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五十三章 无巧不成书(上)

第五十三章 无巧不成书(上)

  银湖镇的酒馆,基亚与埃修面对面地坐着。基亚面前摆着几碟冷掉的小食,他慢慢地用叉子拨拉着:“你不觉得太过蹊跷了吗?门德尔松山脉这么大,你偏生会被人捡到?而且你跟那队人马的行踪也全在他人的掌握之中。”他看了看埃修身上缠着的绷带,轻轻地“咦”了一声:“这是……光辉十字骑士团的手法?”

  他跟埃修是在银湖镇入口撞见的,那时想要进镇子里的人很多,队伍蜿蜿蜒蜒的。基亚排在一辆朴素的马车后面,而埃修刚好从那辆马车上跳下来。

  “救下我的,是个帝国的贵族小姐。”埃修低声说,“她知道我的身份。”

  “年初你跟喧闹者可是把雅诺斯折腾了个天翻地覆,帝国上下恐怕对你们恨之入骨。她既然能认出你,居然没把你扔在大山里等死?”基亚“哐啷”一声扔下叉子,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木桌,“你不会就是马迪甘骑士小说里那种天命所归的主角吧?”

  埃修摇了摇头:“别闹,说正事。”不过基亚这番戏言倒是让他想起了那个诡异的梦境。按理说再荒诞不经的梦境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褪色,可埃修至今都清楚地记得那场梦的每一个细节:漆黑的太阳,没有穹顶的殿堂,林立的石柱,以及那尊缺失了五官,却至始至终都在“注视”着他的秩序女神像。就在那个梦境里,有个威严而不容置疑的声音告诉他,他是被选中之人。

  “好吧,说正事。”基亚耸了耸肩,“帝国一直在向瑞文斯顿示好,当然格雷戈里也很乐意见到在南方有个强力的盟友掣肘萨里昂与菲尔兹威。他们曾经达成过互相访问的协议,这在潘德并不是什么秘密。想必那名贵族小姐就是帝国方面的代表——虽然我还是不明白她救下你的动机何在。你有看见她的家族纹章吗?帝国的贵族纹章我都记得,你说出来我应该就能判断出她的来历。”

  埃修刚想开口,已经有人替他回答了:“我没带,而且严格说来我也不算是帝国访问的代表。不过我没想到在银湖镇也有人精研纹章学。巴兰杜克先生,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

  头顶的光线黯淡下来,一个披着斗篷的人似笑非笑地站在埃修与基亚之间。露西安娜不知什么时候进了酒馆,找到了这个相对僻静的角落。

  埃修叹息一声。基亚还是头一次在埃修脸上看到如此无可奈何的神情,他抬起头,斗篷下那张精致而不失灵气的脸让基亚的眼神慌乱地闪动了一下。他自认为面对美色他还算有几分坐怀不乱的定力,可是在那清澈里藏着几分狡黠的眼神的注视下,定力如同遇上了骄阳的雪墙,一边融化一边垮塌。“请问您是……”他情不自禁地用上了敬语。

  “如你所见,就是在门德尔松山脉捡到巴兰杜克先生的贵族小姐。”露西安娜大大咧咧地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目光饶有兴致地在基亚与埃修两人间打转。

  “你什么时候来的?”埃修扶着额头问。

  “当然是一路跟过来的。”露西安娜理所当然地回答道,“你的伤势还没痊愈,我放心不下。”

  “……”埃修无言地注视着露西安娜,一直到她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好吧,其实就是好奇你们的计划。不过看到你们的话题跑偏到我身上去了,就忍不住站出来纠正一下。”

  “偷听别人的谈话,可不是一个淑女的行为。”基亚忍不住说。

  “那你呢?”露西安娜笑吟吟地注视着基亚,“抛弃艾尔夫万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的身份,跟着巴兰杜克先生来到这冰天雪地的北境,似乎还成为了瑞文斯顿的佣兵?先不说这是不是一个萨里昂人的行为,你做好了哪一天要跟自己的父亲在战场上兵戎相见的心理准备了吗?”

  基亚惊得几乎要从椅子上弹起来,这是他第二次被人叫破身份,有那么一瞬间他开始怀疑但丁是不是在四处朝人兜售自己的行踪。他深吸了一口气:“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露西安娜懒洋洋地说,“萨里昂那边都说艾尔夫万的小儿子被刺客劫持后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不过他们都忽略了一个可能性,”她的眼里漾出自得的笑意,“他是主动消失的,换而言之就是被预言之子拐跑了。”

  “预言之子?”基亚狐疑地看向埃修,“不会是在说你吧?”

  “她是这么说的。”埃修面无表情地说,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到了银湖镇,我们之间应该两清了吧。”

  “什么话!”露西安娜有些不满,“你还欠我一条命呢!”

  “那个字符的意义我都教给你了。”

  “我全忘了,你从头教吧。”

  “……”埃修沉默,但是眼神却逐渐转冷,没有丝毫表情的脸上,凉意一丝丝地逸散开来。露西安娜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脸色渐渐苍白起来。她第一次见到埃修露出这样冰冷的眼神,那是视人命如草芥的眼神,仿佛千尺的寒潭,看似波澜不惊的水面下不知埋葬了多少人的尸骨。她终于想起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煞星,他曾经在雅诺斯的角斗场里信手屠杀那些嗜血的野兽。只是因为自己曾经救助过他,这个煞星才对自己保持着最大限度的容忍与善意。而现在,埃修的眼神明白无误地告诉她,这份善意,已经被她挥霍干净了。露西安娜甚至有一种预感,她若是再提出什么无理的要求,下一秒,埃修就会毫不留情地拧断她的喉咙。

  “最后一个要求。”在气氛降至冰点之前,埃修偏过了头,轻声说,“之后我们两清。”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