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六十一章 快乐豚的洛菲尔(下)

第六十一章 快乐豚的洛菲尔(下)

  “当然可以。”异端裁判所的所长但丁走进一片狼藉的酒馆,“要最便宜的。”

  洛菲尔扬手丢给他一个苹果:“自己啃吧,不要钱。”

  但丁也不介意,“咔嚓咔嚓”地咬着。整个酒馆仿佛只剩下他的啃咬声。特蕾莎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咽喉,那道浅浅的红痕依然在火辣辣地痛着,只要再深寸许就能割开她的气管。在吧台碎裂,洛菲尔暴起的那一瞬间,她感受到的压迫力仿佛高山一般让人仰止,又仿佛深渊一般令人窒息。她此前只是在一个人身上感受到过。而那人所表现出来的强悍远远地超出了“人类”的定义。

  崔佛·潘德拉贡·布朗森,转化成恶魔的潘德护国武者,曾经在萨里昂的监狱以一己之力。而眼前的金发年轻人,在一刹那的爆发力俨然犹有过之。

  “首先我得道歉。”但丁把果核拎在手中,“我的部下问话的方式有些不太礼貌。”

  “想要与恶龙搏斗,自身亦需成为恶龙——或者跟恶龙同样凶猛的存在。异端裁判所一直以来都在跟异教徒打交道。你们机构的行事风格我很熟悉,没什么好解释的。”洛菲尔耸了耸肩,“不过下次想要从我这里问话的时候,还是你自己亲自来吧。我可不敢保证每次都能手下留情。”

  “这可不管我的事,他们收到的命令是追捕麦尔德雷,而这头老狐狸唯一留下的狐骚味就在你这,他们是闻风而来。”但丁说,“而我连夜赶来这里,是来保他们的。”

  “虽然我很不喜欢你那种欠打的修辞,但不得不说你来得还算及时,戏剧性十足。”洛菲尔说,“麦尔德雷的据点——也就是他的祭坛——就设立在迷雾山脉深处,波因布鲁往北一百里。”

  “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详细?”但丁皱眉,“而且你确定吗?迷雾山脉可是那些土著的地盘,他们会放心地让麦尔德雷进入?”

  “我当然会知道。”洛菲尔幽幽地说,“麦尔德雷只不过是一个用人情要挟我的中间人。要求我为其打造兵器的客户另有其人。而客户来不了自由城,那就只能我亲自过去。”

  “那个客户,是谁?”

  “新一代的预兆之狼。”洛菲尔走回吧台,“狐狸与狼的组合,你们这次的猎杀行动是不是会很有意思?”

  ……

  落日已经有一半沉入地平线下,仿佛一座正在安静燃烧的火炉。柔和的余晖铺满了塔里伯尼的大街小巷,在陈旧的砖墙上留下斑驳的影子。几道孤零零的炊烟散落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那是这座城镇残存的最后一点生气。但丁背着手,漫步在用白色碎石铺就的小路上。肯瑞科与特蕾莎一言不发地跟在他身后,起落的脚步声杂乱而压抑。

  良久,但丁缓缓开口:“艾尔夫万小姐,我们离开快乐豚酒馆的时候你依然对洛菲尔保持着敌意——或者说是杀意。这很好。因为他确实是与异教徒——尤其还是当中最位高权重的几人之一——有过接触,这一点我也无法为他开脱。”

  “那所长为何不出手将他拿下?”

  “原因很简单。”但丁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地狱修女,眼神意味深长,“秩序的光辉笼罩潘德的子民,任何亵渎、不敬都将招致女神的怒火,但也仅限于潘德的子民。”

  “你是说……”特蕾莎皱起眉头。

  “洛菲尔是一名异乡人。”但丁眺望着即将沉没在地平线下的落日,“就跟那些凡斯凯瑞人、马里廷人、巴克利人还有梅腾海姆人一样,他来自别的大陆。女神不会将信仰强加于他。”

  “可他终究与异教徒接触过,而且他在潘德生活了很多年。”

  “那是他的自由。艾尔夫万小姐,我知道你一向不关心时政,所以我有必要提醒你,虽然全大陆已经默认塔里伯尼已经并入萨里昂的疆域,但只要萨里昂的军队还没有开进城门,将雄狮旗立在城头之前,自由城仍然在名义上保持着中立。”但丁说。

  “这都不是借口。”特蕾莎凝视着但丁,“所长,你也不是洛菲尔先生的对手。”

  沉默许久之后,但丁无所谓地一笑:“了不起的洞察力似乎也是艾尔夫万家族的传统之一。不错,我确实不是小洛的对手。很久以前我曾经跟你有过类似的想法并付诸于行动,但是我失败了。所以我们做了个约定,他只要别在我的眼皮底下做得太明目张胆——比如说向异教徒大规模地提供品质优良的武器——裁判所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女神的战士永不妥协,就像女神手中的长剑和天平永不放下。”特蕾莎低声说。

  “而比起关心一个穷尽一生也难以望其项背的潜在猎杀对象,我建议艾尔夫万小姐你全身心地投入眼下的猎狐任务。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现在将与洛菲尔有关的档案全部归入‘黑十字’。除了我之外无人可以查看。同时,艾尔夫万小姐你在裁判所里的权限从‘黑翼’降至‘白羽’。也就是说,你今天所耳闻目睹的一切,都必须烂在肚子里,不得跟任何人提起。”但丁冷冷地说,“以秩序之名。”

  特蕾莎微微躬身:“是,以秩序之名。”

  “很好。”但丁的语气稍微柔和了些许。“麦尔德雷是一个非常狡猾的对手,但是我没想到他竟然还能接触到迷雾山里的那些土著。很显然,他跟预兆之狼达成了某种协议。”

  “那个……”肯瑞科讷讷地开口,“什么是预兆之狼?”

  又是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但丁别过头去:“我相信你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去马里昂斯的大图书馆补习历史了,肯瑞科。这次你们去北境,一切小心。”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