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七十四章 生当嚣狂(中)

第七十四章 生当嚣狂(中)

  两人一前一后走入议事厅,成椭圆形的会场内此时云集了菲尔兹威王国的大部分领主。有别于潘德大陆其他四国,菲尔兹威采取的政治制度是松散的君主邦联制而非君主集权制,温德霍姆、瓦隆布雷两座港口城市不仅有相当的自治权,同时也与扬维克朔一样,是周边附属村、镇、堡的行政中心。鲁法洛·维迪斯虽名为国王,实为盟主,每一道行政命令他都需要跟“红剑”艾丁侯爵与“铁臂”西吉蒙德商议后才能实行。这是昔年凡斯凯瑞人与不堪其扰的西境豪门大肆联姻后形成的畸形政治生态。散漫却又极具侵略性的海风呼啸在每一名凡斯凯瑞海寇的血管里,而随着姻亲的缔结,登堂入室的海寇头头们又将这种散漫与侵略性带进了刻板森严的政治圈中。在菲尔兹威名义上还存在于萨里昂王国的版图中时,西海岸的城邦政治没有虚与委蛇,没有口蜜腹剑,只有飞舞的斧头与交错的觥筹。成为贵族的海寇们为了地盘、钱粮与女人们互相攻伐。当时阿尔弗雷德大公正在卡林德恩平原与挥师北进的奥萨·索伦对峙,他虽有心整顿西海岸的乱象,然而那曾经身为古巴克斯名将,如今加冕为皇帝的对手却不容许他分心。待到萨里昂与帝国之间的战役告一段落,西吉蒙德家族已经凭着武力将西海岸整合成一个松散的联盟,也是如今菲尔兹威王国的雏形。盟主,亦或者国王并非世袭罔替,而是要经过风神哈尔夫·塞加的评议,而评议的方式异常简单粗暴,想做国王的候选人们跟国王打一架,谁赢了,谁就得到了风神的祝福,就成为国王,就有资格成为扬维克朔及其周边地区的领主。这种难以理喻的,处处显露出凡斯凯瑞粗蛮血性的评议方式被波因布鲁王立学院的历史学者们称为“风神评议”,直到鲁法洛·维迪斯设计废了挑战他王位的“铁拳”因纳也没有正式废除,只是有所收敛。毕竟除却国王人选以外,但凡有贵族意见相左,争执不下时,哈尔夫·塞加也是最好的评议人——各执己见的两方各出一人,打一架,谁赢了,风神就认为他说得有道理——不过在特别理亏的情况下,风神评议是不受认可的。过去,“红剑”艾丁侯爵仰仗着西境唯一的超一流武者赫拉克勒斯是从不敢忤逆他的弟弟,“叉胡”艾里侯爵的随从,在风神评议上占了不少小便宜。

  玛丽斯不是没有想过靠风神评议逃脱审判,但是正如之前所说,就算是风神,也不会庇护特别理亏的人——这是菲尔兹威王国还未成立之前就达成的共识,不然西海岸早就翻了天了。

  “莫非真要嫁给拉格比约·艾丁?”玛丽斯咬牙切齿地想,她已经看到了那个站在艾丁侯爵身后,正朝她殷勤微笑的男人,眉眼猥琐而又得意。那就是“大熊”拉格比约·艾丁,“红剑”艾丁侯爵的长子。此人身材魁梧,体毛极盛,因而得到了“大熊”的诨名。他对此引以为豪,在宴会喝到半醉便会袒胸露腹,可以说是一个极为典型的凡斯凯瑞式贵族。当然这种场合拉格比约还是中规中矩地穿着正装,饶是如此,也能看到他手背上窜进袖管里的灰褐色体毛。玛丽斯对他怒目而视,而拉格比约依然笑嘻嘻地朝她挤眉弄眼。

  赫拉克勒斯轻跨一步,挡住了玛丽斯的视线:“艾丁侯爵在这呢,他最近脾气很差,之前达利安爵士在瓦隆布雷将他麾下精锐杀了大半,他不得不耗重金求助黎明骑士团。你眼神不善,很容易引起误会。”

  “谁看他了?”玛丽斯没好气地低声说,“我瞪他的儿子关他什么事?”

  “当然不关侯爵大人的事,”赫拉克勒斯很有耐心地说,“但是他可以曲解成他的事,毕竟拉格比约就站在侯爵大人身后。”他停下脚步,玛丽斯这才发现两人已经站在议事厅的正中央,无数道目光集中在他们身上,夹杂着不同的情绪:有惋惜,有愤怒,有不解,也有幸灾乐祸。玛丽斯偷偷地瞥了自己的父亲一眼,西吉蒙德侯爵脸色严峻地坐在维迪斯国王的左手边,跟国王轻声交谈,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朝她转过来。反倒是拉格比约落在她脸上的视线愈发热辣,盯得玛丽斯心头无名火起。

  “人带来了?”艾丁侯爵抬了抬眼皮,“赫拉克勒斯你可以出去了。武将不能待在议事厅里。”

  赫拉克勒斯站得笔直,一步未动:“我身为泊胡拉班驻军副将,未能劝动玛丽斯小姐,纵容军士酗酒酩酊,罪在失察;随后追捕,亦是无功而返,责在失职。”

  “主要责任不在你,不是吗?”艾丁侯爵不耐烦地说,“难道要我请你出去不成?”

  “不敢。”赫拉克勒斯一动不动。

  艾丁侯爵轻轻皱了皱眉:“那你就在那杵着吧。”他倒是没把赫拉克勒斯的态度放在心上,反倒是艾里侯爵咒骂了一句:“丢人现眼的东西。”

  赫拉克勒斯一笑置之。

  “那开始吧。”维迪斯国王说,他也是个标准的菲尔兹威壮汉,只是长年的政治生涯让他的身材看起来有些走样。一股阴鸷之气盘踞在他的眉宇之间,使得他看起来跟艾丁侯爵有些神似。两人并坐在一起,就如同两头让人捉摸不透的老狼。

  “此前经过大家讨论,玛丽斯·西吉蒙德作为泊胡拉班守军主将,纵容士兵酗酒,导致粮草被敌人付之一炬,理当处以极刑。但西吉蒙德侯爵、艾丁侯爵以及一众领主一力为她担保反对,所以死刑未能通过。西吉蒙德侯爵爱女心切,可以理解。我现在,想听听艾丁侯爵的意见。”维迪斯国王看向艾丁侯爵。菲尔兹威中,最有话语权的无非就是他以及“铁臂”西吉蒙德、“红剑”艾丁和“叉胡”艾里三位侯爵。作为国王,他的权重不低,但艾丁艾里两兄弟同气连枝,艾里侯爵又一向以自己兄长马首是瞻,两人的权重加起来便足以与国王抗衡。这时候西吉蒙德侯爵的态度便很有分量。今天他又罕见地跟艾丁艾里站在同一阵线上——不,是艾丁艾里两兄弟罕见地附和了西吉蒙德侯爵才对。这时候,哪怕是国王本人的意见都无足轻重。

  “唔,”艾丁侯爵应了一声,“很简单,我不想处死玛丽斯,是因为拉格比约这个混小子想讨她做老婆。而我让玛丽斯来,就想问问她同不同意嫁过来。如果不同意,那我支持处死她这个决定。”..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