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二十五章 超一流的追猎(上)

第二十五章 超一流的追猎(上)

  埃修静静地倒伏在半人高的茅草中,呼吸声微不可闻,全身的肌肉看不出一丝起伏,像是一块一动不动的磐石,俨然与身下的大地融为一体。

  地面传来轻微的震颤,马蹄声由远及近,被泥土传导到埃修的耳边。一、二、三……十!埃修在心里悄然点数着,这是一队满编的菲尔兹威游骑,根据马蹄声的方位来看,他们之间的阵型及其松散,一旦受到袭击,十个人之间完全无法互相接应,但埃修知道,这种松散,对他来说却是最棘手的掣肘。他只要贸然动手放倒一个,剩下的游骑立刻会作鸟兽散,然后等待他的便是菲尔兹威军大规模的围剿!他先前已经吃过一次亏,好不容易才从那堪称天罗地网一般的攻势中逃脱,这次自然留了个心眼。

  虽然奇袭泊胡拉班成功,但埃修,乃至于基亚一行人都并未脱离险境,前线粮草被他们付之一炬,菲尔兹威人已经是红了眼睛,报复性地在泊胡拉班的周边地区展开了犁地式的搜索。为了减轻基亚那方的负担,埃修刻意往菲尔兹威跟萨里昂交界处的方向遁逃,期间出手诱杀了几队意图擒他拿下首功的游骑,将菲尔兹威人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东线。不过菲尔兹威那边的指挥官反应也很快,迅速地做出了针对性的布置,游骑在发现埃修的踪迹后不再是大呼小叫地冲上来包围他,而是留了几个人不紧不慢地缀着,其余人则是快马传报大部队。不是埃修甩不掉那些游骑,他若是一心想走,直接杀人夺骑便可扬长而去,可基亚那边又该如何自处?他所能做的,就是将菲尔兹威人的反扑尽可能地往东线拉扯。

  但躲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片茅草是个天然的庇护所,自然也是搜查的重点对象。已经有马蹄声逼近了他所处的位置,骑手挥舞着长矛,不停地拨开茅草。按理说以他一人之力,短时间内很难彻底地搜遍这片茅草,但其他游骑却丝毫没有靠近协力的意思,只是严格地保持着彼此之间的距离。在埃修的耳边,马蹄声便如同等着他这条大鱼自己按捺不住投奔的网罗,疏而不漏。

  这并非一般的菲尔兹威游骑!埃修突然醒悟过来,这等令行禁止的执行力,绝非那些只是经受过军营潦草训练的斥候兵能够拥有,其纪律性比起王公贵族的亲卫也相差仿佛,拿来做搜查的游骑说是浪费都不为过!

  埃修的脑海里闪过一道电光火石般的念头:他是被菲尔兹威的指挥官将计就计了!对方显然意识到埃修意图拖延,索性将所有的力量往东线调集,像是亡命的赌徒把自己的筹码一股脑地堆上赌桌,逼得埃修不得不跟他一起孤注一掷!埃修察觉得太晚了,若是他能早点意识到,说不定还能在对方调集筹码时及时抽身离场,但现在已经到了摊牌的阶段,在对方将要亮出底牌时他才后知后觉地醒悟过来,这种时候想走,未免太天真了!莫说是这片茅草地,方圆数十里恐怕都在菲尔兹威人的控制之下!

  好手笔啊!哪怕已经被逼入了绝境,埃修依然情不自禁地在心里称赞道,这等了不起的决断力,不知道是出自菲尔兹威哪位将领?

  ……

  “赫拉克勒斯!你是不是疯了?”玛丽斯一巴掌拍在赫拉克勒斯面前的桌上,木制的桌面立刻出现了一个深深的掌痕,“部队全部往东运动?难道那伙袭击泊胡拉班的人会是萨里昂派来的吗?”

  “当然不是。”赫拉克勒斯不为所动地回答道,“他们只可能是被瑞文斯顿那边的一手暗棋。”

  “那你还——”玛丽斯瞪着眼睛,刚要发作,赫拉克勒斯及时地递上来一张地图,玛丽斯瞥了一眼,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虽然西吉蒙德侯爵不止一次地表示过她阅读战局的能力亟待提高,但玛丽斯并非是对军事一窍不通,至少军事地图还是能懂个七七八八。地图上几个醒目的红叉分布在泊胡拉班的东部,隐隐约约连成一条曲折起伏的线。“这是先前那几支游骑遇袭的坐标?就凭这个判断他们的逃跑路线未免太片面了吧?”玛丽斯问。

  “不是他们,而是他。”赫拉克勒斯纠正道,“昨晚,那支部队分成两股,一支趁着夜色掩护摸进后勤基地纵火,另一支则是单独一人来跟你我周旋,拖延时间。”

  “然后?”玛丽斯面色不善,她知道赫拉克勒斯的说辞给她留了些面子,什么“趁着夜色”?分明是她自己乱命,在哨兵执勤时分发酒食,结果营地酒气冲天,酒鬼遍地,才让那伙人趁虚而入。

  “我在想,这是他的故技重施。”赫拉克勒斯没注意玛丽斯的脸色,“他袭击了我们放出去的斥候,有意识有预谋地想把我们的注意力往萨里昂边境的方向引,说明从泊胡拉班逃离后,他还没跟同伙会合,现在则是冒险以自己做饵。所以我就把我的亲兵派出去,让他们不要恋战,只是尽力地压缩他的活动空间,让我有时间铺网……”他讲解得很耐心,但是玛丽斯对这种分析最是头痛,听了一半就不停地摇头:“停停停停!你能不能长话短说?”

  “可以!”赫拉克勒斯痛快地回答,“八个字,将计就计,十面埋伏。”

  “不懂!”玛丽斯也很痛快地回答。

  “……”赫拉克勒斯沉默半晌,诚恳地注视着玛丽斯的双眼:“玛丽斯大小姐,你既然不懂,为什么要来指摘我?虽然我目前仍然是你的副官,按理说应该遵循你的指令。但是昨晚之后,你还没意识到你在军事决策方面是有多乱来吗?”

  玛丽斯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赫拉克勒斯的语气并不严厉,但每个字都像是针一样扎在她的要害上,让她无从辩驳。乱命的是她,被埃修挟持的也是她,后勤基地失陷在火海中,她也难辞其咎!

  “你有几成把握?”玛丽斯低声问。

  “九成。”赫拉克勒斯斩钉截铁地说,“那个以身做饵的武者有九成的可能性落网。”

  “九成吗?”玛丽斯皱眉,她了解赫拉克勒斯,他说九成,那就是实实在在,毫不掺水的九成,同时也意味着,还有一成是他无法把握住的,留给那个武者的生机!“哪里让你没有十足的把握?”

  赫拉克勒斯不语,视线落在地图的一角,那里是将萨里昂、菲尔兹威、瑞文斯顿分隔开来的门德尔松山脉。山势险峻起伏,是山贼与亡命徒的乐土,而埃修最后的一成生机,便是在赫拉克勒斯收紧网罗,完成合围之前,逃进门德尔松山脉!

  赫拉克勒斯轻轻地拍了拍手,一名士兵走了进来:“大人,有什么吩咐?”

  “传令,备马。”

  “是!”

  士兵出去了,而赫拉克勒斯开始穿甲,玛丽斯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你这是去干嘛?”

  “我要去亲自掐断这最后一成生机!”面甲“啪”地一声落下,赫拉克勒斯的眼中,刀锋一般的冷光狂野地绽放。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