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三十九章 帝女伊莉斯

第三十九章 帝女伊莉斯

  两天前,雅诺斯。

  “殿下,汀格尔从伊索斯寄来了一封信。”穿着深黑色医师袍的老人推开门进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房间内缭绕的雾气,清苦的草药味涌入肺腑,医者的职业素养让他很快判断出了这是一味以塞温草的根茎为引的药剂,对于蛇毒有不俗的根除效果,哪怕是面对经过拜蛇教改良过得毒素,也能起到一定的中和作用。

  “放在我桌上吧,希波克。”伊莉斯漫不经心地说,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面前的火炉,时不时地拨弄一下火苗,确保药剂均匀受热。

  希波克犹豫了一下,低声说:“这是黑羽密信,伊索斯那边似乎有大事发生了。”

  “什么?”伊莉斯浑身一震,骤然抬头,这才看见希波克手上的信封插着足足三根黑色的鸦羽,意味着一场有可能颠覆帝国根基的动荡。她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以为是房间内的雾气干扰到了她的视线,但雾气散去,三根鸦羽清清楚楚地显现出来,仿佛三面不详的黑色旗帜。在雅诺斯军医团成立以来的短暂历史里,从未有过三羽加急的密信,甚至二羽加急的密信也只有过一封,那还是在352年,雅诺斯附近的车勒兹爆发了大规模的瘟疫,险些将那片还算肥沃的平原变成地狱般的无人区。

  伊索斯那边,发生了什么?伊莉斯迟疑着接过信件,在拆开的过程中不停地思索。有温迪尔大祭司坐镇,照理说就算是蛇教暴动,也要掂量一下数万教团佣兵的分量,更何况那里也有暗影联队与不朽骑士团驻防,守备力量在帝国的各大城镇中首屈一指,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紧急事件能让汀格尔在密信中插上三枚鸦羽。跟身边的希波克一样,汀格尔也是从光辉十字骑士团退役的三级爵士,医师的慈悲与军人的刚毅冷静在他身上完美地熔铸,他既然做出如此判断,必然有他的理由。

  信件很快被拆开,伊莉斯只是看了一眼,神色陡变,仿佛有阴霾从字里行间扑到了她的脸上,几乎要摧垮她的眉宇。“希波克,你看着火,十分钟后送到父亲的寝宫。”她起身出门,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话。

  “明白,殿下。”希波克不安地注视着伊莉斯的背影,汀格尔,你在信里究竟说了什么?

  ……

  伊莉斯紧紧地捏着信件,快步走过皇宫的庭院,一直来到皇帝寝宫,自从父女二人在伊索斯圣陵一番长谈,回到雅诺斯以后,马略便开始让伊莉斯尝试着处理一部分的政事,自己则在寝宫中疗养。被马略带入权力中心的伊莉斯贪婪地汲取着养分,飞速朝一名威严的集权者蜕变,就目前来看,她做得相当出色,至少雅诺斯的城镇长官们已经不敢在汇报时正视伊莉斯的眼睛了。

  “吃药的时间到了吗?”马略听到伊莉斯的脚步声,放下了手上的宗卷,抬起头。近来他的病情有所好转,脸上那片病恹恹的青气已经褪去了不少,只是仍旧需要依靠轮椅活动。

  “父亲,伊索斯有大事了。”伊莉斯将密信放到马略的面前,“您最好亲自过目。”

  “三羽加急的密信?”马略伸出食指按在信封上,拇指一挑,密信在桌上转了几圈又停住,“还是伊索斯……哼,暗影联队跟不朽骑士团之间的矛盾终于还是爆发了啊。”

  伊莉斯一惊:“父亲,难道您早就——”

  马略抬手打断了她:“我是猜的,想来想去,除了这两支部队间的大规模武装冲突,还有什么紧急事件能有资格插上三根鸦羽?”他将密信从信封中抽了出来,细细过目,脸上浮现出玩味的冷笑,“火拼发生在昨日,然而直到今天,伊索斯那边才送来一封密信,还是经过军医渠道送来的。温迪尔那老家伙,居然想瞒着我先斩后奏,若不是军医团在伊索斯也有分部,我恐怕再过两天对此事也是一无所知。我是不是放给创世女神教太多自决权,让他有些飘飘然了?”

  “汀格尔带领的军医对双方的伤者进行了紧急抢救,好在温迪尔祭司只是将他们当做普通的医疗部队对待,并没有过分限制他们的行动,因此汀格尔才有机会送出密信。”伊莉斯低声说,“我相信温迪尔祭司这么做一定是有理由的……”

  “什么理由?”马略嗤笑一声,“无非就是以为我会不管不顾地偏袒不朽骑士团。但是他是不是忘了,阿迦松与贾斯特斯都曾是我的下属,就算贾斯特斯出于大局考虑选择跟他站在一条战线上,阿迦松也不会在没有皇帝介入的情况下参与到这种大事的决断中。伊莉斯,你现在立刻赶往伊索斯,带上巴克斯华丽剑,全权代表我处理这件事。”他微笑着注视着自己的女儿,“好好干。”

  “是!”伊莉斯挺直了身子,随即又有些迟疑,“可是,我该出于什么样的立场去呢?”

  “按照你自己的判断去做就好了,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马略说,“温迪尔觉得我会一门心思地打压暗影联队?他以为我是那种遵循私心行事的昏庸皇帝吗?不是我不能去,只是我不想跟凯洛斯见面而已。这次对你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能顺利解决,应该就能正式跻身帝国最顶端的政治圈了,贾斯特斯他们也都会知道,你现在是我的代言人。你也不想每天都跟雅诺斯的城镇长官打交道吧?”马略最后还不忘开句玩笑,“加油,我的女皇陛下。”

  “父亲!”伊莉斯有些窘迫,同时神色也很严肃,“虽然是在寝宫之内,但是类似的玩笑还是少开为好,落在有心人耳中难免会节外生枝。”

  “唔,有道理。”马略点头,眼里尽是欣慰。

  “军医长希波克求见。”卫兵进来通报,“说是来给皇帝陛下送药的。”

  “明白了。”伊莉斯站起身,“我去接见。父亲,吃药的时间到了。”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