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七十四章 逃出生天(上)

第七十四章 逃出生天(上)

  “全都滚出去!”埃修踏进厨房,大喝一声,他从案板上拔起一把锋利的切肉刀,干净利落地一扬手,厚重的案板连同其下的木桌一分为二!王宫里的仆役们哪见过这等阵仗,吓得脸色苍白如纸。埃修挥舞着切肉刀,像是驱逐羊群一样把他们赶了出去。

  “你跑进厨房干嘛?厨房的窗外便是院子,守卫极其森严,你难道要架着我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吗?”基亚低声说,“这里可不是马里昂斯,不在乎我生死的大有人在。”

  “我怎么进来的,我们就怎么出去。”埃修镇静地说,他用刀背击碎了窗户,雕花玻璃破碎的声音清脆刺耳,宴厅里的贵族们想必都能听到这种带有暗示性的声音,然后他带着基亚沿着旋梯走下了地宫。

  那声玻璃碎裂的脆响确实传到了大厅中,教官贝克与凯伊最先反应过来,拨开人群,一个箭步冲进厨房,关心挚友安慰的莫里斯紧随其后。夜风卷着细雨从残破的窗户刮了进来,教官贝克朝那里扫了一眼:“窗台上没有脚印,并不是跳窗脱逃。”

  凯伊跟莫里斯点了点头,目光投向旋梯。贝克以弓术跻身超一流之列,他的眼力毋庸置疑,那么那名刺客只有可能挟持着基亚藏进了地宫中。这个宽敞不逊色于皇宫多少的地下空间被乌尔里克五世奢侈地用作储藏的仓库,开宴前这里布鲁努斯公爵还将西多利厄斯关押于此。“那两个禁卫军能拖得住吗?”凯伊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而莫里斯心跳加快了几分,萨里昂的禁卫军只忠于乌尔里克五世,任何胆敢在白银王座下践踏雄狮尊严的狂徒都会遭致毫不留情的打击,他们可不会去在意基亚的死活。万一禁卫军真的把那名杀手逼急了,那基亚恐怕也凶多吉少!一念及此,莫里斯顾不得许多,抢在凯伊与贝克之前,抄起一把菜刀就想冲下去。但是凯伊拦住了他:“莫里斯,你留在这里。”她无奈地看着莫里斯,口气难得地柔和起来:“你父亲的话你也不是没听到。你跟下去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

  “可是……就不管基亚了吗!”莫里斯红着眼睛想要冲破凯伊的拦阻,但是他终究还不是母狮子的对手,被凯伊一拳击在小腹,痛苦地弯下了腰。

  “我也不希望小基亚出事,但他方才的举动真的很跟自杀没有任何区别。”凯伊叹息着说,转向教官贝克,“贝克阁下,地宫环境复杂,请多加小心。”她苦笑了一声,扛着莫里斯走出了厨房。贝克诧异地看了凯伊的背影一眼,随即醒悟:她终究不愿意见到布伦努斯家族与艾尔夫万家族的关系跌落冰点,更何况布伦努斯公爵刚才更是被地狱修女当面威胁过。

  不过地宫里,自己可就没那么多顾忌对付那个手段下流的杀手了,应该还可以顺便救回那个愚蠢的小子爵吧?被埃修踹伤的下腹还在隐隐作痛,教官贝克阴沉着脸,又从腰间抽出了一根箭。他握着天穹之弓,弓弦上搭着两根修长的箭矢,一步一步地踏进了地宫。

  大厅中飘荡着浓郁的血腥气,盖过了食物的香气与鲜花的芬芳。异端裁判所的所长但丁已经匆匆离去,副所长在他的眼皮子下惨遭杀害,恐怕整个公国的黑翼修士小队都会倾巢而出,让刺客享受到异教徒首脑级的顶尖“待遇”。但丁前脚刚踏出大厅,埃尔德雷德侯爵后脚也出了门,临行前撂下一句:“我可不管那么多!”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要回公馆,组织自己的护卫猎捕杀手,为奈德复仇,那句留言自然是送给艾尔夫万公爵的——埃尔德雷德家族与艾尔夫万家族交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艾尔夫万公爵也皱着眉头,却没有任何表示,最后还是特蕾莎帮他拿的主意:“父亲不必为难,我会组织王城里的战斗牧师搜救基亚。”

  艾尔夫万公爵无力地摆了摆手:“去吧……这个臭小子……”

  这时凯伊也扛着莫里斯走了出来,附在布伦努斯公爵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火之名将绷紧的脸略微放松:“这样啊……不愧是教官贝克!”他赞许地看着凯伊,“你处理得很好。”

  “为公爵大人分忧。”凯伊说。

  莫里斯还在凯伊的肩膀上低低地抽噎着,布伦努斯公爵不耐地扇了一下他的脑袋:“行了你多大啦?还跟一个贵族小姐一样多愁善感。有教官贝克出马,基亚肯定安然无虞!”

  “不是,刚才凯伊老师那一拳打得太狠了,我现在好想吐……”

  等待是漫长而又难熬的,不知过了多久,贝克扛着一个人从厨房走了出来。已经如坐针毡的众人精神一振,却发现教官贝克肩上的人既不是杀手,也不是基亚,而是塔剑骑军统领,西多利厄斯!

  面对众人诧异的眼神,教官贝克摇了摇自己的光头,没有掩饰自己内心的茫然:“那两人……不在地宫里……”

  ……

  地宫下那两个禁卫军仍旧昏迷不醒,只是西多利厄斯已经不见了踪迹。埃修也无暇去关心那个塔剑骑军统领如何从地宫中脱身,他很快就定位到了密道的入口,掀起石板。基亚看着那丛朝深渊一般的黑暗延伸下去的通天藤,脸色有些发白:“怎么下去?”

  埃修已经跳了下去,伸手握住一条藤蔓,双脚撑在墙上:“滑下去。”

  基亚咬了咬牙,学着埃修,心惊肉跳地握住另一条藤蔓,在半空中颤颤巍巍地往下挪动。埃修已经合起了石板,黑暗顿时吞没了这片空间。基亚紧紧攥着那根纤细的藤蔓,感受着手中的藤蔓在他全身重量牵引下的每一丝颤抖。在没有任何光源的空间中视力已经成为了摆设,却让基亚的听觉更加敏感,他能听见短促的气流紧张地在自己的肺腑与鼻腔间进进出出的呼吸声;自己掌心与藤蔓火辣辣的摩擦声;以及身边埃修轻快地蹬在墙壁上加速下滑的脚步声——没多久那脚步声就离基亚远去了。时间仿佛跟密道中的空气一样停止了流动,也许过了有十年那么漫长的时间,基亚终于看到身下的黑暗中透出些许温暖的光晕,再然后,他的脚终于触到了实地。

  埃修已经等着他了,两人沿着一路长明的灯火狂奔,终于来到了埃修当初爬出来的那个四四方方的小水池。“深呼吸,能憋多久是多久!”埃修不由分说地拽着基亚跳下了水池,一拳狠狠地砸在机关上,水池中央出现了一个漩涡,水下仿佛有一只手抓住了他们的脚,将他们一直往深处用力地拖拽。基亚紧闭着眼睛,死死地封着自己的口鼻,没多久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被水的浮力托举起来。

  “哗啦!”基亚的头露出了水面,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跟埃修正身处萨里昂城外的萨罗非河正中央,远处可见王城通明的灯火,在绵密的雨幕中折射出斑斓的光。他跟着埃修奋力游到了河岸边,已经有一个戴着墨镜的银发男子在等着他们了。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