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四十一章 南域风云(五)

第四十一章 南域风云(五)

  山之名将的发难来得突兀,有如他先前暴起的怒火一般,让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只不过在旁人看来,更像是服软。阿迦松微微冷笑:“原来你也有不敢承担的时候。”

  凯洛斯面无表情地说:“还是说你有更妥当的方式?提出来让大家参考一下。”

  阿迦松冷哼一声,却没再开口。

  伊莉斯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这次火拼的善后太敏感,也太复杂,像是把手伸进荆棘丛里理顺一团乱麻,稍有不慎便会被锋利的倒刺割开手掌,暗影兵团的总指挥与不朽骑士团的大团长都明智地选择了回避——此时他们的立场倒是出奇的一致。

  可伊莉斯又觉得凯洛斯不仅仅是在回避,或者说他突兀的发难只是一个幌子,用来遮掩某种更深层次的意图。只是伊莉斯并不敢去贸然揣测山之名将的用意,那是在窥探掩藏在缭绕云雾里的远山,永远无法得见它的全貌,所能看到的只有一片灰蒙蒙的暗影罢了,其高远,其险峻,其峥嵘,则尽皆潜伏在暗影之中。

  伊莉斯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华丽剑的剑柄,早在雅诺斯,她就已经认真地思考过如何如何处理暗影兵团与不朽骑士团之间日益剑拔弩张的关系——而这也是马略给伊莉斯的功课,她则花了三个夜晚,写了一篇洋洋洒洒的施政纲领。

  “写得不错,至少理论上来讲实施起来没有问题,当然,实践起来的效果还有待考证。”马略翻到最后一页纸,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而且你的想法太过于怀柔了,退一步海阔天空?我不知道凯洛斯会不会做出让步,但是阿迦松一定不会。”

  “为什么?”伊莉斯有些不解。

  “因为他是不朽骑士团的大团长,而不朽骑士团,是我钦定的国立骑士团,是帝国新政的代表之一。如果要形容他们这几年的作为的话,‘恃宠而骄’就能囊括一切。”马略眯起了眼睛,“代表着旧势力的暗影兵团做出了让步,那是理所应当;可他若是做出了让步,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新政正在对旧帝国让步!无论是多毫末的牺牲,都会被无止尽地夸大。所以他只会进一步,再进一步,一直将凯洛斯逼到孤立无援的死角,退无可退为止,而且他所做的一切,都可以说成是‘以皇帝的名义’!”

  “伊莉斯,治国不是请客吃饭,你没法做到宾主尽欢。”马略意味深长地说,“我打造了新政这辆马车,却没法如意地驾驶,只是被迫地绑在了车轮上。而你不一样,你还有把持住缰绳的机会,回去好好想想,不用再写长篇累牍的纲领,我只要一个答案,一个足以一锤定音的答案。”

  父亲,我终于明白了,你想要的答案是什么!伊莉斯握紧了华丽剑的剑柄,在心里说。

  “按照帝国律法,本应追究到底,将涉事人员一并从军伍中革职。”伊莉斯胸有成竹,缓缓开口。阿迦松与凯洛斯都是微微挑起了眉头,“本应”两字很清晰地落在他们耳中,他们都意识到,伊莉斯公主,或者说是马略皇帝对于火拼善后的态度就在转折点后面等着他们。

  “不过,考虑到现在是非常时期,帝国的军力前所未有的衰弱,每一个军官都是无价之宝,更何况他们还都是我国最顶尖的精锐,因此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涉事者都从隶属的部队中革职,另行改编,戴罪立功。如何?”伊莉斯说完了自己的方案,环视长桌。

  没有人应声,所有人都在细细地琢磨着伊莉斯的话,将火拼的涉事者先革职,再改编?看起来像是不偏不倚,每个人各打五十大板了事,但是在场的人除了伊莉斯之外都是久经政坛的老狐狸,都嗅出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最先打破沉默地是温迪尔祭司,老人谨慎地开口:“请问公主殿下,该如何改编?”

  “所有人都编入一个全新的建制中,他们当中的军官将会是新部队的中坚力量,而基层士兵则另行从帝国各大步兵军团中抽调。”伊莉斯说。

  “不妥!”贾斯特斯皱着眉头说,“暗影兵团与不朽骑士团素来不和,这两支部队里出来的人很难共事。”

  “那就洗掉他们身上的烙印,再烙上新的。”伊莉斯冷淡地打断了贾斯特斯,“在他们脸上烙下角斗士的印记,并将他们的名字通传全军,引以为戒。而死伤者的家属不会得到任何补偿。”

  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在最精锐的贵族士兵脸上烙下角斗士的印记?那是对他们莫大的羞辱!阿迦松猛然起身,直直地凝视着伊莉斯:“他们都是为帝国立下战功的勇士,我认为不妥!”

  “阿迦松将军,请问有哪里不妥?”伊莉斯漠然地说,她抬起头,与这位曾经亲自将铁环箍上她小臂的将军对视,眼中的威严如同太阳一般璀璨,“还是说你打算包庇到底?纵容到底?”

  “这并不是包庇或者纵容的问题,我只是认为将不朽骑士与角斗士一视同仁太过于折辱!”阿迦松沉声说,“他们是帝国的骄傲,不该有这样的待遇。请问公主,这究竟是陛下的裁决,还是您个人的看法?”

  伊莉斯眉头一挑,眼中仿佛有火炎燃起,她站起身,将华丽剑推上长桌,整个人如同一头母豹一般压向前,逼视着阿阿迦松:“阿迦松·布尤斯,请你看着巴克斯华丽剑,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