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十六章 阿基里斯之踵(上)

第十六章 阿基里斯之踵(上)

  调虎离山!这是赫拉克勒斯脑海中蹦出的第一个念头,那个年轻人清醒的眼神、明确的目标、果断的行动无一不是在向赫拉克勒斯堂而皇之地宣告这是一次阳谋,一次针对他的阳谋!其目的就是要将他这个驻守泊胡拉班的超一流武者孤立出去,这算不上什么高明的谋划,但是在潘德长年累月的战争实践中却屡试不爽。没有超一流武者那足以倾覆战场的武力,计谋才得以焕发自己的光彩。

  这是明目张胆的阳谋,但是赫拉克勒斯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进铺开的罗网之中,原因无他,那仿佛狂潮一般席卷过来的刀芒让赫拉克勒斯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对方的刀势极具侵略性,甚至让他想起了刀圣达曼手中那对仿佛双狼狂野共舞的军刀。这绝非是朝着粮草堆放处的方向且战且退就能应付的对手,稍有不慎自己就有可能被暴烈的刀锋吞没!唯一的出路,只有迎着金属的风暴前进,然后——

  生死相搏!

  赫拉克勒斯毅然决然地踏前一步,下一刻,火星在暗夜中激烈的迸溅,金属的风暴在尖利的颤鸣声中戛然而止。双刀就架在赫拉克勒斯面前,却再难寸进!

  那是……月光再度从云层中落下,埃修看清了赫拉克勒斯用来招架的武器——严格意义上来说那并非武器,只是一支修长而狞恶的箭矢,通体泛着沉凝的黑色,月光落在其上,却有如落进了无底的深渊,甚至连箭羽也是黑的,轻薄而锋利的边缘让人想起快刀的刃口。难怪它能格挡住埃修的次品刀而不是被斩为三截,那亦是一件恶魔武具,或者说是恶魔武具的一部分:用精钢打制的复仇者之箭!

  赫拉克勒斯低喝一声,单手发力,震开刀锋。埃修几乎是同步做出反应,手腕翻转,双刀沿着箭身平削,想要直接砍断对方的手指,赫拉克勒斯毫不犹豫地松手,任由箭矢落地,埃修果断上前,双刀径直捅向赫拉克勒斯的小腹,但是赫拉克勒斯转手又抽出了两枚复仇者之箭,像是握剑一般握着箭矢,“铮铮”两声,在千钧一发之际挥开了刀锋,而后悍然还击!尖端直取埃修的左胸,埃修不得不后退一步,双刀横在身前招架,但坚硬的箭簇还是在刀刃上豁出了一个缺口。攻防的立场一瞬间逆转了,赫拉克勒斯挥舞着箭矢,仿佛那是精巧而致命的刺剑,将埃修逼得一退再退,一直将埃修逼出了他的攻击范围,也不追击,就站在原地,冷冷地注视着有些狼狈的埃修,而那两把粗制滥造的长刀已经满是累累的伤痕,随时处在崩裂的边缘。至此,两人间惊险的交锋告一段落,隔着数米相互对峙着,视线在正中央交错,似乎可以迸溅出火花。

  好强……埃修想,自己已经抢得了先机,却没有占到丝毫的上风,甚至还被逼了回来。对方到底是被冠以“最强”这一称号的存在,无论反应还是力量都是埃修生平仅见的强悍,更要命的是两人手中的武器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埃修若是贸然再度出击,很有可能便是刀毁人亡的下场。

  好强……赫拉克勒斯也在想,虽然他成功地逼退了埃修,但是虎口却在那接连的碰撞中隐隐作痛。不愧是能轻松制服玛丽斯还能顺便屠杀一个小队的女武神的存在,对方的力量与反应都是赫拉克勒斯生平仅见的强悍,若不是两人手中的武器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很有可能第一回合他便会遭受重创。

  这个距离……赫拉克勒斯试探着后退了一步,埃修也朝前踏出了一步,两人间依旧保持着那不远不近的尴尬距离,这个距离有相当的缓冲余地,埃修不敢贸然进攻,可赫拉克勒斯也不敢轻率地直接朝粮草堆放处且战且退。赫拉克勒斯再试探地退一步,这一次埃修直接朝前进了三步!那点缓冲的余地已然岌岌可危。果然,赫拉克勒斯心里叹息,对方也看出了自己不愿与之纠缠的意图,他若是再后退一步,恐怕便会再度卷入金属的风暴中。

  “我听到兵器碰撞的声音了,发生了什么?是谁喝多了械斗吗?”玛丽斯全身只裹着一件浴袍,大踏步地冲出营帐,一眼就看到正在对峙的埃修与赫拉克勒斯。埃修身上套着的女武神铠甲让玛丽斯怔了一下,只是当她看清了头盔下那张可恨的男人面孔后,脑海里仿佛天崩地裂,岩浆一般红热的怒火四下奔涌,理性之弦刹那间灰飞烟灭。“你竟敢羞辱她们!”玛丽斯怒吼一声,也不顾自己只穿着浴袍的事实,就这么赤手空拳地径直朝埃修飞扑过去。赫拉克勒斯大惊,但是阻止已是来不及,他又不能冷血地转身离去,任由玛丽斯毙命于埃修的刀下,只能也朝着埃修冲去。看似胶着的局势瞬间被打破了,却并未朝明朗的方向发展,反倒在飞扬的刀锋,漆黑的箭矢,还有小麦色的手臂大腿间滑向混乱的深渊。

  ……

  “那边已经开始了。”基亚深吸一口气,打了个手势,佣兵们迅速地跟上他的步伐,踱着墙根的阴影,朝泊胡拉班的深处走去。西海岸的女性向来高大魁梧不逊色于男性,女武神的铠甲穿在基亚一行人身上丝毫没有任何的违和感,堪称完美的伪装——如果不考虑吊在队伍最后,动作僵硬脚步蹒跚的安森,他虽然经过萨拉曼严苛的锻炼,却也没有强壮到能够穿着一整套重甲还能行动自如的地步,更何况埃修缴获的女武神战甲中,最小号的都比他的身材大上几圈,他能坚持着不掉队已经殊为不易。好在夜色朦胧,酒足饭饱醺醺然的菲尔兹威人眼光也朦胧,偶被人撞见,硬是没看出破绽,反倒还借着酒劲朝这边吹了几声口哨。基亚毫不费力地找到了粮草堆放的地点,看守的卫兵还算尽忠职守,并没有喝得烂醉,在看到基亚等人后警觉地举起了手中的短斧:“口令!”

  “苹果在哪里跳舞?”基亚细着嗓子说,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卫兵楞了一下:“衣……柜里。女士您长得可真——”他想了想,憨憨地说,“有男子气概。”

  “呵呵,菲尔兹威的人脑子里果然都是筋肉啊。”基亚恢复本音,笑了笑,卫兵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哪里不对劲时,“咻”一声轻响,一根弩矢已经贯穿了他的头颅。萨拉曼收回轻弩,朝基亚点了点头。

  “找到他们放酒的场所,动作要快!”基亚从一旁的火堆中取出一根燃烧的木柴,火光映亮了他镇定的脸,也映亮了他眼中隐隐的不安。埃修,你一定要坚持住啊!基亚听着村子另一侧传来的狂暴的金属交击声,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