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四十四章 白鹿出林(一)

第四十四章 白鹿出林(一)

  距离王城那场震动了几乎萨里昂所有贵族的刺杀已经过去了半月有余,秩序之鞭奈德·格雷兹身死,基亚·艾尔夫万子爵被刺客挟持后失踪。原本在塞文克罗堡处理军务的乌尔里克五世在被惊动后火速赶回了王城,责成近卫队长哥顿与异端裁判所所长但丁严密调查,全城也进入了戒严状态,大姐上行走的卫兵之多让很多老人回想起了昔日血银风波时全城像是被严霜彻底覆盖一般的肃杀气息。只是调查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一周过去仍是一无所获,这无论对于王城卫队亦或是黑翼修士来说都是极为反常,前者守御白银王座,以极强的执行力闻名;后者则号称全潘德最敏锐的猎犬;然而两者的组合显然没有产生什么良好的化学反应。埃尔德雷德侯爵在自己的会馆里不知道砸烂了多少个名贵的瓷杯。时间渐长,乌尔里克五世似乎也对自己的得力干将失去了信心,在月底解除了戒严令。随后,已经能够勉强下地走动的施耐德重新接过了萨里昂商会的会长一职,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刀阔斧地整顿商会,大批奈德当权时期新加入的会员被除名,亦或是重新走一遍审查程序。金银之虎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彻底抹除了奈德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不过更多人所关心的并非是追凶本身,那只是蝴蝶扇动的翅膀,他们更在意的是随后将要席卷萨里昂政治生态的飓风。自从地狱修女,也就是特蕾莎·艾尔夫万在庆功宴上用黑键对准了布伦努斯公爵开始,艾尔夫万公爵与布伦努斯公爵之间似乎就生出了嫌隙。火之名将可不是什么老好人,至少“气度宏达”这四个字是跟他完全沾不上边的,在不多的与艾尔夫万公爵会面的场合,布伦努斯公爵从来就没有摆出过好脸色,显然是对当日特蕾莎的冒犯难以释怀,而曾在庆功宴出席的人也都清楚,若不是艾尔夫万公爵与地狱修女一心想要保基亚周全,那名胆敢潜入王宫暴起杀人的狂徒是断然要被雄狮公爵的怒火所吞没的。按理说乌尔里克五世不可能不过问,艾尔夫万公爵甚至还会再因此事受到责难,然而无论是哥顿还是但丁都在调查中似有意似无意地避开了这一环。这无疑是乌尔里克五世通过自己的两名代言人释放出来的某种讯息:要么是这大张旗鼓的追查与戒严是他用以安抚的手段,实际上狮心君王并不愿意在这其中付出过多的精力与人力;亦或者是他在这个节骨眼上并不想打压艾尔夫万公爵太多,后者毕竟是经历过两次龙狮战役的元老,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王国内大部分少壮派都可以算作他的门生,这是哪怕是乌尔里克五世这样铁腕的君王都难以忽视的政治资源。

  在琢磨出国王的意图——或者自以为已经琢磨出国王的意图以后,贵族们便也不再过多关注此事,毕竟不是他们的姐姐嫁给奈德,还是让埃尔德雷德侯爵去操心吧。布伦努斯公爵在戒严令解除的当天就启程赶回阿芬多尔,艾尔夫万公爵试图为他举办送行宴,并让自己的亲卫队长罗尔夫送来了请柬。面对艾尔夫万公爵释放出的善意,布伦努斯公爵拒绝的方法却相当不留情面:他甚至都没有拆开考究的信封,反而当着罗尔夫的面将请柬扔到了地上,然后翻身上马,践踏而过,身后狮骑士大队紧紧跟随,当最后一匹狮子战马扬长而去时,那张请柬已经是一张又皱又脏的废纸了。

  在布伦努斯公爵离开之后,其他贵族也陆续返回自己的领地,当然也不乏有人想在王城多停留一段时日,静观事态之后的发展。

  凯德伦子爵就是留在王城的贵族之一,不过他在这逗留的目的却分外奇葩:勾搭在双子塔清修的修女。这名草莽出身的贵族自戒严令实行的第一天起就表现出了对此漠不关心的态度,就在大部分人还在自己的会馆提心吊胆时,他便以忏悔的名义前往双子塔,跟一名有几分姿色的修女打得火热——不得不说他讨女性欢心的技巧已然脱离了草莽,那些年纪轻轻的修女很乐意听他这么一位上过战场的贵族吹嘘他的英姿。戒严令解除后他依然隔三差五地往双子塔跑,塔中的嬷嬷基本没有几个不认识他,“简直像是双子塔里盘旋的苍蝇。”她们不厌其烦地说。

  就在这天,凯德伦子爵在会馆接到了一封手写的信,是几天前刚搞上的修女莫丽尔寄来的,上面用极尽缠绵的言辞向凯德伦倾述了自上次两人分别后她是如何孤独寂寞,恳请他前来大教堂跟她幽会。子爵看完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过回想起莫丽尔丰腴的身段,他倒是不会排斥再跟她共赴巫山云雨一回。他精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走出了会馆。

  莫丽尔选择的地方是一处还在修缮的侧厅,位置偏僻幽静,鲜有信徒经过。斑驳的阳光自落地窗洒落,为这场密会增添了十足的浪漫气氛。两人耳鬓厮磨了好一会后,凯德伦急不可耐地就想要把莫丽尔就地正法,却听到门外脚步声响动。衣衫不整的两人脸色都白了,慌乱之中凯德伦一把抱起莫丽尔,两人一头钻进忏悔室,大气也不敢出。

  门开了,密集的脚步声在静室内回响着。“你确定这里不会有人来吗?”有个浑厚的男声说。凯德伦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

  “这间侧厅还在修缮,一般来说不会有人经过。”另一个散漫的男声回答。

  “我需要肯定的答复。”浑厚的男声说。

  “不会有人经过。”散漫的男声敷衍地回答。

  缩在凯德伦怀里的莫丽尔身子抖了一下:“那是……所长大人!”

  惩戒骑士总长但丁?他跟哪几个龟孙到这里坏我的好事?凯德伦没好气地想。

  “那就在这里吧,你们都找个地方坐。”又有人开口了,这次凯德伦听出来了,这是国王乌尔里克五世的声音!他忍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悄悄地扒着格子窗朝外看去,这一眼让他的呼吸几乎停顿!

  侧厅里站着四个人,除了被他与莫丽尔分辨出来的乌尔里克五世与但丁,近卫队长哥顿,地狱修女特蕾莎也赫然在场!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