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四十二章 暗影之狼

第四十二章 暗影之狼

  样式朴素的短剑沿着长桌一直滑到阿迦松面前,金属与木头摩擦的声音分外凝实,带着某种难以言喻,却又咄咄逼人的威严。阿迦松立时醒悟过来他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他居然在质疑一位皇帝的代言人!他可以质疑伊莉斯公主,却不能质疑皇帝陛下!阿迦松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贾斯特斯执政官与温迪尔大祭司已经脸现不悦之色,而前者眼里,怒气更是如同火星一般闪动。

  阿迦松知道自己的失言已经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局面,他是帝国新政派系最得力的干将之一,皇帝立场鲜明地支持着他,因此他能以将军之位顶撞无论是身份还是资历都远在他之上的凯洛斯执政官,但阿迦松是万万不敢冒犯贾斯特斯的。且不说律法执政官自新政推行伊始便是皇帝陛下最强而有力的支持者,更何况他与阿迦松的关系,严格说来,既是同僚、朋友,又是上级——当年阿迦松还未名列新一代的帝国三杰,还在不朽兵团担任一个小教官时,贾斯特斯已经是兵团的总教头,亦是跟凯洛斯齐名的帝国三杰之一!在成为大团长之前,阿迦松一直都是贾斯特斯的副手,如果不是贾斯特斯日后参与了执政官竞选,正式步入帝国政坛,不朽骑士团大团长的这个位子是轮不到阿迦松来坐的。触怒了贾斯特斯,阿迦松日后会如何不好确定,但今天的这场调解,他是很难争取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或者说,接连得罪伊莉斯与贾斯特斯的他已经失去了争取的资格。

  阿迦松快速地后退一步,单膝下跪,低着头一言不发。不敬的罪名已经成立,最好的做法就是沉默着接受惩处。伊莉斯冷漠地注视着阿迦松,裁决居高临下,如同利刃悍然劈落:“不朽骑士团团长阿迦松,顶撞皇权,摘除一环。”

  阿迦松浑身一震,他艰难地抬起左手,缓缓从自己的右臂上退下了一枚铁环,用双手高举过头,极尽恭敬地放在桌上。贾斯特斯看着他,几次欲言又止,最后也只是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

  凯洛斯饶有兴致地看着伊莉斯,眼神中有几分讶异,有几分欣赏。他轻轻地点了点头:“那就按公主殿下说的这么办吧。我没有异议。”

  贾斯特斯轻轻敲了敲桌子:“那么新军团的军费开支又该从哪里出?武器,铠甲,粮饷,这些都要考量。”

  伊莉斯不假思索地说:“裁减不朽骑士团与暗影兵团的军费,同时雅诺斯也会拿出一部分的税收充当军费。”她转向依然保持跪姿的阿迦松,漠然说道:“十五万第纳尔。”

  不朽骑士团一年的军费,是四十五万。

  阿迦松仍旧低着头,整个人宛如一尊毫无生气的塑像,他的声音沉闷得仿佛是从岩石中透出来的一般:“是。”

  在得到了不朽骑士团团长的答复后,伊莉斯又看向凯洛斯执政官,却不知如何开口。一来,她对暗影兵团的军费开支一无所知;再者,凯洛斯执政官,这位旧帝国硕果仅存的大贵族,已经被她巧取豪夺了不少暗影联队的高级军官,真的会轻易地再让她从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本上挖下一大块肉吗?

  然而凯洛斯甚至没有给伊莉斯为难的时间,他微笑着说:“我今年只能负担十万第纳尔,此前我已经给卡林德恩堡拨了五十万第纳尔用于重建,以塞兹的财力,也有些捉襟见肘。不过第二年开始我可以出二十万。”

  军事执政官的爽快是伊莉斯始料不及的,她怔了几秒钟才说:“那……雅诺斯那边亦可以拨出十五万。”

  “那就是四十万第纳尔了,虽然说将一支四五千人的兵团全副武装起来还有些勉强,但是装备并不能决定部队的战斗力,有不朽骑士团与暗影联队的前高级军官在,相信他们日后会成为帝国全新的中坚力量。”凯洛斯执政官愉快地说。

  伊莉斯轻轻眨了眨眼,几丝难以置信在她眼中掠过。在她的设想里,凯洛斯的反弹远比阿迦松棘手,后者终归要唯皇命马首是瞻;可凯洛斯不一样,彪炳的战历注定哪怕他在帝国的政坛被极尽地边缘化,也依然有着超然的,甚至是皇帝也难以撼动的地位。万一凯洛斯真的选择无视伊莉斯的判决,别说是皇权象征巴克斯华丽剑,就算此刻站在这里的是马略而不是伊莉斯,凯洛斯仍会视若无睹,拂袖而去。

  可是他没有。

  他本可以成为一座拦路的青山,可是他没有。

  父亲,我越来越不明白,凯洛斯执政官这样一位识大体、顾大局的人,为什么会在政坛上遭受到不公平的排挤呢?难道仅仅是因为他是暗影兵团的大团长吗?究竟是您有意为之,还是根本无能为力?伊莉斯在心里默默地想。

  “那么,这支部队的指挥官呢?”贾斯特斯又说。

  伊莉斯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她想了想,给了所有人一个意想不到的名字:

  “我提名:提图斯将军。”

  ……

  雅诺斯,皇帝寝宫。

  “提图斯?为什么是他?”马略半靠在床上,裹着轻柔的羽绒被,面无表情地翻着伊莉斯递给他的书面报告,全程一言不发,只在翻到最后一页时扬起了眉毛,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因为他在此前的战役中,是罪将。圣战堡前临阵退缩,塞布桥阻敌不力,乱军中逃回自己的辖区,图尔布克战役后也不见他述职,所作所为早已触犯了数十条帝国律法,按理说把他绞死都不过分。只不过考虑到提图斯虽然性格乖张跋扈,但跻身三杰之列,掌军能力在帝国少壮派将领中首屈一指。因而目前最好的处置方式是收回他对盾风堡的管辖权,将他平调至新军团做军团长。有此人在,辅以自暗影联队与不朽骑士团中吸收的高级军官,新军团应该能很快地形成战斗力。”

  马略合上报告,不置可否:“所以这就是你的答案?”

  “是的,帝皇集权,专制统治。帝国的朝野上下始终只能有一个人的声音!”伊莉斯斩钉截铁地说,“不能被左右,更不能被支配!大贵族们拥兵自重的时代早该被终结!”

  马略欣慰地闭上眼睛,嘴角牵出一丝笑容:“你能想通这一点,真是极好的。我当年能量有限,倾尽全力也只是剔除了拜蛇教残留在帝国政治结构内的余毒。然而,贵族私军这一现象自曾祖当年征战潘德时便已存在——不,或者说是曾祖为了能跟阿尔弗雷德抗衡,容忍并默许了这种政治生态。我现在想要做出改变,也是有心无力,而且如果没有私军,我恐怕也成不了皇帝。”他冲伊莉斯挤了挤眼,“你也应该听说过奥古斯塔在境外散布的关于我的那些不光彩的故事,不得不说,他对昔年大选的推测一点没错,那支迦图部队确实是我雇佣的,如果没有私军,我拿什么打发他们?”

  马略疲惫地笑了笑:“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这次做得很好,甚至超出了我的预想。这支新军团就由你来命名吧。”

  伊莉斯伸手为马略掖好羽绒被,她侧着头想了想,说:“就叫……暗影之狼吧。”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