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七十二章 遇袭(三)

第七十二章 遇袭(三)

  血腥味弥漫的战场上出现了短暂的寂静,一直到一名骑手骑着一匹黑马冲下高坡。骑手只穿着一件被鲜血染红的单衣,肋下牢牢地钳着一个灰白色的人形,犹在不停地扭动,却始终无法挣脱。萨拉曼眼神极好,在看清了骑手后,长出一口气,颓然坐倒在车辕旁,脸上却带着释然的笑:“没事了,是头儿!”

  高坡上,埃修的动作很快,抛投安东尼木尔与冲向安东嘉几乎是同步进行。安东嘉才意识到不妙,埃修已经一记干净利落的膝撞顶在了她的小腹,然后狠狠地把她掼在雪地里。安东嘉几乎是瞬间就丧失了反抗的能力,任由埃修把她钳在肋下,翻身上马。

  黑马很快冲下了高坡,灰白色的潮水在埃修面前自发地分开,他们手里依然握着武器,却无人敢站出来拦阻。这些都是从迷雾山上下来的悍匪,手中不知有几条人命。但是在这一刻,他们在这个浑身浴血,仿佛鬼神的骑手面前集体表示出了畏缩。埃修策马长驱直入,将安东嘉扔在雪地上。在落地的一瞬安东嘉立刻就从地上弹了起来,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想逃进劫匪的包围圈内。埃修反应极快,翻身下马,一脚踏住安东嘉的背:“抓回来了。”他扫了众人一眼:“都还好吧?”

  “折了几个兄弟,不过头儿你回来得还算及时。”萨拉曼喘着粗气说,“妈的,瑞文斯顿的巡逻队都是吃干饭的吗?北境内竟然会出现这种规模的劫匪团?”

  “抓是抓回来了,但对方这阵仗,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啊!”基亚面有忧色。劫匪虽然慑于埃修的气势,给他让开了道路,可实际上也是把他关进了包围圈中。已经有人蠢蠢欲动地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四下里彼此使着眼色:

  你冲吗?

  你冲,我就冲;

  你先冲,我再冲;

  不,还是你先冲……

  虽然还没有人上前,但这种脆弱的平衡迟早会被打破。随着无声的交流,被埃修惊走的血性与胆气渐渐回到了这群悍匪身上,虽然还没有发起正式的冲锋,但只需要一个领头羊,一个嗷嗷叫着冲向马车的悍匪,灰潮就会翻涌起来,掀起巨大的浪花将马车吞没!

  “想拿老娘做人质?死了这条心吧!”安东嘉虽然受制,但依然骂不绝口,“那些带把的,你们等什么?这么多人居然会被一个人给吓住,难道他——唔”话音未落,埃修的脚已经悄悄上移,将她的头踩进了雪地里。然而冰冷的雪下,安东嘉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她感受到了地面的震动,那是劫匪们正在朝马车一步一步地逼近,他们的脚步声有如闷雷行进在雪地深处。她的话已经取得了想要的效果。

  “准备战斗吧。”基亚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刀柄。

  “早知道就不该贪那二十枚龙纹第纳尔。”有人小声地嘀咕着,但也老老实实地举起了武器,“这第一周的薪水还没拿到,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

  “有头儿在,你怕什么?”萨拉曼狠狠地剜了那人一眼,“守好马车,剩下的交给头儿就行了。”

  “萨拉曼说得没错,我们就跟之前一样,守好马车,剩下的交给埃修就行。”基亚也说。

  “你们太依赖他了吧?”雷恩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对方还有百八十人,就算是百八十头羊,一人一脚踩也把他踩死了。难道他还是准一流武者不成?”

  “那种头衔,不都是靠战绩来佐证的吗?”基亚低声说,“就算他不是,今天过后也该是了。”

  埃修从附近的一具尸体身上抄起随身的箭袋,把里面的箭全部取出,箭头掰下来握在手里。他漠然地扫视着逼近上来的劫匪,一枚箭头打出,走在最前方的一名劫匪惨叫一声,仰倒在地,眉心出现一个不规则的血洞。埃修接二连三地打出箭头,劫匪们接二连三地倒地,无一例外,全是眉心中箭。他手中的箭头很快便打空,再从地上取新的已经来不及。埃修从地上拎起两柄长刀,发力跃进了人群中。迎面冲上来两个悍匪,埃修身形舒展到极致,长刀在手中挥出两道交错的弧线,两颗头颅伴随着冲天的血泉高高飞起。埃修奔放地砍杀着,双刀像是嗜血的幽灵,总能精准地撕开劫匪脆弱的咽喉。长刀崩开了口,埃修便从离他最近的劫匪手里夺取兵器。他像是一头冲进羊群里的饿狼,左撕右扑,无人是他的一合之敌。劫匪悍勇的喊杀声很快被凄厉的惨叫声所盖过。

  后脑勺的压力已经消失,安东嘉悄悄地爬起来,但随即又被人踩了下去。“老实点!”萨拉曼呵斥道。

  “哼,你们都要死绝了。还在这给老娘放肆。听到没有,你的人正在惨叫呢。”安东嘉冷笑,但很快她的笑容冻结在脸上,因为她看见马车附近并没有穿着灰白色皮甲的迷雾山劫匪,原先在围攻下狼狈不堪的佣兵现在都拄着兵器靠着马车,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坐在马车上的一个人甚至翘起了二郎腿。而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却是从包围圈里发出来的。

  “哼,你们都要死绝了。还在这给老——老——我放肆。听到没有,你的人正在惨叫呢。”一个年轻人摇头晃脑地学着安东嘉的语气,那个“老子”他憋了半天硬是没从嘴里迸出来,使得嘲讽效果大打折扣。萨拉曼无言地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安森,头儿可没让你学这个。”

  安东嘉不屑地瞥了叫安森的年轻人一眼,闭上眼睛。可惨叫声依然在耳边挥之不去,安东嘉心里明白,自己这支劫掠小队,怕是碰上了硬得不能再硬的岔子。

  惨叫声渐渐止息,劫匪大多被埃修杀散,死得死,逃得逃。埃修走回马车,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我们先返回瑞恩,不能再往前走了。”

  基亚沉重地点头:“只能先这样了,还没走出瓦尔雪原,巡逻队一支也没见着,反而遇到了这么大规模的劫掠小队。到波因布鲁还有将近半日的路程,不知道前方还有什么在等着我们。”他叹了口气,“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瑞恩的酒馆人满为患了,大概他们已经知道去波因布鲁的路杀机四伏。”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神微寒,看向雷恩,“伊凡勒斯子爵知道这里的状况吗?”

  “我不清楚,”雷恩摇头,“但我相信子爵大人不会是这种人。而且,”他的脸上现出一丝犹豫,但很快被某种冷酷的神色吞没了,“你们接到的命令是赶往波因布鲁,不得延误!如果你们执意要返回瑞恩,那我将代表伊凡勒斯子爵解除瑞文斯顿与你们的合约。”89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