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二十六章 超一流的追猎(中)

第二十六章 超一流的追猎(中)

  埃修仍然一动不动地趴在茅草中,一支长矛贴着他的小臂扫过,骑手察觉到了异样,长矛挥出一条弧线,扫倒了面前的茅草,与此同时埃修猛然发力跃起,右手凌空截住矛身,单手将骑手拉下马来!骑手反应极快,倒地的一瞬间他一个侧翻滚,站稳了脚跟,同时一气呵成地拔出腰间的飞斧,掷向埃修。果然不是一般的游骑啊……埃修皱了皱眉,用长矛拨开飞斧,眼前这名游骑的精锐程度丝毫不逊色于他在萨里昂王城地宫遇到的那两名禁卫军,埃修一时半会很难制服他,更何况对方并不恋战,在掷出飞斧后立刻转身飞奔,同时用菲尔兹威的土语大喊大叫,向同伴示警。在外围游曳的游骑在听到后立刻调转马头,朝四面八方散去。

  啧!埃修大踏步向前,手握住长矛的尾端,身形舒展到极致,矛尖如同毒蛇一般追上了那个还在狂奔的游骑,埃修朝前轻轻一送一挑,长矛在极限距离挑断了游骑的脚筋!游骑惨叫一声,扑倒在地。他知道自己逃生已然无望,索性转过身来轻蔑地看着埃修,用潘德通用语高声喊道:“赫拉克勒斯大人必将为我复仇!”

  长矛刺穿了游骑的心脏,埃修转头看向暗沉的天空,门德尔松山脉起伏的线条如同卧虎的脊梁,矗立在地平线上。“赫拉克勒斯……”埃修面色凝重起来,无论菲尔兹威那边是谁在发号施令,对方毫无疑问很清楚埃修唯一的出路便是位于三国交界处的门德尔松山脉,毕竟是他一手将埃修逼入这个九死一生的杀局,可想而知把持在门德尔松的必经之路上的人必然是菲尔兹威的最强武力!而且跟昨晚不同,埃修这次要面对的,是全副武装的赫拉克勒斯!

  别无他法,唯有硬闯!埃修翻身跨上游骑的骏马,用力地一夹马腹,骏马长嘶一声,朝门德尔松山脉的方向疾驰而去。

  片刻之后,一匹魁梧得仿佛小山一般的四蹄战兽仿佛一阵黑旋风般席卷到了这片茅草地,这是远洋归来的菲尔兹威商人耗费重金从别的大陆带给艾里侯爵的肉食战马,虽说是马,可这匹战兽性子却远比所谓的烈马要凶残的多,配种时不知咬杀了多少孔宁加战马,甚至西吉蒙德侯爵那匹孔宁加战马中的王者见到这匹战兽都唯恐避之不及。最后还是赫拉克勒斯在马圈里跟这匹战兽熬了三天三夜,将其驯服。而作为坐骑,战兽几乎没有缺点,它的持久力,爆发力,载重力以及冲锋力都能全方位地碾压潘德大陆的那些纯血名驹,说是战马中的超一流武者也不为过。披挂上纯钢马铠的它立时会化身成一座刀枪不入的金属堡垒!而当披甲负剑的赫拉克勒斯驾驭着这匹战兽出现在战场上时,千军都为之辟易。

  赫拉克勒斯确实很看得起埃修,为了彻底断绝这可能的一线生机,他已经是全力以赴,不想给埃修留下任何空隙。

  经过游骑的尸体时,骑手弯下身子探出手,精准地将游骑脖子上的铭牌扯了下来。“伊穆尔……这笔账,我会为你讨还的!黑王,我们走!”骑手,也就是赫拉克勒斯,将铭牌放入铠甲左侧的凹槽中,策马朝屹立在地平线上的庞然黑影狂奔。

  ……

  埃修一路上已经撞见过好几队满编的游骑了,但都是普通的斥候,而非在茅草地时遇见的精锐,他们显然是被下了死命令,见到埃修便不要命地上来纠缠,虽然对埃修造不成什么威胁,却大大地拖延了埃修的脚步。埃修就像是一条要从渔网的薄弱处挣脱的大鱼,他离门德尔松山脉越近,四周的网便勒得愈发的紧,只留下逼仄的空间可供斡旋。而埃修最忌惮的赫拉克勒斯始终没有出现,但这并不是什么安全的征兆,埃修心里始终盘旋着一股淡淡的不安感,离门德尔松山脉越近,那份不安感便越发地强烈。

  一阵激寒流窜过埃修的后背,不安感在此时攀升到了巅峰,直觉在疯狂地示警。埃修下意识地回头,便看到远方一人一骑朝他狂奔过来,身后扬起大片的烟尘,人马皆是身着重甲,分明是一座钢铁的浮屠,却迅猛地仿佛疾风!哪怕埃修只是一身轻便的戎装,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短,那名骑手出现在埃修的视线后不过三息时间,两骑之间只剩下两百步不到的距离!骑手的手里已经拉满了一张样式狰狞的长弓,他虽然坐在颠簸的马背上,可姿态巍然如同山岳!同样狰狞的箭矢稳稳搭在弦上,准心始终咬着埃修的后背。埃修看不到骑手的阵容,却对那根箭矢印象深刻——复仇者之箭!而在菲尔兹威,有,且只有一位才能驾驭恶魔武具!

  赫拉克勒斯!

  扳着弓弦的手指悄然松开,长弓发出一声极其暴烈的鸣响,离弦的箭尾扭曲了空气,带起一团透明的尾流,下一个瞬间,箭头赫然已经逼近埃修的后心!两百步的距离只在刹那间就被抹平,仿佛根本就不曾存在!

  好快!

  埃修震惊,以他的眼力,也无法完全捕捉到长箭的运动轨迹,只有一道模糊的影子。若不是他提前有所防备,这支长箭势必要刺穿他的后背。埃修在刻不容缓地一刹侧开了身子,同时递出长矛,想要磕开长箭。然而就在杆身与箭身相撞时,埃修虎口巨震,剧烈的反冲力在他手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而木制的长杆已经承受不住,在他的手中化作飞扬的木屑!

  “呲啦!”箭头贴着埃修右肩掠过,余势未绝地钉入前方的一棵巨木,箭杆周围的烈风有如无形的刀刃,撕开了埃修的衣服。这杀伤力……太夸张了!埃修的额头已是见汗,他右手仍在因为上次的碰撞不住地颤抖着,虎口血流如注,而另一边,赫拉克勒斯已经逼近到一百五十步以内,再次拉满了长弓。

  又是一声暴烈的鸣响,第二支复仇者之箭,扑面而来!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