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十一章 西吉蒙德(下)

第十一章 西吉蒙德(下)

  夜已深,玛丽斯躺在简陋的草席上,四肢成大字摊开,手脚粗大的侍女用力地按摩着她僵硬的关节。冰冷的夜风撩开帘子的一角,西吉蒙德侯爵无声地走了进来,轻轻挥手,侍女点了点头,躬身退出了营帐。玛丽斯看了父亲一眼,别过头去。

  “玛丽斯,你可知错?”西吉蒙德侯爵搬过一张凳子,在玛丽斯面前坐下,他虽然是在责问,声音却很轻柔。

  “没错。”玛丽斯梗着脖子,有些吃力地翻了个身,留给西吉蒙德侯爵一个不耐的后背。西吉蒙德侯爵好脾气地笑了笑,搬着凳子又挪到了另一边,“擅自调动军队出营,在中立区域银湖镇跟人大打出手,女武神全部陨落,你还成了阶下囚,被人解到我军军营前……说说看,你哪里没错?”

  “没错就是没错!”玛丽斯的声音里像是横着一块冷硬的顽石,她一时半会没法翻身,索性闭上了眼,不去理会西吉蒙德侯爵。

  “几年前达罗斯曾经把一本《潘德志》给我看,布罗谢特在上面给我的评语是‘名将之资,奈何治军不严。’当时我还不服气,抡起行军打仗,排兵布阵,菲尔兹威里我自谦第二,谁敢去坐第一的位置?比约恩只是运动战,游击战的天才,艾丁侯爵敢于死战却不知战法变通,艾里侯爵——”他微微地冷笑了一声,“没有了赫拉克勒斯,他只是一个成天沉溺于酒色的暴徒而已。整个菲尔兹威,能做到令行禁止的贵族将领,独我一人!布罗谢特远居潘德一隅,凭什么给出这样不负责任的判断?”

  “可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所谓的治军不严,是怎么回事。”西吉蒙德侯爵伸出手,轻轻摩挲女儿的头发,“我太宠你了,宠到你都可以在将士们面前无视我的存在了。军令如山,唯独你不当回事,上次攻城,让你不要孤军深入,跟在达罗斯后面,稳扎稳打,你非要贪功冒进,直接冲进严阵以待的龙骑士阵线里。若不是达罗斯冒死去救,你现在恐怕还在瑞文斯顿的大牢里关着。”

  “谁要他去救?若不是他多管闲事,潘德的一流武者中早就有我的名字了!”玛丽斯一边扭着头躲闪西吉蒙德的手,一边说道,只是因为底气不足,她的声音小了很多。

  “你以为,准一流武者跟一流武者间差距真的很小吗?”西吉蒙德侯爵的语气骤然严厉,“大错特错!一流武者,对于战局的阅读能力都绝对不会逊色于任何一位久经战阵的名将,你曾经击败过凯伊,可别忘了,那场努达堡下的遭遇战,是以母狮子的胜利告终!个人的武力再强大又如何?靠着单打独斗,好勇斗狠就能取得一场战争的胜利吗!你又不是超一流!你跟赫拉克勒斯比试至今,有几次能撑过两回合?”

  玛丽斯仍然闭着眼,嘴唇抿出反逆的线条,但她这次已经彻底失去了顶撞的底气。西吉蒙德侯爵轻轻地戳了戳她的脑门:“不服气?给你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我从勇士团和涌泉护卫军中各抽调一百人,你恢复以后连夜赶往泊胡拉班镇守。”

  “不去!”玛丽斯闷闷地说。

  “真不去?”西吉蒙德侯爵笑笑,“这可是你报仇雪恨的机会哦,那个年轻人很有可能会对我们的后勤基地抱有想法。”

  玛丽斯睁开了眼睛,光芒一闪而过:“当真?”

  “既然他与菲尔兹威为敌,那么瑞文斯顿那边不可能没有收到风声。伊凡勒斯不是傻子,知道再这么跟我耗下去他几乎没有赢面,银湖镇来了这么一个对菲尔兹威抱有敌意的强者,他肯定会想办法去接触的。”西吉蒙德侯爵缓缓地说,“我们做好最坏的打算,万一伊凡勒斯真的和那个年轻强者达成了某种协议,那存放我军粮草的泊胡拉班肯定是他们首要目标!”他拍了拍玛丽斯的脑袋,“怎么样,把他绑到我的马前如何?”

  玛丽斯这次没躲,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父亲:“一言为定。”

  “当然。”西吉蒙德侯爵起身,掀开帘子出去了。

  冰凉的夜风扑面而来,西吉蒙德侯爵抱着双臂,身边的达罗斯适时地为他披上厚重的大衣。西吉蒙德侯爵搓着手,大步向前走去,当走出了一定距离后,他压低了声音:“写信,将赫拉克勒斯调到泊胡拉班驻防!明天下午前,我要看到他出现在泊胡拉班!”

  ……

  潘德的夜晚从来就不安全,劫径的盗匪只会比觅食的群狼更加难产,也更加危险,哪怕是最为追求效率的萨里昂商人,也不会轻易地为了多省下几个在旅馆过夜的第纳尔而冒险走夜路。但有时候夜色也是绝佳的掩护,潘德上不知道有多少看似已成定局的战役被一次孤注一掷的长途奔袭逆转,便仿佛尖刀撕开暗夜的伪装,决然地递上注定在战争史上无比辉煌的刺杀!

  已经是半夜时分,阿芬多尔城中只剩下星星点点的灯火,内海的涛声温柔地漫过大街小巷,在城门口执勤的卫兵倚靠着自己的长戟,打着呵欠等人来换岗。

  马车的车轮“吱吱呀呀”地碾过地面,同时夹杂着密集的马蹄声与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在城门口停住。卫兵一个激灵,奋力地眨了眨惺忪的眼皮,发现一支护卫队正停在他面前,一个领头模样的男子举着火把走了上来,有些粗鲁地递来一纸文书,险些戳到他的下巴:“我们要出城。”

  卫兵低头一看,那是一封萨里昂商人公会签发的通行证,他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出吧出吧,你们这帮奸商真是的,早不出晚不出,偏偏赶在军爷打瞌睡的时候出。”他扳动机关,城门缓缓朝两侧打开。

  “呵呵。”那人笑了两声,似乎是不屑,似乎是轻蔑,总之其中蕴含的意味相当让人恼火。卫兵被对方轻佻的态度激怒了,睡意一扫而空,长戟重重往地面一顿:“你什么意思?”

  “唰!”护卫队里的人齐齐偏过了头,视线聚焦过来,在火光的映照下他们的目光有如实质的长矛!卫兵的心跳在那一瞬间漏跳了半拍,以为自己迎面撞上了一面森然的刀墙!他这时才注意到眼前这支护卫队与他之前打过照面的所有商队护卫都不一样,跟那些无论何时何地都在夸夸其谈的佣兵不一样,这支护卫队到现在除了那名队长上来跟他交涉以外,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自始至终保持着沉默,他们的面部表情也高度一致,在火光下仿佛苦行僧一般肃穆。卫兵意识到眼前这支部队可能并非是寻常的商队护卫,他不想引火上身,有些尴尬地挥了挥手:“没事没事,我刚才有点冷。走吧走吧。”

  “呵呵。”队长又笑了一声,这次卫兵不敢再发作了,目送着这支护卫队沉默地离开了阿芬多尔,又沉默地走进黑暗笼罩的旷野中。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