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六十二章 狐、狼与龙(一)

第六十二章 狐、狼与龙(一)

  波因布鲁以北八十里,迷雾山脉,希格沃诺夫山。

  漆黑的树干从积雪中直挺挺地探出来,像是黑色的墓碑。裹着白色狼皮,赤裸着臂膊的男人们盘膝坐在树下,用皮革擦拭着自己手中的兵器,暴露在严寒里的手臂有着岩石般坚韧的线条。他们的目光就跟身下的积雪一般,厚重而冷漠。披着黑色长袍的老人缓步从他们中间走过,在一名身材极其魁梧的汉子身后站定,声音嘶哑得仿佛一只乌鸦:“不愧是神使大人的精英护卫,都是百里挑一的战士。就算比之我圣教的护教黑骑士也不逞多让。”

  “客套的话就免了。”男人冷冷地说,“麦尔德雷,我的五万大军让你化整为零,在圣山里按兵不动,又撒出大量的巡逻队,究竟想做什么?”

  “就在刚才,”麦尔德雷答非所问,“波因布鲁的阿尔德玛公爵已经带领着自己的部队出城。”他伸出手,遥遥指向波因布鲁的方向。黑袍下的手干瘦得如同一截枯枝,清晰地勾勒出骨骼的形状,“维约维斯尊者的使者重现于世的消息,想必已经如同朔风一般传遍了整个北境。瑞文斯顿的大贵族们想必此时正聚在瑞恩,商讨着如何——”

  “如何狩猎我,是吗?”男人淡淡地接过话,“猎人与猎物之间没有绝对的立场之分。北境人都在传猎狼的季节到了,我个人也很喜欢这个说法。春天确实是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狩猎来舒展被冻僵的筋骨。”他迎着刀锋般凛冽的风张开双臂,整个人仿佛一张舒张到极限的弓,全身的关节格格作响,像是仪器的齿轮开始咬合旋转。“狩猎的同时,也要做好被狩猎的准备!”

  “而我将为神使大人呈上狩猎的利器。”麦尔德雷轻声说。他拍了拍手,两名黑骑士扛着一个半人多高的红木匣子走上前来。“还请神使大人亲自启封。”

  男人扫了麦尔德雷一眼:“我还是很难相信那个娘炮一样的男人会锻造出让我满意的战斧。”

  “神使大人会满意的。”麦尔德雷皲裂的嘴唇扬起一个干瘪的弧度,“合作开始以来我什么时候让神使大人失望过?”

  “那是因为你们还没有拿到想要的东西。”男人低沉地说,“这不是你们的惯用伎俩吗?先许以恢弘的蓝图,然后压榨人的价值,从骨血到灵魂全部吞噬掉。麦尔德雷,我很好奇,你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

  “神使大人的好奇心也未免太重了。”麦尔德雷掸去自己肩头的雪花,丝毫不在意眼前男人锐利的目光,“我只是女神谦卑的仆人,殚精竭虑地执行女神的意旨。女神要祭品,而战场是最完美的祭坛。”

  “你的口吻让我想起了‘黑石’部落里那些上了年纪的萨满,你们都喜欢说一些语焉不详的废话,用来掩盖自己卑微的私欲。”男人冷冷地哼了一声,单手启开了沉重的匣盖。灼人的高温自缝隙中渗出,仿佛里面堆积着无数烧得红热的木炭。但男人恍若不觉,他慢慢托起匣盖,任由自己的上身暴露在倾泻而出的热浪中。“哦?”雪亮的寒光照亮了男人高高挑起的眉,他不由得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

  一柄巨大的战斧静静地躺在深黑色的绸缎中,古朴,厚重,粗犷。它就是那个不可一世的热源,锻造者似乎连同熊熊的火炉也锻打了进去,所以它才散发出如此桀骜的热量。高温扭曲了它周围的空气,使得它看起来像是沉在一池清冽的水中。成人手臂粗细的斧柄呈现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中段装有两个精钢的护手。斧刃则是极尽张扬的梯形。毫无疑问,这是一柄狂暴的武器,生来就是为了大开大合地劈斩!

  男人伸出手,自然而然地握住战斧。他宽大的手掌刚好能一手掌握斧柄。在他的手接触到斧柄的瞬间,几乎能把人烫伤的高温顷刻间无影无踪,掌心只剩下金属顺服的凉意。男人单手挥动战斧,将红木匣子劈为两截,轻易地像是裁开一张牛皮纸。“不错,我很满意——不,非常满意。用它劈开瑞文斯顿人的骨头,手感想必非常好。我收回我之前说的话,那个娘炮确实是潘德最好的铁匠。”男人的手指珍惜地摩挲着斧刃,如同摩挲着爱人的胴体。

  “你之前说,阿尔德玛已经离开了波因布鲁?”男人将战斧背在身后,举目远眺,“那他应该是一个极好的狩猎对象。”

  “不可,神使大人。”身后是麦尔德雷平静却强硬的声音,“现在还不是时候。五万迷雾山战士——包括神使大人与您的精英护卫——的指挥权仍然在我手上。阿尔德玛公爵与迷雾山部落作战多年,战绩斐然,最擅防守。瑞文斯顿每年都要对抗迷雾山的劫掠大潮,都是这位波因布鲁公爵身先士卒,以弱势兵力与劫掠大部队周旋直至拖垮,然后亚历克西斯公爵一举击溃。非常正统,也非常默契的盾矛战术。就算我们倾尽全力击碎了这面盾牌,又拿什么去面对盾牌后那柄疯狂的长矛?”

  “你以为我会跟那些无头苍蝇一样?”男人逼视着麦尔德雷,眼瞳深处暴起狼一般危险的光。

  “是的。神使大人的武力盖世无双,是老朽生平仅见的强者。但是战术头脑依然停留在最基本的打打杀杀层面。”麦尔德雷不卑不亢地微笑,“这也是我寻求维约维斯尊者合作的理由,也是尊者会把指挥权交给我的原因。但是我保证,我最终会为神使大人创造一个公平的舞台,一个让您能够与整个北境正面对话的舞台。”

  漫长的沉默过后,男人转身走过麦尔德雷,靠着一棵树坐下,闭目养神。“圣山里的物资不会维持很久的,正如我的耐心那样。”

  “放心,神使大人,我用我的性命担保,不会再等待太久的。”麦尔德雷轻声说。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