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三十二章 一边倒(上)

第三十二章 一边倒(上)

  身份被人一口道破,埃修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有些诧异,他看了眼露西安娜,很眼生的面孔,他确信自己既没有跟这个少女打过照面,也没有在《潘德志》中见过她的画像。在今天之前,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集,她是怎么认出自己来的?脑海里的疑问有如潮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埃修觉得自己的头愈发地痛了。

  埃修脸上的变化没有逃过露西安娜的眼睛,她笑得颇有些得意:“想知道我是怎么认出你的吗?”

  埃修目光轻轻闪动了一下,似乎是在挣扎着要不要回答。露西安娜没有给他继续犹豫的时间,干脆利落地说:“答案换答案,很公平吧?”

  埃修本能地从露西安娜狡黠的笑颜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并非是生理上的威胁,而是心理上的压迫。答案换答案看似公平,但这是建立在信息对等的基础上的!而埃修对露西安娜却一无所知!自从她叫出埃修的名字开始,便在这场博弈间占尽了上风!埃修有种预感,若是任由她牵着鼻子走下去的话,他的一切将会有如被拔丝抽茧般一点点地暴露在这个少女眼前!

  埃修闭上了眼睛,不去理会露西安娜,果决地用沉默将话题一刀斩绝。

  一声轻笑落在耳边:“果然是不出所料的反应呢。巴兰杜克先生,我救了你的命,你就对救命恩人这么冷淡吗?”

  埃修刚想说话,却被露西安娜抢先打断:“这个算是我的问题,这样就很公平了吧?”

  埃修突然有一种一败涂地的感觉,他深吸一口气,长叹一声认负:“你是帝国人,既然能知道我的身份,那更该明白我都做了些什么。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你救下我的动机并不纯良。”

  露西安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这样?你的心思并不难懂嘛!好,我来告诉你我是怎么认出你来的,”她半蹲在埃修面前,却俨然一副导师的气派,“年祭上时我看了你一眼,就记住了你的脸。至于你的名字……当年流亡进入帝国境内的旧潘德贵族,都处于严密的监视下,还有一份专门的档案,不过保密程度并不高,一个十夫长都能随意借阅。”露西安娜得意地摇摆着手指,“而本小姐呢,有一个很了不起的特长,那就是过目不忘!”

  “难怪。”埃修点点头,“第二个问题——”

  “为什么救你是吧?”露西安娜抢白道。埃修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话,舌头僵在嘴里,只能沉默着点了点头,再次败下阵来。

  “从狼嘴里救出你后我才认出你是谁——我对马迪甘的预言长诗很有兴趣,我觉得他所说的预言之子很有可能是你。”

  “就算我是,可你是帝国人,难道不应该帮着马略铲除我这个隐患吗?”埃修语气里有着淡淡的嘲弄,得,感情是碰上了一个女版安森,只不过这个姑娘的智商怕是要甩出安森不知道几条街。

  “那又怎么样?”露西安娜语出惊人,“帝国边境的塞伦米思村,村民今天是帝国公民,明天很有可能就变成了萨里昂的平民,大后天又可能成为帝国公民。当然了,这个例子可能不适合用在我身上,但你应该能看出来我对你跟帝国之间的那些旧恩怨一点兴趣没有。而根本原因呢,就是因为马迪甘的预言长诗。”

  露西安娜转过身,埃修这才注意到马车的角落里堆着一摞书籍,露西安娜从书堆里抽出几张羊皮纸,抑扬顿挫地对埃修念着:“仿佛水滴汇入河流/火星投奔烈焰/逃出囚笼的恶鬼闭目沉睡/没有听见身侧命运的窃窃私语/看哪/于无声处沉睡着的/是英雄的化身/还是地狱的代表/这一天/预言实现!”

  “这是诗歌的第一节,然后是第二节,我之前没法解读,但现在大致了解了,这节应该描述的是你之后的经历。‘以秩序的名义/血珠在天使的黑翼上滚动/狂徒的快刀斩破了暗色的狂潮’。秩序女神是萨里昂的国立信仰,而恶魔袭击了萨里昂王城监狱的事件我也有所耳闻,那你是帮秩序教团解决了这个麻烦?”

  埃修摇了摇头:“我没有想问的问题了,我选择不回答。”

  “是吗?那你要不要去银湖镇了?”露西安娜小恶魔一般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在他耳边响起,“我可以送你一程哦,前提是你要回答我三个——不,两个问题就够了。而我呢,额外附送一个‘你怎么知道我要去银湖镇?’的答案。”

  一股寒气直窜上埃修的脊梁,一瞬间他有一种举起双手投降的冲动,好在他按捺住了这个不争气的念头。自从逃离雅诺斯以后,他还是头一次如此狼狈不堪,上一次他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还是当年在雅诺斯的角斗场接受老酒鬼的训练的时候,但是露西安娜跟喧闹者不一样,她不靠蛮力碾压埃修,但她那仿佛能洞察人心的本领依然让埃修难以招架。

  答应?还是拒绝?可是以自己目前半残废的身体状况,别说走出门德尔松山脉了,就连跨出这个车厢都是痴人说梦。

  还是要被拔丝抽茧啊……埃修心里苦笑一声,点了点头:“成交。你怎么知道我要去银湖镇?”

  “因为预言长诗的第三节提到了“北境”,你的目的地自然是瑞文斯顿。而对于任何一个前往瑞文斯顿的冒险者而言,银湖镇都是他们必经的落脚点。”露西安娜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好,现在轮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了。”

  “问吧,但是我不能保证完全如实相告。”埃修倒也痛快,他想了想,自己浑身上下好像也没什么秘密可言,就算问起自己为何进入门德尔松山脉,被赫拉克勒斯追杀至此也并不是什么难言之隐。

  然而露西安娜第一问就击中了埃修的死穴。

  “奈德·史塔克是不是你杀的?”

  埃修还在消化这一问给他带来的冲击,第二问已经如影随形,像是一耳光后反手附赠的又一耳光,抽打得他头昏脑涨。

  “你打算在瑞文斯顿如何立足?换而言之,你打算怎么发展?”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