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七十章 遇袭(二)

第七十章 遇袭(二)

  众人紧张起来,纷纷拔出了手中的武器。萨拉曼一把扯下自己的棉袍,端起自己的手弩往坡上瞄准。朔风灌进皮甲,似乎要把他的五脏六腑都冻结在一起。萨拉曼狠狠地打了个哆嗦,他本已经在望山中锁定了目标,这一哆嗦让他失去了准头,第一发弩矢险而又险地掠过那名迷雾山劫匪的头顶。“立盾!”御寒的手套此刻成为了手指的约束衣,萨拉曼索性放弃了重新装填,抄起盾牌与马刀大喊。

  佣兵们纷纷下马,集结在马车周围,立起半人高的盾牌。他们半蹲着,身体藏在盾牌后面。“别露头。”基亚叮嘱了露西安娜一声,自己也拔出长剑冲出了马车。

  埃修扬起头,发现约莫五十匹快马正朝着他们的队伍冲来。马背上的骑兵大声呼喝着朝他们抛射箭矢。不过他们显然并非出色的骑射手,射过来的箭矢大多零落在道路两旁,余下稍微有些准头的也对盾阵构不成什么威胁。埃修伸手抓了几支朝他射过来的箭矢,发现箭身上附着的力道小的可怜。如果说当初贯穿他肩膀,险些将他整个右臂齐肩截下的复仇者之箭有如狂暴突进的巨蟒,这些迷雾山的劫掠者射出来的箭矢就跟小蚯蚓没什么区别。可埃修看着那群嗷嗷叫着朝他们冲过来的散兵游勇,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大家当心,这只是第一波,山坡上可能还有后续的人马!”一名在银湖镇招募的佣兵大吼道。他是从守护者军团退役下来的老兵,军旅生涯的主旋律就是与迷雾山部落打交道,知道这些山上的劫匪在剪径时往往会有类似预备队的安排,一不留神就会吃大亏。

  雷恩用剑拨开几根箭矢,他倒是挺想冲上高坡跟来敌厮杀一番的,不过看了看自己身下的瘦马,还是忍住了这一冲动,只是等着敌人快冲下来时,他不慌不忙地提起骑枪,策马上前,一枪将一名劫匪捅下马来。与此同时埃修也动了,他手中已经握了厚厚的一捆箭矢,全是他从半空中截下来的。埃修把箭头全部掰下,把它们当做飞镖甩出去。可以打击的目标太多了,埃修也没刻意瞄准,箭头在他手中撒出一个将近九十度的扇面,几乎覆盖了前方所有的迷雾山盗匪。一瞬间人仰马翻,血花染红了雪地。

  “乌尔维特在上……”雷恩就处在打击范围内,飞蝗一般的箭头呼啸着从他身边掠过。他亲眼看着一枚箭头刺穿了面前一个迷雾山战士的脑颅,他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金属贯穿颅骨的声音。这是何等的力道?雷恩曾经听导师里奥德雷讲述大漠里那些以天蝎为名号的刺客的轶事,据说他们手中的毒牙飞镖势大力沉,七十步以内的杀伤力丝毫不逊色于强弓劲弩。雷恩虽然没有亲身见识过一名天蝎刺客的掷镖手法,但埃修眼下的表现只会比传闻更加震撼!他这一手几乎将冲下高坡的劫匪击杀过半,剩下的也都挂了彩。双方的人数差距顷刻间扭转,萨拉曼适时地解散了盾阵,佣兵们一拥而上,把失去战意的劫匪从马上拖下来宰了。

  “诶呀?这次来的似乎不是肥羊而是恶狼呢。”风中响起一个脆亮的女声。众人循声望去,发现一个少女站在高坡上,饶有兴致地望着他们。少女穿着一身极具迷雾山特色的灰白毛皮甲,胸口印着一个小小的熊爪印。“老爹,快看,下面那个只穿单衣的男人有点厉害的!第二队,第三队一起上!第四队,第五队从后面包抄!”

