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七十八章 暗潮尾声(三)

第七十八章 暗潮尾声(三)

  也许,学者汇集的波音布鲁才是露西安娜最好的去处吧?看着露西安娜小鹿一般的哀求眼神,温迪尔心中一软,那一瞬间他确实有着松口的冲动,但很快被他打消了——在他这个年纪,他已经习惯了用理智而非热血去处理事情。

  “露西,你终究是贾斯特斯大人的女儿,有很多事情都不能顺心意而行。别让大家太为难。”温迪尔叹息着说,他站起了身,不忍去看少女失望的双眼,“我虽然一直都很宠着你,但也不能为了你一时的任性而给帝国埋下隐患,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温迪尔转身出门,身后,露西安娜的声音追了上来:“温迪尔爷爷,既然我身为父亲的女儿,那是不是有一天我也会被当做政治交易的筹码?到那时您是不是也会和今天一样,为了不给帝国埋下隐患,不让大家为难,而不去尊重我的意愿?”

  温迪尔心中一颤,露西安娜平静的声音像是一把扎进他后背的刀子,他有些艰难地转过头,与露西安娜明亮的目光对视,他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沉默了很久,说:“这是两码事。”

  ……

  门被温迪尔关上,房间内再度回归平静,只剩下空气、光线、浮尘、墨香,还有当中的露西安娜。她侧耳听着温迪尔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在确定老人已经离开后,小心翼翼地从身旁的《古巴克斯通史》的书页中抽出三张泛黄的羊皮纸,有两张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第三张却只有寥寥几行匆忙而潦草的字迹。露西安娜仔细地将它们叠在一起,长出一口气。虽然帝国的风气开放,并不像其他国家那样将马迪甘的作品列入禁书之列,但露西安娜也不会轻易地将这三张羊皮纸暴露在创世女神教派的大祭司面前,这毕竟是那位大预言家生前的手稿,而且还是她千方百计想前往瑞文斯顿的根本原因。万一让温迪尔看出端倪,那等待她的肯定是无间断的盘问,不把手稿的来龙去脉套出来誓不罢休!

  露西安娜轻轻地敲着自己的额头——这是她整理思维的一贯方式,第一张羊皮纸的内容跟帝国市面上流传的抄本无异,讲述了潘德帝国的变迁,然后以354年帝国年祭之变收尾。“仿佛水滴汇入河流/火星投奔烈焰/逃出囚笼的恶鬼闭目沉睡/没有听见身侧命运的窃窃私语/看哪/于无声处沉睡着的/是英雄的化身/还是地狱的代表/这一天/预言实现——是说当时喧闹者阿拉里克与那个死囚其实是成功逃出了雅诺斯?”她自言自语,拿起了第二张羊皮纸,其上的内容则完全没有被任何一版的抄本收录,“以秩序的名义/血珠在天使的黑翼上滚动/狂徒的快刀斩破了暗色的狂潮……这又该怎么解呢?”

  露西安娜苦恼地叹了口气,她虽然可以依稀地推断出这一张羊皮纸上的内容与萨里昂有所关联,但她却没有太多可以获取信息的渠道——她既不染指军务,接触不到机密情报;也没有好事的朋友能够跟她分享一些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至于流言如蝇乱舞的酒馆则是她断然不会涉足的地方。露西安娜看向第三张羊皮纸,低声念了出来:“改变世界的火焰在雪原慢条斯理地燃烧/猎鹰在风雪中归巢/与龙合奏的奏鸣曲/被杂音推向最高潮!”

  雪原、龙与猎鹰……瑞文斯顿,非去不可!露西安娜下定了决心,起身扑到书桌之上,抓起羽毛笔,草草沾了沾墨水,奋笔疾书。她起草的是一张创世授权书,持有此令的人相当于直接受到创世女神教派的庇护,可在帝国境内畅通无阻,甚至能在伊索斯周边的村庄无偿招募教团的佣兵,比执政官亲笔签发的通行证还要好用。。露西安娜几乎是一气呵成地完成了整篇授权书的伪造,然后在末尾惟妙惟肖地签上温迪尔祭司的名字,满意地笑了。创世女神教团的佣兵可不同于潘德上那些混迹于佣兵工会,粗俗不堪,随时可能内斗反水的冒险者,他们的素质绝对不逊色于帝国的正规军,既是虔诚的教徒,也是严明的士兵。

  她又给贾斯特斯执政官写下了一封信,内容非常简短,也极其特立独行:“父亲,我走了。至于怎么走的,走去哪儿,想必温迪尔爷爷会告诉您,反正等你跟温迪尔爷爷发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跑到很远很远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她一口气写了四个“很远”,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借走的教团佣兵会还回来的。”在写完这一句后,她放下笔,轻快地起身,走出房门,喊来一个女佣:“去街上买几匹黑布回来。”

  女佣看到露西安娜有些惊喜,随后不解地眨了眨眼:“小姐,买黑布做什么?”

  “买布肯定是要做衣服啊,快去快回。”露西安娜挥了挥手,转身回房,在书堆里翻了半天,终于摸出一截沉甸甸的圣墓黑枪的枪头,还有一柄装饰华丽的贵族护手剑。这是她十二岁生日那年莱迪赠予她防身的礼物,尽管她那身为执政官的父亲颇有微词,露西安娜还是在帝国最精锐的反骑步兵中学习了四年基础的防身技巧。守墓人曾经不无遗憾地表示如果露西安娜能分出一半的精力放在练习战技上——同时保持健康的作息——将来至少也是个准一流武者。

  露西安娜将枪头放在手中掂了掂,没多久她的小臂就开始发酸,她知道自己是带不走这截黑枪了,而那柄护手剑又太过细小。那是莱迪为十二岁的小露西安娜特别打制的,剑身又轻又薄,只有后半截开刃,砍砍稻草人或者是披着皮甲的木桩倒是游刃有余,不能指望它去劈斩铁甲。更何况露西安娜现在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这柄护手剑在她手中跟一个花里胡哨的长匕首并没有任何区别。不过聊胜于无,漫长的旅途中有个防身的武器总归不是坏事。露西安娜想了想还是把护手剑放在了桌上。

  女佣把黑布买了回来,露西安娜把门反锁,一个人对着黑布裁裁剪剪,她的手法很生疏,很缓慢,像是一个有样学样,按部就班的学徒,但不会有哪个学徒会像露西安娜这样将做得一丝不苟,完美无瑕,就连最苛刻的裁判也无法从步骤中挑剔什么。三个小时之后,一套夜行衣在露西安娜手中诞生,她还顺便给自己做了个面罩。若是贾斯特斯执政官在这里定会惊得眼珠子都凸出来:这还是那个一心扑在读书与语言学习上的露西安娜吗?

  接下来就是等待午夜的到来了……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渐渐涂染上了黄昏温柔的光晕,露西安娜开始打包自己的行李。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