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二十八章 前面有狼,后面有赫拉克勒斯

第二十八章 前面有狼,后面有赫拉克勒斯

  门德尔松山脉坐落在中部大平原的边缘,对于萨里昂来说,它有如一道天然的屏障,将席卷北境的寒流阻绝在萨里昂西境之外。山体植被繁茂,大多都是些长青的林木,掩映着不法之徒或者不要命的走私商人铤而走险,沿着险峻的地貌开辟出来的小路。从军事层面上来看,门德尔松山脉不失为一个完美的游击舞台。

  但是埃修一点都没感觉出来,他在密林中斡旋了将近三个小时,马蹄声始终如同追随在他左右的阴魂,不留给他丝毫喘息的余地。他在小溪边清洗伤口,马蹄声从身后的灌木丛传来;他在高高的枝桠间跳跃,马蹄声则在下方踩踏着落叶。埃修隐约能猜到是自己的血迹暴露了他的行踪,但他已经尽快地包扎了自己的伤口,赫拉克勒斯并没带着猎犬,断无可能循着血腥味追踪他。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就是,赫拉克勒斯的坐骑有着不逊色于狗鼻子的嗅觉。

  埃修不由得轻叹一声,如果真的存在这种可能性的话,以他目前的状态,想要摆脱赫拉克勒斯的纠缠无异于痴人说梦。唯一能让他稍微心安的便是赫拉克勒斯必须要仰仗坐骑才能追踪他,而密林很大程度地限制了那匹小山一般的战马的机动性,不然他早就被赫拉克勒斯追上了。饶是如此埃修的处境依然在恶化,他的伤势本来就严重,而从昨夜至今则一直处在高度紧张而毫无间断的逃亡中,体力早已如同一口临近枯涸的井,如此耗下去,最先支撑不住的肯定是他。

  既然如此,那就再搏一次!埃修深呼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用力撕开了右肩已经结痂的伤口!

  黑王突然兴奋起来,鼻孔里喷出两道炽热的白气,一条腥臭的口涎自口中滑落,它发情似地朝前狂奔,一直似有似无的血腥味渐渐浓烈起来,甚至盖过了森林间微涩的草木气息。终于追上了吗!赫拉克勒斯精神一振,握紧了恶魔斩剑。

  然而没奔出几步,黑王就在一株巨木面前停了下来,突出地面的树根上带有一片还未干涸的血迹,黑王有些迟疑地舔了舔,在它只对血的气味分外敏感的嗅觉中,原先的血腥味像是一连串曲曲折折、断断续续的点,有如醒目的单向箭头,黑王毫不费力就能判断出猎物前进的方向。可现在四面八方全是浓烈的血腥味,像是箭头被人粗暴地纠缠在一起,这反倒让黑王拿不定主意。

  赫拉克勒斯轻轻地拍了拍黑王,低声说:“不要犹豫。”

  黑王点点头,往感官中血腥味最浓烈的方向追去,它很快又找到了一片新鲜的血迹,然而猎物的踪迹仍然不甚明朗。这次黑王谨慎了许多,然而它在周围嗅了半天,除了在一条小溪边找到了一捧粘稠的鲜血之外便再无所获。这让黑王暴躁起来,碗口大的马蹄不安地刨着地面。

  赫拉克勒斯翻身下马,仔细地端详着那一滩正在渐渐变黑的血,回忆了一下之前找到的血迹的位置,三者隐隐约约形成一个粗糙的三角形,刚好把他和黑王箍在其间,就像是——

  一座鲜血的牢笼!

  赫拉克勒斯心里骤然敞亮,很显然埃修已经察觉了他赖以追踪的手段,索性反过来用自己的血给他布了一座迷阵:你不是靠血腥味追踪我吗?好,让你闻个够。

  赫拉克勒斯回头看了一眼烦躁不安的黑王,后者不停地翕张着鼻翼,然而庞杂的气味信号已经让它失去了辨别的能力,虽然也可以等到这片地域的血腥味彻底散去,可那时埃修估计都快翻越门德尔松山脉了。

  还是让你跑了啊!赫拉克勒斯惆怅地叹息了一声,虽然他知道埃修的伤势很重,右肩被自己的复仇者之箭贯穿,又因为其粗暴拔箭的举动,将创口进一步地扩大,而布下这座鲜血牢笼所需的血量恐怕更是会让他的伤势雪上加霜,换做是别人早就该因为失血过多气绝身亡了。但是赫拉克勒斯却有一种莫名的笃定,笃定埃修肯定能在广袤险恶的门德尔松山脉生存下去。通过跟埃修的几次交手,他能感受到埃修异常可怖的求生欲,对方是那种哪怕陷入绝境中也要以命搏命,抠出一线生机的猛士。这样的人,精神异常坚韧,心计异常精明,从来都不会顾此失彼,怎么可能会死在失血过多这么一个可笑的原因下?

  “你赢了。”赫拉克勒斯站起身来,“黑王,我们走!”

  ……

  埃修捂着右肩的伤口,跌跌撞撞地在密林间穿行,鲜血汩汩地从他的指缝间涌出。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他的嘴唇剧烈地哆嗦着,脸颊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苍白,甚至能透过皮肤看到密集的毛细血管,而里面流淌的好像也不再是温热的血液,而是正在渐渐凝结成冰晶的水流。四肢仿佛不再属于自己,每一步迈出去都是轻飘飘的,落不到实地上。埃修知道,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到了极限。他缓缓靠在一棵大树边,倚着树干慢慢地坐下,竭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再这么毫无节制地透支自己,只怕是走不出门德尔松山脉。赫拉克勒斯一时半会追不上来,他有充裕的时间修整。

  当务之急是先止血……埃修活动着干燥的口腔,想榨出一些唾液涂抹在右肩的伤口上,却连唾沫星子也没一个。埃修想了想,从地上抓起几片还带着绿意的落叶,放进嘴里慢慢地咀嚼着,叶肉苦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埃修闭着眼,逼迫着自己去想象他在萨里昂监狱时的情景,但丁命人端来一桌的佳肴,而他捧起一只烧鸡,狠狠一口咬下去——

  酸得掉牙!

  受到刺激的口腔顿时活泛起来,埃修睁开了眼,将嚼得稀烂的树叶和着唾液吐在伤口上,又抓起一捧泥土,细细地敷好。做完这一切,埃修释然地放松了身子,疲倦如同海潮一般袭来,仿佛有人附在他的耳边温柔地呓语:睡吧,休息吧,一切都会没事的……温热的吐息轻轻拂过他的脸颊,埃修享受般地闭上眼睛,似乎就此要沉沦在短暂的温柔乡中。

  温热的吐息……等等!

  埃修突然清醒起来,他睁开眼睛,发现一头山林狼在慢慢地舔着他的脖子!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