  灰色的潮水从高坡上涌下,这次至少有八十人!几个在北境混过的佣兵脸色都变了,什么时候迷雾山的劫掠小队有这种动辄便是百人出动的规模了?这时后方也响起了喊杀声,他们的退路也被灰潮所截断。

  乱箭再次袭来,依然没有什么准度,只是这次已然密集如同晚来的急雨。雷恩有些狼狈地用盾牌护住脸,好在他的盔甲虽然磨损严重,但好歹也是正规骑士团的制式铠甲,可以轻松弹开粗制滥造的箭头。不过他胯下的瘦马就没这么好运了,几根羽箭刺进了马腿。它也不是训练有素的军马,求生的天性迫使它不停挣扎着想调头逃跑,雷恩想约束住它,却险些被掀下马背。

  萨拉曼指挥着佣兵再次立起盾阵,但是凭他们这三十几号人组成的盾阵是绝对无法抵御如此大规模的冲击的。“头儿,怎么办?”萨拉曼看向埃修,“我们人太少了,硬打下去不是个办法。”

  “埃修,想办法把那个发号施令的女人抓住当人质!”基亚用盾牌接挡下几根朝马车飞过来的羽箭,“你冲上去的话我们这边的压力也会小一点。”

  “好。”埃修简短地应了一声,抄起两把马刀就冲上了高坡,然而才没跑出几步,他一脚踩空,摔进了一个极为隐蔽的雪坑中。所幸雪坑并不深,埃修没费什么力气就从里面蹦了出来。这时劫匪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碗口大的马蹄当头踩下,埃修下意识地侧身,举刀横扫!

  “咔嚓”!刀锋嵌进了马的腿骨,再难寸进,巨大的反冲力震得埃修腕骨发麻。他手中的两柄马刀是银湖镇铁匠铺的产品,廉价是它们唯一的优点。在刀身被拗断之前,埃修已经适时地拔出刀,同时往马腿的伤口处狠狠地踹了一脚。骏马惨嘶一声,向前扑倒在地,马背上的劫匪猝不及防,栽下马来,他的身子还头朝下地悬在半空时,埃修的刀锋已经抹过了他的喉咙,暗红色的血大片大片地泼洒。

  一击得手,可埃修的压力丝毫不减。马蹄声与吼叫声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视线所及全是狂野奔腾的马蹄,头顶随时可能会有一柄甚至数柄战斧挥下。自逃出雅诺斯以来,埃修还从未陷入如此规模的人潮。这俨然已经是一个小规模的战场!老酒鬼的话突然出现在埃修的脑海里:

  “战场是一个血腥又一视同仁的大熔炉。不管是手握重兵的公爵,还是稳坐中军帐的参谋,亦或是除了武力一无所有的佣兵,他们都会或自愿或被迫地踏进这个大熔炉。到那时就没有什么公爵参谋佣兵的分别了,只有活人与死人。活人从熔炉里走出来,死人连残渣都不会剩下。”在说这句话时老酒鬼的脸色异常严肃,嘴里也没有喷着酒气,“埃修,迟早有一天你会走上战场,迟早有一天你会被千军万马所包围,迟早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在这个熔炉里唯一的出路,就是向前。”

  向前?埃修向身后扫了一眼,发现灰色的潮水已经将马车团团包围,佣兵们艰难地抵抗着,基亚、雷恩与萨拉曼站在队伍的最外围,三人的身上已经有了不同程度的刀伤。他再往坡上看去,那个迷雾山的少女正在笑吟吟地看着他,目光说不出的嘲讽。“喂,你的同伴要撑不住了!还不回去救他们?”

  “埃修,不要犹豫!”基亚大喊,就这么一分神他的左臂就中了一箭,“往前冲就行了!我们撑得住!”

  埃修深吸一口气,举刀,向前!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