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七十七章 风神评议(中)

第七十七章 风神评议(中)

  达罗斯走进议事厅,在赫拉克勒斯身边站定。希格鲁已经在路上跟他说了详细的经过,末了还不忘叮嘱一声:将就着打一打就行了,别尽全力。对此达罗斯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又不是第一次跟赫拉克勒斯交手,无论他尽不尽全力,对西海岸最强来说都没什么区别,尽全力无非就是输得好看一点。

  不过这场审判真的会这样轻易地敷衍了事吗?达罗斯曾经跟西吉蒙德侯爵反复地推演过这场审判所有可能的结果——并没有花多长时间,无论怎么推演,玛丽斯只有两条出路——或是被送上断头台,或是嫁给拉格比约换取红剑的庇护。达罗斯不是没想过提出风神评议,他的功勋足以为玛丽斯抵罪,但是被西吉蒙德侯爵否决了——自从“铁拳”因纳失势后,风神评议在菲尔兹威的政治圈内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鲁法洛·维迪斯毕竟是当年那场评议的失败者,可他的王位依然坐得稳稳当当,身为胜利者的因纳反而被放逐。从那天开始,国王的权柄便隐约凌驾在风神评议的效力之上。这无疑是对传统的挑战,也让风神评议原本至高无上的约束力出现了松动。西吉蒙德侯爵敏锐地感觉到,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国王的意见才应该是议事厅内唯一的声音。西吉蒙德侯爵虽然疼爱自己的女儿,但也不会过分包庇玛丽斯——如果赫拉克勒斯没有为玛丽斯站出来提出风神评议的话。

  铁臂到底还是存了一点私心,他接受了赫拉克勒斯的申诉。风神评议成立。这是达罗斯始料未及的。而艾丁侯爵秃鹫一般危险的眼神正在他与赫拉克勒斯之间来回扫动,恚怒充斥着老人脸上的每一条皱纹。

  “既然西吉蒙德侯爵接受了赫拉克勒斯的申诉,那么风神评议成立。”维迪斯国王深吸一口气,开始评议前的例行宣告。之前在西吉蒙德侯爵开口时他的眉头短暂地蹙起又舒展,像是一柄才被顶出鞘寸许随即归位的匕首,寒芒只是乍现。

  “申诉内容:代人抵罪;受理人:风与海洋之神塞加;申诉人:赫拉克勒斯;申诉代表:他自己。反对者:‘铁臂’西吉蒙德侯爵;反对代表:‘海盗王’达罗斯——”

  “把我加进反对者。”艾丁侯爵突然打断了维迪斯国王,“我指定‘蛮锤’弗斯塔德做我的代表。艾里,去把他叫进来。”

  维迪斯国王看了艾丁侯爵一眼,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反对者其二:‘红剑’艾丁侯爵;反对代表:‘蛮锤’弗斯塔德。还有别的反对者吗?”

  无人应答。拉格比约才往前踏出一步,艾丁侯爵便朝他扫了一眼。他像是被狠狠剜了一刀,悻悻地把踏出去的脚收了回去。

  “弗斯塔德到了。”艾里侯爵回到议事厅,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狞笑。

  门外响起了金属摩擦碰撞的声音,菲尔兹威的另一名一流武者,“蛮锤”弗斯塔德推开门走了进来。他披挂着漆黑的重型甲胄,整个人像是被装进了黑铁罐头里,每一步都带着沉重的铿锵声。他身后背着那柄标志性的双手重锤。这一身行头的重量足以压垮一匹孔宁加战马,所以弗斯塔德从不骑马,而当他出现在战场上时,便犹如一座缓缓向前推进碾压的黑色堡垒。可这里是扬维克朔的议事厅,并非前线,弗斯塔德的重甲上也没有沾着雾气凝结成的水珠——很显然,他是出于某人的授意才临时穿戴上这身重甲的。

  弗斯塔德手里还提着一柄龙骨斧。这是凡斯凯瑞的传统武器,因斧柄取材于报废舰船龙骨的木头而得名。他将龙骨斧抛向达罗斯:“你是海寇出身,用起这个应该很顺手。”弗斯塔德的声音闷在巨盔里,被金属过滤后显得有些瓮声瓮气。

  达罗斯皱了皱眉,他很不喜欢弗斯塔德在说“海寇出身”时那轻蔑的语气。但他还是接住龙骨斧,在他握住斧柄的一瞬间,维迪斯国王一声断喝:

  “风神评议,开始!倒地者,判负!”

  这就开始了?达罗斯心下大骇,条件反射地将龙骨斧挥向赫拉克勒斯,斧刃上流动的寒光映入他的眼中——这是开过锋的!达罗斯顿时手上就收了些力道,他这仓促的一斧被赫拉克勒斯轻易地躲开。达罗斯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可预想中赫拉克勒斯的反击并没有到来,他这才注意到赫拉克勒斯其实是赤手空拳。

  怎么回事?达罗斯怔住了,龙骨斧握在手中,众目睽睽之下,举也不是,不举也不是。

  弗斯塔德却没动,巨盔上的眼缝对着赫拉克勒斯:“想跟你打一架很久了,不过我们同在侯爵大人麾下,一直没机会。今天正好试试所谓超一流武者的斤两。”

  “倒地者判负……你倒是很有斤两。”赫拉克勒斯冷冷地看着弗斯塔德,慢慢攥紧了拳头,指关节“咔咔”作响,“是艾里让你穿上这套重甲的吧?”

  “小杂种,谁允许你直呼我的名字了?”艾里侯爵勃然大怒,“弗斯塔德,砸烂他的嘴!还有你,达罗斯!站在那一动不动,你是想放水吗?”最后一句他是冲着西吉蒙德侯爵在咆哮。

  “得罪。”达罗斯低声说,与弗斯塔德同时扑向赫拉克勒斯。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