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五章 巨剑,玛丽斯!(中)

第五章 巨剑,玛丽斯!(中)

  “知道菲尔兹威那边会派人来,没想到会是‘巨剑’玛丽斯,”基亚目视着那一队女武神骑士直直撞进银湖镇的大门,虽然威势远及不上同等人数的狮骑士,但那些身披铁甲的女性却有别样的视觉冲击力,那飒爽的风采甚至让他想起了阿芬多尔的骑士长凯伊。他看了看埃修:“你打算怎么办?”

  “进银湖镇。”埃修说。

  基亚愣了一下:“你不会真想跟女武士骑士团正面冲突吧?更何况还有一个玛丽斯,她虽然只是准一流的武者,但论起单打独斗,很多成名已久的一流武者都不是她的对手。凯伊老师曾与她交过手,被打断了三根肋骨。”

  “可以的话,当然不想。”埃修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他转身进了营帐,再出来时,两柄长刀挂在他的腰间。埃修从容地扶正刀柄的位置,翻身上马,自始至终他的脸色都保持着平静,“但是萨拉曼还在镇里卖马呢。”

  玛丽斯很快就找到了银湖镇的露天拍卖场——亦或者是拍卖场前厚厚的人群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马背上的视野非常宽阔,她一眼就看到了人群当中的那十匹还披着菲尔兹威制式马鞍的军马,还有军马旁边的那个达夏人。

  萨拉曼还在不遗余力地朝面前的一个佣兵头头推销,对方的眼神中明显地流露出了些许的意动,只是还不肯松口,萨拉曼把价格朝下压了几十个第纳尔,提出附赠一袋菲尔兹威的制式飞斧,佣兵头头终于动心了,眼看着就要一笔交易就要敲定,一柄宽厚无比的双手巨剑旋转着飞来,剑刃斩破空气,呼啸着刺进两人之间的地面,佣兵头头递第纳尔的手僵住了,他的手只要再往前进些许,五根手指都会被剑锋斩断!人群之外,玛丽斯环抱双手,眼神睥睨,像是野狼扫视群羊:“继续啊?怎么不继续了?”

  萨拉曼看了玛丽斯一眼,他虽然不认识这个前来找茬的女人,却认得她身下的那匹高大的孔宁加战马,而她身后跟着的女骑士骑的则是清一色的金鹿战马,此马种耐力极佳,虽然不及孔宁加战马身高体健,但也不像前者那般暴烈难驯,是女骑士坐骑的上上之选。

  孔宁加战马、金鹿战马、女骑士……来人的背景已然呼之欲出:菲尔兹威的女武神骑士团!萨拉曼的喉头艰难地滚动了一下,他吞了一口冰块一样的唾沫,心里暗暗叫苦。

  玛丽斯看了脸色大变的萨拉曼,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这个人,不像。”她跳下马,人群像是潮水一般,忙不迭地朝两边退开,自发地让开了一条通往中心的道路。玛丽斯径直走到萨拉曼面前,径直伸出了自己的左手,萨拉曼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玛丽斯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将他拎了起来,一字一顿地说:“哪里来的马?”

  萨拉曼拼命掰着玛丽斯的手,用手指去掐她的手腕,离地的双足不住地踢动着。但这个健壮的达夏汉子的反抗在玛丽斯眼中跟一只兔子的挣扎没什么两样,她缓缓地收拢自己的手指,萨拉曼张大了嘴,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玛丽斯漠然地扫视着周围,提高了自己的声音:“大丈夫居然不敢作敢当吗?你再不出来,这个为你卖马的人的喉咙可就要断了!”

  马蹄声自广场的另一头传来,如同骤雨一般敲打着地面,与此同时,一柄长刀如同一条白虹一般横贯数十米,直扑玛丽斯的面门!

  玛丽斯眼中骤然升起棋逢对手的惊喜,她左手仍旧掐着萨拉曼,右手已经握住了那柄双手巨剑,全力一挥。白虹如同撞上了一堵坚实的山壁,倒飞回去,被骑手徒手接住,纳刀入鞘。与此同时马蹄声止,骑手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起,他刚刚发出雷霆般凌厉的一击,语气却不温不火,慢条斯理,像是一个刚从田间劳作归来的老农:

  “你不放下他,怎么继续?”

  玛丽斯松开了手,萨拉曼倒在地上,摸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玛丽斯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你就是那个打伤了我军一队斥候,还把他们马给抢走的人?”

  埃修也在打量着玛丽斯,外号“巨剑”的她既出身名门,是西吉蒙德侯爵的长女,也是菲尔兹威屈指可数的猛将,在她的身上几乎发现不了任何属于女性的柔美,虽然说她模样还算端正,一头利落的金色短发更是横添了几分干练的美感,但是她实在是太魁梧了——她甚至比埃修还高出一个头!只能套在壮汉身上的重甲完美地贴合着她健壮的身躯,在埃修见过的人当中,只有剑斗士欧鲁巴能在身高体格上能与玛丽斯一较高下。

  确实很强……埃修想,玛丽斯在《潘德志》中被布罗谢特称为“最可惜的准超一流武者”,指的就是她单打独斗的实力能够稳稳地压过那些一流武者一头,然而在战场的表现却远远地逊色于她的手下败将。但眼下的环境明显不是瞬息万变的战场,而且埃修不仅仅面对的是玛丽斯,还有那十来名女武神骑士。

  “你,不错。”玛丽斯开口了,“马我带走了,你也跟着,在这当佣兵有点埋没你了。”

  “出个价吧。”埃修不动声色地说,“我毕竟是个出卖武力的佣兵。”

  玛丽斯不耐烦地挥手,女武神骑士的手齐齐放上了剑柄,将长剑抽出了半寸,剑身与剑鞘的摩擦声短厉而肃杀。玛丽斯走到埃修面前,居高临下地逼视埃修:“这十匹军马就是我出的价,你走还是不走?如果不走,那就是选择跟菲尔兹威为敌,那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埃修静静地看着玛丽斯,突然开口说道:“萨拉曼。”

  “在。”

  “佣兵公会中有没有瑞文斯顿军方那边的单子?”

  “有。”

  “接了。”埃修说。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