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五十九章 目标,波因布鲁(三)

第五十九章 目标,波因布鲁(三)

  埃修走进酒馆,三个沉甸甸的钱袋在他的腰间摇摆着相互拍打。他每走过一个酒桌,桌旁的高谈阔论就会渐渐低落下来,最后无一例外地被清脆的金属碰撞时盖过。埃修很满意他所造成的影响。这是萨拉曼教给他的法子,面对“向钱看齐”的佣兵总能屡试不爽地捕获他们的注意力。他靠着吧台坐下,将钱袋依次甩在桌子上。牛皮在平滑的木头上滑出一道漂亮的直线,如同磁铁牵动着佣兵们的视线。酒馆里前所未有的安静下来,人们屏息静气,看着埃修从其中一个钱袋里取出一枚第纳尔。他高高地抛起,又用食指与大拇指接住,这时候所有人都看清了钱币正面上展开双翼咆哮的巨龙。那是瑞文斯顿铸造的第纳尔,北境绝对的硬通货,民间普遍流通的第纳尔跟这种官方发放的货币比起来就是一块毫无特色的金属圆片。两者之间的汇率是一比十。

  而埃修也不是什么陌生的脸孔,他们当中的不少人还记得就在前几天,这个年轻人在银湖镇的马市当众挑衅了菲尔兹威的准一流武者“巨剑”玛丽斯。他一口回绝了玛丽斯的招揽,甚至当着她跟一众女武神的面接下了瑞文斯顿的单子。当然,如果这个年轻人不过是一介莽夫,他们也不会记住他——银湖镇从来不缺莽夫,而玛丽斯曾经打断过很多莽夫的脊梁。但是他轻易地制服了玛丽斯,杀死了她带过来的女武神,将马市变成了血淋淋的屠宰场。至今那里还残留着喷溅出来的血迹。

  “这里每个袋子里面都有一百枚第纳尔,每一枚都跟我手指间这一枚一模一样。”埃修缓缓开口,“而我需要十五个好手跟我去波因布鲁。这些只是雇佣费,加入后周薪是十枚龙纹第纳尔。”

  酒馆里一阵蠢蠢欲动的声音,性急的人已经忍不住站了起来。佣兵们的算数水平在以第纳尔为单位时会变得无比高超。十五个人,三百枚龙纹第纳尔,那折合下来每个人可以拿到二十枚,再换算一下就是二百枚第纳尔!更不用提埃修给出的周薪也算是丰厚。据说萨里昂那边待遇最好的佣兵团每人每周也就是三十狮纹第纳尔而已。

  “是去波因布鲁剿匪,还是去迷雾山脉探险?上次波因布鲁有个老书虫因为舍不得保护他们的骑士老爷,重金雇佣了一队冒险者深入迷雾山脉帮他找古董,现在那些人的头颅不知道还插在雪山里的哪根长矛上呢!”有人喊。

  “去波因布鲁剿匪,只是人手不太够,也就十来个。”

  “是吗,那老弟你上一个任务可是损失惨重啊!”那个人又说。

  “是啊,”埃修耸耸肩,“这就是我现在在这里的原因。有人要报名吗?”

  “我!”

  “算我一个!”

  “让开点!老弟他要的是好手,你们这几个连整套皮甲都没有的穷酸闪开点!”

  “只要十五个人吗?”

  佣兵一窝蜂的涌上来,将埃修附近的空间挤占得水泄不通。“慢着!”埃修伸出手,顺便用身体将钱袋护在身后,“人太多了。萨拉曼,进来挑人!”

  “好嘞!”应答声中,一个浓眉大眼的达夏人大步走了进来。他快速地扫视了酒吧一圈,费力地挤开人群,走到埃修身边悄声说:“这里边称得上好手的大概只有四个,应该都是退伍的老兵。”

  “先要那四个吧,剩下的再从矮子里面拔将军。”埃修对萨拉曼耳语,却感觉到身后有异,他机敏地转身,却发现桌上的三个钱袋已经不翼而飞。

  “谁!”埃修低喝一声,站起身来。他的眼神陡然放出凶狠的光,像是恶狼呲出森白的牙齿,被他目光扫到的人都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

  “真的都是龙纹第纳尔啊……看来阁下在上一个任务里捞了不少油水呢。”人群外传来一个北境口音浓重的男声,窃贼大大方方地现出真身。他是一个相当英俊的男人,有一头极其引人注目的黑色长发,很随意地在肩头披散开来。一道从左自右横跨整个面部的狭长伤疤破坏了他原本端正的五官,也给他略显阴柔的气质增添了几分狠厉。那三个钱袋就托在男人的左手中,被随意地抛动着。

  埃修警惕地注视着他:“有何贵干?”

  “我有个提议,”男人走到埃修面前站定,“不如你把这三个钱袋都给我,我跟你去波因布鲁。一个钱袋一周——别误会,我的意思是,给我这三个钱袋,我就为你卖三周的命。怎么样,很划算的交易吧?跟这些杂碎比起来,”他用大拇指轻蔑朝自己的身后一指,“我可以顶他们二十个。”

  “阿德萨斯,你说谁是杂碎?”人群中的一个人恼怒地咆哮。

  “谁嗓门大谁就是杂碎。”被称作阿德萨斯的男人头也不回地应道,“怎么样?我还在等你的答复呢。”

  埃修默默地注视着阿德萨斯,目光下移,注意到了他腰间挂着的长剑。从剑柄到剑鞘都是黑夜一般的颜色,剑颚的中央镶着一个咧开大嘴,仿佛是在狞笑的惨白骷髅头。“死亡骑士长剑?”埃修抬起头,看着阿德萨斯,平静地问。

  “阁下眼光倒是不错。”阿德萨斯有些讶异地点了点头,“不错,这柄死亡骑士长剑是在下的战利品。”他的语气中有着藏不住的得意。

  “我能看一下吗?”埃修嘴上如此说着,手却已经朝剑柄抓去。

  阿德萨斯眼神骤寒,空着的右手朝埃修的手背拍去。他自以为这一下能拍开埃修,然而埃修手腕一翻,手掌径直架住了他的手臂。阿德萨斯一惊,刚想挣脱,只觉得一道沛然的力量沿着对方的掌心传递过来,将他震退几步。与此同时他的腰间一空,自己视若珍宝的长剑已经连同剑鞘都落在了埃修手中。

  “果然,死亡骑士长剑都是不可多得的工艺品。”埃修用拇指顶起剑颚,只看了一眼剑身就知道这绝对是异端黑骑士的专属佩剑。他自己也曾拥有一柄,只是失落在了萨里昂的监狱中。

  “多谢。”埃修将长剑抛回给阿德萨斯,“不过我不会雇用你。因为我需要十五个人,而你只有一个人。”

  酒馆里一阵哄笑。阿德萨斯平静地将长剑别在腰间,把钱袋丢给埃修,转身离去。“我们会再见面的。”他丢下这么一句话。

  “这人是谁?”埃修低声问。

  “啊……”萨拉曼回过神来,“应该是近几年在佣兵界声名鹊起的‘黯夜之刃’,听说原本是瑞恩骑士学院最优秀的候补扈从,但后来不知道为何辍学去当佣兵。据说他一直都是单人完成委托。”

  “原来如此。”埃修点点头,“闹事的已经走了,开始挑人吧。”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