?”布伦努斯公爵冷冷地说。基亚心里一跳,知道自己临时起意的人质计划最明显的疑点已经被察觉,这样下去自己跟埃修恐怕都难以脱身。这时特蕾莎也从坐位上站起,手里扣了一把黑键,她接下来做了一个极其大逆不道的举动:她将黑键对准了布伦努斯公爵!所有人的都震惊了,场间第二名超一流武者终于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却让本就剑拔弩张的局势更加尖锐!

  “基亚就算再如何不识好歹,也还是艾尔夫万家族的成员,他的生死不劳公爵大人挂心。”特蕾莎一字一句地说,丝毫不在意火之名将更加难看的脸色。布伦努斯公爵深吸一口气,他就算再如何横行无忌,在面对另一位跟他平起平坐的公爵和一名超一流武者的同时发难也不得不选择忍让。“好,很好,非常好!”他紧咬着牙,死死地盯着埃修,“滚吧,但是我记住你的脸了,今晚之后,只要你胆敢出现踏进萨里昂任何一寸的土地,迎接你的,只会是雄狮的怒火!”

  埃修平静地看了一眼布伦努斯公爵,不为所动。老酒鬼很久以前就跟他讲过,言语上的威胁是最无力的,反而会将自己束手无策的窘境暴露给对手——能动手早动手了,还磨什么嘴皮子?他押着假意挣扎的基亚,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所过之处,贵族们便仿佛是一群惊弓之鸟,自发地让开了一条道路,同时对这个狂妄的刺客投以惊惧的眼神。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