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三十三章 一边倒(下)

第三十三章 一边倒(下)

  埃修的呼吸短暂地停顿了一下,他看着露西安娜,艰难地开口:“你……怎么做到的?”

  “推断咯。”露西安娜回答得理所当然,“既然你是马迪甘预言长诗中的主角,那么只要把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大事往你头上套就行了。萨里昂最近的大事,除了一场不宣而战却尴尬收场的战役,便是恶魔袭击萨里昂监狱,再然后,秩序之鞭被人刺杀。除了第一件帝国是当事人之外,剩下两件总有一件跟你脱不开干系吧?”

  埃修沉默,对方的思维委实太过天马行空,却又有着惊人的敏锐。我是预言长诗的主角?他想起那个诡异离奇的梦境,林立的石柱,没有穹顶的殿堂,惨白的天空,漆黑的日轮,没有五官的秩序女神塑像,还有那个铿锵威严的声音,直呼他是“被选中的人”。

  预言之子,被选中的人……

  埃修的头愈发地痛了,他闭上眼睛,呻吟一般地说:“第一个问题你已经知道答案了,第二个问题是我安身立命之本,无可奉告。”

  “那算你欠我一个问题。”露西安娜耸了耸肩。

  “你还想问什么?”埃修条件反射一般地睁开了眼睛,现在他一听到“问题”那南部口音浓郁的音节就止不住心惊肉跳,几乎就跟见到了一坛摆在自己面前的劣质麦酒一样。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在这名少女面前夺不到任何谈话的主动权,原因无他,就是两人之间信息的不对等。

  “哈哈,你不要怕嘛。”埃修那惊弓之鸟一般的反应让露西安娜忍俊不禁,“你不想我问问题,那就帮我做几件事。”

  “不行!”埃修一口回绝。

  “啊原来你也不傻啊。”露西安娜有些气馁,“我救了你的命,这该怎么算?”

  “……我会救你的命。”埃修别过头去,回答得颇有萨里昂奸商开出空头支票时的风范。

  “我的命值几件事?”露西安娜步步紧逼。

  “命归命,事归事。”埃修言简意赅,却是在竭力避免话题往更不利的方向发展,他有预感,若是再这么下去,露西安娜估计会掏出一张卖身契让他签字。不过这么一直斡旋下去埃修也迟早会被逼到死角,因为他实打实地欠着露西安娜一条命,若不是她,埃修恐怕早已经葬身在门德尔松山脉了。

  埃修的目光落在车厢的木板上,心里一动,眉头一扬。耳边露西安娜仍旧在不依不饶地追击:“既然要救我的命,那就先当我的贴身护卫好了,哪天救了我的命,你就可以走了。”

  “也可以不用救你的命。”埃修转过头,平静地与露西安娜对视着,他抬起左手,指着车厢的某处,“我可以告诉你,那几个字符的所有意义。”

  ……

  菲尔兹威北部边境。

  基亚带领着萨拉曼等人,昼伏夜出,小心翼翼地避开耳目众多的大道,拣着崎岖偏僻的小路前行。小路虽不起眼,却依然凶险,不过是半日功夫,他们已经遭遇了好几波剪径的毛贼,好在队伍里还有萨拉曼这么一位出色的射手,百米开外一箭放倒马背上的头头后,剩下的乌合之众便一哄而散。但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基亚他们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成规模的匪团,好在萨拉曼警觉得早,众人及时偏转了方向,才得以跟那支百来人的匪团擦肩而过。但随着他们离北境越来越近,菲尔兹威的游骑也越来越密集,在半夜,走不出几百米就能撞见一支举着火把的五人小队。

  泊胡拉班粮草被人付之一炬的消息还未来得及传开,但其后果已经开始在北境猛烈地发酵,首当其冲的便是已经兵临龙卫堡城下的西吉蒙德侯爵,当军需官向他报告一批理应预计在凌晨时分到达的粮草失期后,这位身经百战的名将便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他很果断地放弃了架设了多日的攻城塔,在龙卫堡守军庆幸而又不解的目光下撤回了铁橡堡。很快他就听到了他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而西吉蒙德侯爵的应对则异常凶狠:他动用了他所有能调动的部队,封锁了菲尔兹威的北部边境!

  “不行,盘查太严密了。”萨拉曼将头缩回了岩石后,沮丧地说,“奶奶的,五步一哨十步一岗,还有轻骑巡逻,不是我们这点人就能强闯的。”

  “好手段啊。”基亚眉头紧锁。他们前方的关卡是距离银湖镇最近的,同时警备也最为森严,但凡是携带武器的佣兵,一律就地缴械,押往铁橡堡收监待审,违抗者格杀勿论,甚至那些商队的护卫也不能幸免。西吉蒙德侯爵在这时将他作为菲尔兹威人粗野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但是基亚心里清楚,这种一视同仁的粗野在这种情形下却分外细致,细致得让他心里蔓延出一层灰暗的绝望,哪怕他心里清楚这种孤注一掷的封锁不可能持续太久,一旦瑞文斯顿人攻打过来,西吉蒙德侯爵就不得不撤销封锁整顿兵力,可那至少也是一周之后的事情。而他们真的能在菲尔兹威的国境内躲藏一周时间吗?

  长途跋涉后却是功败垂成,基亚有些疲惫地靠着巨石,那股心力交瘁的虚脱感几乎要将他的骨头一根根地拆散,而佣兵们紧张又带着些许期冀的眼神更是让他无地自容。他在心里反复地问:我该怎么办?

  如果是埃修的话,他肯定是毫不犹豫,面不改色就带着我们杀出去了吧……可是基亚不是埃修,没有他那一身甚至能力压凯伊老师的武技。基亚长于谋略,知道如何用有限的资源为自己博取最大的优势,但是他手头的那点资源又如何跟一声令下就能封锁北境的西吉蒙德侯爵角力!

  “你们好像很困扰啊,是想过境吗?”一个平淡的声音将基亚从沉思中惊醒过来,被发现了?他条件反射地抓起手边的长剑,却发现声音是自头顶传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人蹲在巨石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基亚一行人,腰间别着一把精巧的短弓。基亚与萨拉曼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后怕:他们居然丝毫没有察觉此人的靠近,若对方带着敌意,那张短弓恐怕就会成为在他们头顶挥舞的死神之镰!

  “有何贵干?”基亚谨慎地开口。

  “你们这种情况,没办法过境。不过,我的——”男子停顿了一下,“我的老板可以帮你们。”见基亚脸色有异,又补充了一句:“老板说,他知道埃修·巴兰杜克的下落。”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