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五十二章 凛冬(下)

第五十二章 凛冬(下)

  距离波音布鲁东北方向三百里,迷雾山主峰维约维斯。

  在迷雾山部落的语言中,维约维斯是山神的尊号,表面的意思则为“不可侵犯之域”。这里是大6的最北端,终年笼罩在酷寒与冰雪之中,只有冰熊这样的顶尖掠食者才会将维约维斯山的山腰作为自己的领地。同时这里也是迷雾山部落的圣地与历练场;德高望重的老人要在山脚下叩拜一日一夜才会得到山神的祝福成为祭祀;强壮的迷雾山勇士则要登上维约维斯山,在山腰成功生存一周才有资格套上刻有冰熊爪印的重甲。但无论是猛兽还是战士,数百年来他们从未意图登上维约维斯的山顶。因为山腰往上始终呼啸着无止尽的狂风,风里还有锋锐的冰碴,仿佛是妖魔的利齿,就算是皮糙肉厚的冰熊,也承受不住狂风暴烈的撕咬。部落里的老人们口口相传,那是维约维斯用极寒为自己铸就的皇冠。

  “好久没来这里了啊。”穿着单衣的中年男人,惆怅地吐出一口白雾,没飘出多久就结成了冰粒,又被凛冽的寒风卷起砸回他的脸上。风雪里隐隐可见冰熊巨大的影子,但它们却有意无意地跟中年人保持着距离,似乎是在畏惧着什么,不敢上前。

  “擅闯我们圣地的陌生人,说明你的来意。”浑厚的声音穿透风雪,中年人回过头,现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魁梧的男人。如此酷寒的环境中他却赤裸着上身,刀锋一般的狂风在他周围嘶吼,可他巍巍然地站在没膝的雪中,眼神炯炯有如火炬。就在这时双方看清了彼此的脸,中年人眼中泛起一丝恍然,而男人则皱起了眉头。

  “去拜访一位长辈。”中年人从腰间解下酒壶,朝着男人摇了摇,“而且我已经走出去了。自山腰以下才是你们的圣地,而再往上,”他顿了一下,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并非凡域。如果你想尝试挑战一下迷雾山部落数百年来的雷池的话,大可向前,走到我面前来把我拽下去。”

  男人沉默,一动不动地站立在原地。中年人咧开嘴,笑容飞扬跋扈,却又无声无息。他转过身,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山顶走去,渐渐消失在沉重如幕的暴雪中。

  几头健硕的冰熊来到男人身后,温驯地低下头。男人轻轻抚摸着这些野兽的头颅,目光阴沉:“喧闹者阿拉里克……”

  维约维斯的山巅阳光明媚,冰晶在太阳的直射下剔透得犹如水晶一般,巨兽一般的白云在远处缓缓涌动着。这里居然栖息着一头白色的山猫,它静静地伏卧在一块被冰雪覆盖的岩石上,犹如一尊已与岩石融为一体的塑像。可皮毛下,它的肌肉鼓胀出优美的线条,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暴起跃下。静与动的极致在这头山猫的身上完美地结合。阳光照下,山猫熠熠生辉,仅仅是凝视着这幅画面,就让人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一个白色的人形跳上了山巅,顿时破坏了这庄严神圣的美景。山猫警觉地转过头,就看到那个人抖擞开一身的雪,然后用力地啐了一声:“这条路还是一如既往地恶心啊!”

  山猫眼神不善地看着这个闯入它领域的不之客,来人却丝毫没有暴露在猛兽目光下的自觉,嘻嘻哈哈的,甚至解下酒壶给自己灌了一口:“老头子居然还藏着这种好酒,自己舍不得喝,也不让儿子喝,送人时却大方得不行——你甚至都不算人——果然好酒!”来人——也就是老酒鬼阿拉里克·冯·布洛赫,他痛饮了一口,然后用力将酒壶砸向山猫:“喏,我家老头让我给你送酒。”

  酒壶在空中划出强韧的弧度。山猫扬起前爪,在半空中截住酒壶,然后轻轻地托在掌上,灵敏得不似野兽。它低头嗅了嗅,神色一动,喉头用力地滚动了一下。

  “先别忙着喝。”老酒鬼突然再度开口,这次他不再是先前那股吊儿郎当的态度,表情前所未有的沉肃,“之前山腰上那个小家伙,是这一代的预兆之狼吧?我也知道你最近跟那个谁走得比较近。不过你还是不要把他放下山去。老头子只是让我送酒,而我个人则是要送一句话给你。”老酒鬼就站在山巅的边缘,风鼓动着他的衣袖。他注视着山猫,一字一顿地说:

  “凛冬,总会再度结束。”

  山巅上一片安静,只有沉寂的冰雪,静穆的岩石,无声涌动的白云,还有正在对视的一人一兽。山猫的眼里有茫然,有不解,可最后那些情绪尽数溶解了,只有冰冷的嘲笑与不屑流淌出来。

  “你可别误会,我现在跟一个凡人没有两样,山下那个小家伙想要杀我也不是什么难事。”老酒鬼镇定地退了一步,“这次注定终结凛冬的人,可不再是我了。不过也正因为不再是我,你跟那家伙也不会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山猫咧开嘴,似乎是在笑,但从没有笑容会像它脸上的这般森然可怖。它用前爪托起酒壶,一饮而尽,然后从岩石上站起来,出一声狂野的,如同炸雷般的吼叫!

  它从山巅上跃了下去!

  随着山猫的离去,浓墨一般的乌云笼罩了山顶。渐有风起,随后愈凛冽,不多时一场暴风雪便肆虐在山巅上。酒壶被狂风掀到老酒鬼的面前。他耸了耸肩,拣起酒壶,摇了摇,感觉到里面还有一层浅浅的酒液。他的脸上泛起一丝喜色,也不介意壶口刚被山猫含住,就这么送到嘴边,贪婪地吞咽着。直到壶口再也没有酒液滴出,他才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注视着山猫跳下的方向,轻轻地笑了一声,期间有说不出的怜悯同情:“呵,尽情地去狂欢吧。跟那家伙混迹在一起,真以为那个拿天平的老女人不会察觉到?”

  他突然用力地打了个喷嚏,现自己周身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雪。“毕竟是野兽的待客之道啊。”老酒鬼抱怨了一声,转身走下了山。

  (https:////)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