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三十七章 南域风云(二)

第三十七章 南域风云(二)

  “露西在失踪前跟我说过,她想去波音布鲁的王立学院就读。我没同意。”温迪尔祭司缓缓地说。

  “你是说,为了继续她的学术研究,露西不惜跨越整个潘德大陆,冒着成为萨里昂或者菲尔兹威的俘虏的风险也要前往天寒地冻的北境?”贾斯特斯鹰隼般阴沉的目光落在温迪尔脸上,一字一句都带着彻骨的寒意,“你相信吗?”

  温迪尔祭司摇了摇头:“露西是一个明事理的孩子,我相信她不会为了一个学者云集的王立学院而让大人为难。她应该有事情瞒着我,但是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会让她这么义无反顾。”

  贾斯特斯烦躁地皱了皱眉,他瞪着温迪尔:“关于那队被露西带走的队伍,你有什么线索吗?”

  “目前为止,我只知道她是动用了创世授权书赋予她的权利无偿雇佣了一支精英小队,但是我不知道她哪来的授权书。上一封授权书是在两年前由我亲手授予格雷夫男爵,同时晋升他为光辉十字骑士团的大团长。”

  贾斯特斯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惘然,随后是深切的无奈与疲惫。贾斯特斯慢慢地坐下,眼神里像是有大雪扑簌簌地飘落,他把脸埋在手里,声音暗哑:“她应该是模仿你的字迹伪造了一封。”

  温迪尔祭司沉默了很久,抬起头看着贾斯特斯,声音同样嘶哑:“大人,这种行为严重地触犯了教义,是不折不扣的渎神,请不要做出这种不负责任的推测。”

  “露西七岁那年,我和阿迦松正在皇帝陛下新建的不朽兵团内担任教官,”执政官面无表情,“当时陛下还是帝国的军事执政官,常年在前线作战,偶尔会跟我们用书信联络,交流兵团的训练计划。有一日露西在我书房找书看的时候,无意在书桌上看到了陛下的亲笔信,她偷偷地把那封信藏了起来,又模仿陛下的笔迹伪造了一封,甚至连执政官的印章都让她画得惟妙惟肖,若不是露西写的内容太过随意荒谬,我真的看不出端倪。”

  “她写了什么?”温迪尔祭司忍不住问道。

  “她在那封伪造的书信上如是写道:‘贾斯特斯,有空多带着不朽者们去伊索斯的图书馆,把书搬到你女儿的房间里,等她看完以后再搬回去,可以有效地锻炼他们的体能’。我还在诧异陛下为什么会开关于我女儿的玩笑,露西就从书桌下爬了出来,把原件放在了我面前。”贾斯特斯回忆着,他的脸上虽然看不出半点笑意,但是原本绷得很紧的脸部线条却明显地柔和了不少,然而那一点人父的温柔在下一秒便在他的眼神里湮没了,只剩下身为执政官的刚毅,“所以,她是有能力仿造一封创世授权书的,而且可能性不小。”

  一时无言,贾斯特斯捂着自己的额头疲惫地靠在椅子里,而温迪尔祭司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思索,大厅里只剩下老人沉重的呼吸声,仿佛正渐渐走向朽坏的风箱。当温迪尔祭司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的呼吸声已经平稳下来,他朝执政官鞠了一躬:“大人,国事为重,露西安娜小姐的事暂且不提,我们另有更重要的事务需要讨论。”

  贾斯特斯抬起头来,直勾勾地盯着温迪尔祭司,像是要看穿祭司罩袍下那具虽然苍老却仍然强健的身躯,看透老人心里的真实想法,然而对方只是微笑着与他对视,宛如湖水一般澄澈平静的眼神漫过,包容却又坚韧,贾斯特斯节节败退。他有些狼狈地避开了温迪尔祭司的目光:“温迪尔,你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露西安娜小姐很可能有亵渎女神的嫌疑,但是她离开伊索斯多日,又有教团精锐部队护送,很有可能已经接近瑞文斯顿边境,以我们目前的人力物力,很难支持横跨整个大陆的追捕。”温迪尔祭司不急不缓地说,“既然露西安娜小姐在信中表示她会遣回被她带走的小队,我们可以等他们回营后再做打算。”

  “我们就不能跟瑞文斯顿那边要人?”执政官冷冷地注视着温迪尔祭司。

  温迪尔祭司只是微笑:“露西安娜小姐聪明绝顶,怎么可能会贸然暴露自己的身份。”顿了顿,他又轻声说:“大人,就算你真的把露西捉回来了,你舍得把她关到审判所的监狱里吗?”

  “我舍得,你舍得吗?现在是你作为教团的大祭司,却在一味地袒护她!以前为了追捕一个朝女神像吐口水的拜蛇教徒,你亲自带着猎杀小队潜入扬维克朔,端了他们的窝点,甚至差点让我们跟菲尔兹威之间爆发全面战争。”贾斯特斯恼火地说,“现在你却想软处理?都是你把她宠坏的!”

  温迪尔祭司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但是大人,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选择。我现在也不是不可以带着一支最精锐的教团佣兵进入瑞文斯顿把露西带回来,可我一走,帝国境内还有超一流武者吗?”

  贾斯特斯被问住了,他这才意识到眼前的老人不仅仅是创世女神的代言人,更是一柄老而弥坚的利刃!只是因他在宗教的至高地位,也因为帝国还有暗影千夫长与剑斗士两位更具攻击性的超一流武者,近年来温迪尔祭司从来都是只在帝国境内坐镇,鲜有随军出征过。然而现如今斯科莱鲁叛逃,欧鲁巴重伤濒死,帝国原本足以慑服整个潘德的顶端战力瞬间折损过半,更是需要温迪尔祭司来撑过这段漫长的真空期。

  “更何况,我也希望大人有时能表现出身为父亲的一点担当,给自己的女儿一点小小的任性空间。”温迪尔祭司轻声说。

  贾斯特斯莫名其妙地看着温迪尔祭司:“什么父亲的担当?你难道放纵得还不够?”

  “露西这几年其实过得很不开心,她原来是个很爱玩的孩子,但是没人跟她做朋友。”温迪尔想了想,纠正道:“或者说是帝国的年轻一辈们没一个够资格做她朋友。她这时出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女儿失踪了还算是一件好事?你知不知道潘德现在兵荒马乱?”执政官的额头暴起蟒蛇一般狰狞的青筋,眉宇间仿佛堆积着厚重的雷云,雷霆一般的怒火隐藏在川字纹的最深处。

  “以目前大陆的局势,露西确实很危险,甚至有可能遭遇不测;可就算她回来了,以您给她安上的罪名,她还是难逃一死——若是有了充分的证据,我是不会包庇她的。”温迪尔祭司温和地说,“大人就任律法执政官以来,执掌帝国法典,从未在仲裁的天平上添加私人的砝码,而我在伊索斯协助大人处理政事数载,也未曾有一刻向私心妥协过,大人大可相信我。”

  贾斯特斯的脸色愈发阴沉,他深深地注视着温迪尔祭司:“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要软处理?温迪尔,你究竟想做什么?”

  温迪尔祭司想了想:“我只是想体会一下被为难的感觉,目前为止虽然很闹心,但是又好像挺开心的。”

  ……

  贾斯特斯无言地注视着温迪尔祭司,最终妥协般地摇了摇头:“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但是诚如你所说,短时间内也没有办法。”

  “可能这就是代沟吧。”温迪尔祭司说。

  “那么,你说的更重要的事务是什么?”

  温迪尔祭司的神情立时严肃起来:“暗影联队与不朽骑士团火拼了。”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