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七十七章 暗潮尾声(二)

第七十七章 暗潮尾声(二)

  “露西安娜小姐,伊莉斯公主向您致以她最真挚的问候与无法来拜访的歉意。”温迪尔祭司敲了敲虚掩的门,没有应答,只有重物砸在地面上发出的沉闷声响。温迪尔祭司叹了口气,伸手招来一个女佣,问道:“露西安娜小姐有多久没出门了?”

  女佣低着头:“已经有三天三夜了,大人。饭菜倒是有按时送进去过,但小姐往往只吃一餐。”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温迪尔挥退了女佣,把手放在门上,声音提高了些许:“露西!”

  屋内一片安静,温迪尔用力一按,门开了,门后堆积如山的古卷也滚落一地,与此同时房间的全貌也展现在温迪尔眼前,像是书山朝他开放了一个小小的角落,目力所能及处尽是书,文字以各种形式被记录在各种载体上,有用一整张羊皮写就的长诗,也有写在纸片上的短歌;有用硬牛皮包覆的大部头,也有字迹潦草的文抄。屋子的正中央趴着一个少女,漫不经心地翘着脚丫,脸埋在一部厚厚的《古巴克斯通史》中,书页在她的手中“哗哗”地翻动着。直到温迪尔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古籍走到她跟前时,她才抬起头,有些不快地说:“我听到了,温迪尔爷爷。这种出于礼仪的套话完全不用跟我说,伊莉斯她既然不来,那就不用告诉我她来过。”

  温迪尔在少女的身边坐下:“露西你可以没那么多顾忌,我身为创世教派的大祭司可得严格遵循礼法。”他扫了一眼少女身边已经凉透的食物,皱起了眉:“你有多久没有规律地饮食过了?”

  “也没多久,就两天多一点。”

  “你啊……”温迪尔叹息一声,“贾斯特斯大人一走你就开始无法无天了。”

  “父亲在伊索斯的时候我也还是这样。”少女反驳道,她合起了那本厚重的史籍,从书堆里抽出一本新刊的《潘德志》,“去瑞文斯顿交流的人选确定了吗?”

  “还没呢,那几个年轻人习惯了南部的烈日,都不想去北境挨冻,更何况路途也不是一般的凶险,菲尔兹威与萨里昂都与我们交恶,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正规军围堵。就算取道迦图草原,也不可能安全多少分。”

  “我想去。”少女突然开口说。

  “不行!”温迪尔瞪着她,“我后半句话你是不是没听见?要是被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你是贾斯特斯大人的女儿,拿你做要挟,执政官该如何自处?更何况瑞文斯顿那边来的只是一个人微言轻的贵族子弟,又不是亚力克西斯家族的直系继承人。派你去,岂不是把帝国的姿态压得太低了?”

  “那随便指派个人做交流代表,我以私人名义去波音布鲁的王立学院就读。”

  “更不行!你能不能好好想想自己的身份?执政官的女儿不在帝国境内好好待着,反而横跨整个大陆去波音布鲁,恐怕全达夏的影子刺客都会跟着你横穿潘德吧?”

  “那我隐姓埋名,乔装身份,路上雇佣一队佣兵做护卫。这下谁会知道?”

  温迪尔被对方的执拗弄得没脾气了,他无奈地看着少女:“去瑞文斯顿干嘛?”

  少女扬了扬手中的《潘德志》:“我觉得布罗谢特教授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学者,他编纂的《潘德志》对于局势的剖析虽然有时太过迂腐和理想化,但是看人很准,跟他交流定然有所裨益。”她大声地念诵着书中的一段话:“温迪尔祭司很显然更适合做间谍头头而非是神职人员,他对于情报的管控能力不会逊色于达夏的哈里发哈米德,甚至犹有过之。帝国实行新政之初,他仅仅凭借巡逻骑士报告中的只言片语便推断出了大部分蛇教据点的所在,一举扫灭。帝国的新政能够在初期就几乎毫无任何阻力地顺利铺展,温迪尔祭司功不可没。”

  温迪尔摇了摇头:“不过是一些陈年旧事,何足挂齿?露西你别想着拍我马屁,我不吃这套。”

  “温迪尔爷爷你就让我去吧,帝国的那些学院不过是肤浅的贵族子弟镀金的地方,没有一点学术氛围。上次我在那里宣讲潘德的诗体变迁,听众都没有几个人。波音布鲁不一样,旧潘德的很多学者都在王立学院开枝散叶,据说随便一个黑矛骑士团的骑士都能跟学者聊上几句潘德史。”

  温迪尔长叹一声,他又何尝不知少女跟帝国的贵族圈格格不入,甚至被她的同龄人半公开地排斥。她虽然是贾斯特斯最宝贝的女儿,容貌也算出众,早些年也不乏想高攀的追求者,但最终都因为她那古怪的脾性敬而远之——有她出席的场合,任何高谈阔论都会变得小心翼翼,因为她随时都有可能强硬地插进来指正你言论的不当之处。某次伊索斯的晚宴,创世女神教派的某位主教宣称帝国人的祖先是神,而达夏人的祖先是豺狼,这时她出现了,只用了一句话就让主教哑口无言:“是蛇神还是创世女神?”而后她开始剖析达夏的历史,其内容如果记载在纸上想必那会成为一部极为大气磅礴的论文,被史学家们奉为经典。然而她所处的环境并非是学院而是宴厅,她的听众是贵族与教士而非学者,他们要么端着酒杯要么搂着别人的腰,最后都不耐烦地走开了,留下她一个人,那时候她刚刚讲到达夏的图腾崇拜。

  露西安娜·杜克斯,这个才满十七岁的少女是帝国,乃至于潘德绝无仅有的天才。她仿佛对语言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使得她学习任何语言都仿佛把刀叉握在手中那般轻松自然,她三岁时便无师自通地能够通读用古帝国文字写就的巴克斯长诗,六岁便从诺多的文献中翻译出了七则短诗——这是很多语言学者穷其一生也难以望其项背的成绩,但对于露西安娜来说,这才只是开始。她很快就成为了诺多语的权威,甚至有北境的学者在黑矛骑士的保卫下不远万里地横跨潘德前往伊索斯,跟她共同研讨自己珍藏的诺多卷轴。

  可她也是绝无仅有的怪胎——至少帝国的年轻贵族们都是这样认为的,也许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爱焕发光芒的珠宝,反倒对写满了字的纸充满兴趣的贵族少女。他们私底下大发议论,吹嘘说自己看不上这样的女子,不屑在舞会上跟她搭话,但他们心里明白的很,这只不过是害怕在露西安娜的面前出丑的借口罢了。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