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三十四章 投资

第三十四章 投资

  基亚神色骤变,对方的言外之意他听得很明白——既然知道埃修的下落,那自然也对他们奇袭了泊胡拉班这一事实了如指掌。“你是瑞文斯顿那边接应的人?”基亚问。

  墨镜男耸了耸肩:“我只是个车夫,要见你们的是老板。”他语气不耐烦起来,“还坐着干嘛,要我请你们去?”

  “烦请带路。”基亚毫不犹豫地起身。墨镜男嘴角微微地扬起,从巨石上跳了下来,仿佛猫一般轻盈地落在基亚面前。基亚眼皮跳了跳:好敏捷的身手!

  萨拉曼在后面轻轻地捅了下基亚,轻声问:“这个人可信吗?”

  “别无他法。”基亚言简意赅,眉宇间结着一团阴霾,“你见多识广,能看出些什么来吗?”

  萨拉曼紧皱着眉头,目光在墨镜男身上转了一圈又收回:“腰臂有力,身手轻捷,恐怕是个使弓的游侠。”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瑞文斯顿的游侠们,肯定不如他。”

  “会是圣林的人吗?他们的据点就在这片地带。”

  萨拉曼摇了摇头:“那帮巡林人傲气得很,怎么可能会去当别人的马夫,还喊人老板。八成是一个在瑞恩通过探险英雄考核,却又拉不起队伍只能给人打工的冒险家吧?”

  墨镜男将基亚等人带到一处僻静的树林,林中停着一辆装饰朴素的马车。“爱丽丝,人我带来了。”墨镜男朝一个拄着巨剑,全身重甲的武士打了个招呼。基亚注意到了“爱丽丝”这个女性肖像极其突出的名字,忍不住多看了那铁塔般的武士一眼,这样粗犷勇悍的造型下,竟然是一个女性的身躯吗?

  名为爱丽丝的武士点了点头,侧身让开了道路。墨镜男转头对基亚说:“老板说了,只见你一人。”

  基亚皱了皱眉,刚想开口,墨镜男已经凑到了他身前,声音幽然:“老板的原话是: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基亚·艾尔夫万子爵。”

  仿佛来自极渊的寒风卷过基亚的耳边,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身份会被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戳穿。他惊惧地看着墨镜男面无表情的脸,身体不由自主地僵硬起来。

  那个老板,究竟是何方神圣?

  基亚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激荡的情绪,转头对萨拉曼说:“在外头等我。”

  “怎么了?”萨拉曼发现基亚脸颊的肌肉很不自然地扭曲着,像是才被人掌掴过。

  “没什么。”基亚机械地说,跟着墨镜男走向马车。

  掀开马车的帘子,基亚这才发现这辆马车朴素的外表下竟然有着让人目眩神迷的豪奢装潢,他仿佛是从草原走进了一片盛放的花海。脚下是用产自雅诺斯的血红色天鹅绒编织而成的地毯,座位上铺着雪白色的豹皮,车厢还挂着一盏用一整块水晶雕琢而成的壁灯,灯油呈现琥珀般的淡黄色,随着燃烧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旷神怡的清逸香味。极尽奢华的气息充斥着这片算不得宽敞的空间,却丝毫没有盖过马车主人的光彩,他约莫中年,穿着一袭朴素的白麻布衬衣,留着在商人中很常见的八字胡,发白的须尾神气活现地翘起。马车主人的手里捧着一个翡翠的杯子,杯沿腾起氤氲的白雾,一绺极轻浅的茶香飘来,基亚轻轻抽了抽鼻子,觉得这茶香带着一股森林的芬芳,似曾相识,却不曾回忆起自己喝过这样的绝品,他喝过的最好的茶还是在塞文克罗堡,乌尔里克五世亲自泡给他的雪歌,但雪歌绝没有这般绵长温柔的香气。他来不及细想,马车主人已经微笑着开口:“你好,基亚·艾尔夫万。我先前犯了个错误,不应该再称呼你为子爵。”

  基亚回过神来,注视着马车主人,突然开口:“异端裁判所所长但丁跟您是什么关系?”知道自己下落的只有但丁跟地狱修女特蕾莎,但是基亚相信姐姐绝对不会泄自己的底,想来想去,还是那个看不透的但丁嫌疑最大。

  马车主人赞许地点头:“反应很快,我跟但丁确实是旧识。”

  “他违背了血十字盟约吗?”基亚有些难以置信,甚至来不及生出愤怒的情绪。他跟但丁没有太多交集,但印象中这人是个比他还虔诚的秩序女神信徒,居然真的会违反血十字盟约把自己的下落捅出去?

  马车主人怔了几秒钟,忍不住笑了:“年轻人,血十字盟约只对起誓的一方有约束力。但丁没有把自己的血滴在十字架上吧?如果没有的话,那他对你只有一个随时可以出尔反尔的承诺而已。”

  基亚回忆了一下,好像真的没有。他的脸忍不住一黑,不过好在他已经将话题转到了正题:“埃修呢,还有,您怎么带我们过境?”

  “他如果运气好没被赫拉克勒斯追杀至死的话,现在应该在门德尔松山脉,没几天就能回到银湖镇。”马车主人轻描淡写地说,“至于你们……就先担任我的护卫队一段时间吧,期限是抵达银湖镇为止,报酬是带你们穿过西吉蒙德的封锁线。”

  “最后一个问题,”基亚凝视着马车主人的眼睛,一字一顿,“帮助我们,对您有什么好处吗?”

  “好处吗……”马车主人微笑着捻着自己的胡须,他欣慰地注视着基亚,眼神的最深处仿佛渐有霜雪沉积。他抿了口茶,想了想,轻快地说:

  “算是给你跟埃修·巴兰杜克的一点投资吧。”

  基亚还想说些什么,马车主人朝他挤了挤眼睛:“有些东西,还不是你们现在能知道的。让还在峭壁间挣扎的雏鹰过早地扎进高空的云朵并不是什么好事。”

  ……

  基亚从马车里钻出来,朝守在一边的墨镜男点头致意。他跳下马车,走出几步路,突然想起,他确实没有喝过马车主人手里的茶,因为第一次被那股茶香所吸引时,他正站在艾尔夫万公爵的背后,看着奈德·格雷兹亲手将一盏仿佛翡翠般凝在杯中的碧茶端到父亲面前。而马车主人手中的茶杯并非是翡翠,而是用剔透的水晶制成,折射出来的是茶水的颜色!

  产自诺多森林的炒茶……那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东西啊。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